儿女柔情,第十二章

这声音虽轻,却就在她们不远。 白衣罗刹耳目何等灵敏,一下放开小师妹,迅疾转过身去,叱道:“什么人?”纵目看去,树林深处,枝柯交叉,既没一点风声,也不见枝叶浮动,就是没看到半点人影。但刚才那声极轻的叹息,明明出于人口,明明就在自己身侧不远,这当然不会是自己听错,如果是人,此人能在自己转身之际,就飘然远引,不见踪影,这份轻功,就高出了自己不知多少了呢! 宋秋云回身过来,望着怔怔出神的大师姐,忍不住问道:“大师姐,是什么人呢?” 白衣罗刹微微摇头道:“没什么。” 宋秋云:“你方才不是喝问什么人么?你修过天耳通,发现有人,那是一定有人了。” 白衣罗刹暗暗叫了声“惭愧”,师父还称许自己“天耳通”已有四分火候,连人家近在咫尺,都一无所觉,一面举手掠掠鬓发,淡淡一笑道:“人家已经走啦!” 宋秋云问道:“大师姐,你看到了,他为什么要叹气呢?” 白衣罗刹问道:“小师妹,你也听到了?” 宋秋云点点头道:“是啊,那声叹息,幽幽的,声音好轻好轻,我想那人一定有着很沉重的心事。哦,大师姐,那是怎么样一个人?” 白衣罗刹道:“我投看到人。” 宋秋云有些惊奇,在她心目中,除了师父,大师姐的武功已经无人能敌,尤其大师姐的轻功,连师父都夸奖她江湖上已可数一数二了,这人能有这么快的身法,瞒得过大师姐的眼睛?她不信的道:“你会没看到人?” “我骗你干么?”白衣罗刹回身道:“好了,我们还是找楚秋帆去,才是正经!” “那就快些走咯!”宋秋云话声出口,正待纵身掠出,接着又“哦”了一声,停住身子,问道:“大师姐,这座林子都已经找遍了,我们要到哪里去找呢?” 白衣罗刹道:“你不用性急,跟我走就是了。”说完,当先穿林而行。 宋秋云对大师姐一向很信赖,相信大师姐见多识广,有她领路,一定可以找到楚大哥,这就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这片树林,一直接连到小山岗上,白衣罗刹一路耳目并用,登上山岗,纵目四顾,但见山顶地方不大,略呈长形,但到了山后,山岭又迤逦向北,连接另一座山头,不但山势高峻,一片树林十分茂密。而这座小山顶上,却可以一目了然,只有疏朗朗一、二十棵松树,生得挺直高大,中间是一块小小平地,还有几方长满了石藓的巨石,或横或立,散置得颇具古趣。 这是游人坐息的好地方,但楚秋帆身负重伤,要逃避老贼追踪,那就可能往后山而去。 白衣罗刹心中思索着楚秋帆可能去的方向,还未开口,宋秋云问道:“大师姐,我们往哪里去呢?” 白衣罗刹道:“如果他是往山上来的话,就应该向北首那座山去了,因为后面那座山山势较高,树林绵密,容易隐藏得住……” 宋秋云没待她说完,就抢着道:“那我们就快去找!”话声出口,人已顺着山岭,往前奔了出去。 白衣罗刹看着她焦急的模样,忍不住摇摇头,也就举步跟了过去。就在她经过一方坚立的大石旁之时,耳中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之声。 白衣罗刹心中蓦然一动,辨听那声呻吟之声,分明来自石后,急忙一个旋身,转到大石后面。这是一横一直两方大石中间的一道夹缝,又长着半人高的杂草,就算有人经过,若是不加留意,也会忽略过去。如今这中间赫然躺卧着一个人,这人正是使小师妹忧心如焚的楚秋帆,一时不禁大喜过望。 远处及时传来宋秋云的声音催道:“大师姐,你怎么还不来呢?” 白衣罗刹叫道:“小师妹,他在这里了!” 宋秋云问道:“你说什么?” 白衣罗刹道:“我叫你快回来,楚秋帆在这里了。” “啊!”宋秋云听了喜出望外,急步奔了过来。 石缝,地方当然不会很宽,大概仅容得一个人躺下,稍稍有余。白衣罗刹侧着身子,闪进石缝,刚俯下身去,宋秋云已经一阵风般赶了回来,问道:“大师姐,楚大哥不碍事吧?” 这石缝内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白衣罗刹只是侧俯着身说道:“我也刚发现,还没检查他的伤势呢?” 宋秋云看不到楚大哥的人,这就飞身纵上横卧着的一块大石,探头往下望去。 这方大石,虽说横卧,但离地也有五尺多高,她蹲在上面,可看到楚大哥仰卧着的人,双目紧闭,看去气息极为微弱,不禁心头一酸,眼眶湿润,咽声道:“大师姐,他……他还有救么?” 白衣罗刹没有作声,她站立在楚秋帆的左首,这一俯下身去,目光最先接触到的当然是他的左肩了。他肩头衣衫是被裴元钧的“天龙爪”抓破的,还有五条被指风划破得极深的血槽,方才鲜血不止,几乎把整只衣袖都染红了。如今,血已止住,那五条血槽,几乎有一分来深,如今表面已凝结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照说,那五条血槽极深,不敷止血药,不加包扎起来,血是不可能止住的,更不可能凝结成透明的薄膜,除非这层透明薄膜是人间稀有的上好止血药了。 白衣罗刹心中不禁暗暗觉得奇怪,她出身魔教,又精于伤科,此刻为了检查楚秋帆的伤势,自然顾不得男女之嫌,伸手解开楚秋帆胸前衣衫,凝目看去,他白净而壮健的胸脯右侧,果然有着一个手掌的痕迹。只是那掌印极淡,掌印淡,可见得这一掌击得极轻,不可能因此造成重伤,因为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在人体肌肉上,重重拍打一下,也会留下手掌的痕迹,那当然不会伤及内腑。楚秋帆胸前的手掌痕迹,就是如此。一时但觉心中疑窦丛生,伸出三根纤纤玉指,在他胸脯骨上,轻轻按了按,觉得楚秋帆肋骨也丝毫没有受到伤害的现象。 看情形,他根本并未负伤,但他明明被裴元钧一掌击中右胸,连人都震飞出一丈多远。 若说他并未负伤,又何以直到此时,依然昏迷不醒? 宋秋云眼看大师姐一直没有作声,只当楚大哥伤势已是无救,忍不住流下泪来,哭声道: “大师姐,你说话呀,他是不是没有救了?” 白衣罗刹仰起脸道:“小师妹,你别吵,楚秋帆伤势并无大碍。我正在替他详细检查,你又哭又闹,烦不烦?” 宋秋云听说楚大哥伤势并无大碍,吊在胸口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了下来,说道:“大师姐,你没骗我?” 白衣罗刹又没理她,只是自顾自取起楚秋帆左手,三个指头按在他脉门上,仔细切了一阵脉,只觉他体内真气似极旺盛,而且运行得极速。这会,她总算从脉象上搭出一点端倪来了,他似是服下了一种治疗内伤而又大补真气的固元灵丹,此刻药力正在迅速而有效的在体内发散。 “这会是什么灵药呢?”她心中又打了一个问号,伸出手去,迅速替他掩上衣衫,缓缓直起身子,侧身退出了石缝。 宋秋云急忙一跃而上,迎着问道:“大师姐,你怎么没给他服药呢?” 白衣罗刹微微摇头道:“不用了。” 宋秋云心头一急,眼圈骤然一红,说道:“他是不是没有救了,你一直在骗我……我要去看他……” 白衣罗刹一把抓住宋秋云的手臂,说道:“小师妹,你怎么啦?你难道连大师姐的话都不相信了,你先静一静……” 宋秋云没等她说完,急急说道:“你说他并无大碍,却连师父炼制的‘一粒金丹’都没喂他。他明明昏迷不醒,伤得很重,你还说不用给他服药,这不没有救了么?我要去看看他……”她心里一急,话说得像连珠一般。 白衣罗刹看着她,微微一笑,说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小师妹,我说不用服药,是他的伤势好得很快,不用再服药了,你还急什么呢?” 宋秋云眼角滚出两颗泪珠,脸上一红,撅起小嘴,破涕笑道:“你怎不早说?大师姐,你还笑我,我不来啦!”话刚说完,接着“哦”了一声,用手摇着大师姐的玉臂,急急问道: “大师姐,他……楚大哥的伤到底怎么了?你说他好得很快,这……怎么会呢?” 白衣罗刹两道蛾眉轻轻攒动了下,沉吟着道:“这事情很奇怪,楚秋帆左肩被老贼抓破五道血槽,一直流血不止,现在伤口并未包扎,但血已止住,伤口上结了一层透明的薄膜。 据我推测,那可能是一种止血生肌的灵药……” 宋秋云两眼望着她,只是静静的听她说话。 白衣罗刹接下去道:“再说他胸口,右乳上有一个淡淡的手掌痕迹,如果以那样淡的掌印,应该不至伤到内腑……” 这会,宋秋云开口了,她道:“我看到老贼一掌击中楚大哥胸口,那一掌一定很重,因为楚大哥一个人被他震飞出去一丈多远。” “我知道。”白衣罗刹点头道:“我说的是他的病情,中掌部位,肋骨也并无异样,切他脉象,更无负伤现象……” 宋秋云道:“楚大哥怎么会没有负伤呢?他人到现在还在昏迷之中。” 白衣罗刹道:“据我推想,他负伤之后,好象服了什么疗伤灵药,伤势迅快的减轻,体内真气也流动得极为快速,这就证明他正在迅速的补充耗损的内力……” 宋秋云道:“我听楚大哥说,他身上只有一瓶十分灵效的‘祛毒丹’,并没疗伤的丹药呀!” 白衣罗刹沉思道:“所以这事就有些奇怪……哦……”她忽然好似想起了什么,不禁轻“哦”一声,望着小师妹问道:“你记不记得,方才林间那声叹息,听得出来是男子还是女子声音?” 宋秋云一怔,想了想,偏着头道:“这个我没听得出来,不过大师姐,我想男人不会有那么幽幽的感叹,好象有着心事一般!” 白衣罗刹口中“唔”了一声,心里忽然又是一动,暗想:“这道石缝,虽然相当隐蔽,但就在这座小山顶上,而这两块巨石,又十分显眼。方才老贼和皮刀孟不假两人,曾联袂迫入林来,搜索楚秋帆的踪影,在他们两个老江湖的眼底,岂会不到大石之后瞧瞧? 但他们却没搜到楚秋帆,才废然退出林去的。那么可见在他们上山搜索之际,楚秋帆并没躺在这石缝中了,那么…… 宋秋云张大眼睛,问道:“那个叹息的人,和楚大哥的伤势有关么?” 白衣罗刹淡淡的道:“不,我只是想到了随便问问而已!” 宋秋云道:“大师姐,我……”她想说“我现在可以去看看楚大哥了吧?”但话才说到一半,突听楚秋帆口中又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之声! 宋秋云急忙跨上一步,张口叫道:“大……” “嘘!”白衣罗刹轻嘘一声,伸手把她拉住,轻声道:“这呻吟之声,是他在梦呓中发出来的,他此时正在药力发作之际,只有在睡梦中,才能迅速而有效的补充他耗损的内力。 你这般大叫大喊,岂不是把他吵醒了?” 宋秋云脸上一红,说道:“我不是有意的咯!” 白衣罗刹朝她含笑道:“这个我知道,天底下大概也只有你最关心他了。” 宋秋云娇羞的扭了下身子,不依道:“大师姐,你也取笑我!” 白衣罗刹拉起小师妹的纤手,含笑道:“小师妹,这有什么好怕羞的?你眼光不错,楚秋帆人品武功,都是上上之选。先前大师姐错怪了他,所以我要帮他洗刷恶名。据我看,他有裴元钧这样的强敌,前途一定荆棘丛生。你既然喜欢他,就要多鼓励他,帮助他,你平日遇事任性,在‘情’字上,可任性不得,魔教并不是那些自命为名门正派的人眼中的邪魔外道。女子讲求从一而终,你爱他,就要全心全意的去爱他,知道么?” 宋秋云飞红着脸,点点头,腼腆的道:“大师姐也要帮助他咯!” 白衣罗刹温柔一笑,拍拍她的手掌,说道:“谁教我是你的大师姐,我自会倾全力帮助你们两人的。” 宋秋云感激的道:“多谢大师姐,哦,大师姐,他要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白衣罗刹拉着她的手,含笑道:“楚秋帆现在的情形,和趺坐运功差不多,不能有人惊扰,来,我们坐到大石上去,替他护法,我想再有半个时辰,他就可以醒过来了。” 宋秋云点点头,两人就一起跃登大石,在横卧的石上并肩坐下。 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接近黄昏,西山落日,红得像一个大火盆,晚霞把半片天都渲染成金黄色彩,绚烂夺目! 宋秋云一颗心只关注在楚大哥的身上,从大石上探出头来,往下望着楚大哥,连眼都不眨一下。忽然间,她好似发现了一件天大的事!大凡身受重伤的人,脸色一定苍白得像金纸一样,但她看到楚秋帆的脸色,却依然和平时差不多。这下,心头登时大喜,伸手拉着大师姐衣角,叫道:“大师姐,你快看呀!” 白衣罗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回头问道:“你叫我看什么?” 宋秋云道:“你看,楚大哥的脸色,不是和好人一样么?” 白衣罗刹笑笑道:“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他虽然没有醒来,却和运气行功相似么?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十之八九,脸色自然和好人一样了,你现在相信了吧?” 宋秋云脸上有了笑容,紧闭着嘴,朝她点了点头。就在她转过半个头来之际,忽然又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她们坐的这方大石,横向西北,她们却是面向东南而坐,前面正好被一方竖立的巨石挡住了视线。她这一转过脸来朝大师姐点头,眼角一瞥,发现北首山林间一棵高大的树尖上似有一点白影。那棵大树,距离小山顶少说也在百丈以外,看去很远,因此那大树上的白影也不过寸许来长。但宋秋云却看得很清楚那寸许长的白影,是一个身穿白衣的人。那人背负着双手,潇洒的用脚尖站在大树顶端最细的枝头上,山风吹拂着他飘动的衣角,他却稳如泰山,身子连晃也没晃一下。 宋秋云急忙扯着大师姐衣角,叫道:“大师姐,快瞧……” 白衣罗刹道:“你又怎么了?” 宋秋云伸手一指,说道:“那边有一个人!” 白衣罗刹回头道:“在哪里?” 宋秋云要待指点给大师姐看时,那大树上的白影,已经不见了,不觉“咦”道:“就在那棵大树上,方才明明还站在树上的人,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 白衣罗刹问道:“那是怎样一个人?” 宋秋云道:“一个穿着白衣的人,我看得很清楚。” “身穿白衣的人?”白衣罗刹目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有作声。 宋秋云只当她不信,认真的道:“大师姐,我是真的看到了。” 只听见一个清朗的声音接口笑道:“小姑娘,没人说你假的。”话声就在竖立的大石前面。 宋秋云吃了一惊,白衣罗刹已然倏地一跃而起,叱道:“什么人?”人如风吹飞絮,飘然从大石后面一掠而出。 宋秋云自然也不会太慢,跟着大师姐掠出,目光一注,只见小山顶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穿白紵长衫的中年书生。 这人看去大约三十出头,面貌清俊,目光炯炯有神,只是脸色白得有些异样,双眉也稍嫌浓了些,使人觉得他杀气甚浓。此时背负着双手,虽然在笑,却笑得甚是冷傲! 宋秋云看他站立的样子,和方才从远处看到的那个白影站立在树颠上一般,心中虽觉骇然,立即叫道:“大师姐,就是他,方才我看到的就是他。” 白衣书生朝白衣罗刹深深一揖,说道:“姑娘大概就是江湖上人称‘白衣罗刹’的许姑娘了,在下冷剑青,久仰姑娘英名。” 白衣罗刹许真真行走江湖,从未有人看到过她的真面目,自然更无人知晓她的真姓名,此人一见面,居然一口道出她姓许来。 白衣罗刹心头不禁暗暗感到惊异,口气冰冷的道:“阁下来此何事9”她脸上带了面纱,别人自然无法看到她刚才飞过的一丝惊异之色。 冷剑青微微一笑道:“在下久慕姑娘盛名,听说姑娘在此,特来拜瞻。”他话说得很婉转,说话时的神色也很诚恳,似乎收起了方才的狂傲之气。 白衣罗刹冷笑一声道:“阁下不会无故到这里来吧?有何目的,何不干脆说出来听听?” 冷剑青打了个哈哈,拱手道:“姑娘果热快人快话,在下此来,确是受人之托,有一件小事,想跟姑娘作个磋商。” 白衣罗刹冷然道:“你说说看?” 冷剑青道:“在下有一同门好友,遗失了一本《毒本草》,据说落在令师妹宋姑娘的手中。那《毒本草》,乃是百草门……”原来他是替赛韩康俞景岳作说客来的。 白衣罗刹冷声道:“阁下不用说了,这事我听小师妹说过。书是小师妹从书肆中买来的,并非从百草门巧取豪夺而来,而且赛韩康还用‘阴手’反伤我小师妹,我本该找他算帐,他居然还有这份胆子,托阁下来跟小师妹要书?” 冷剑青含笑道:“姑娘说得极是,只是……” 白衣罗刹截着道:“没有什么好说的,阁下可以走了。” 冷剑青脸上微有为难之色,说道:“在下已经答应了俞兄来向姑娘求情的,姑娘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叫在下好生为难。” 白衣罗刹冷然道:“阁下答应了赛韩康,那是阁下的事,何况书是小师妹的,你问问她答应不答应?” 宋秋云哼道:“我们又不认识你,赛韩康不会自己来?” 话声方落,突听赛韩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姑娘,老朽自然也来了。” 宋秋云蓦然一惊,急忙回过身去,只见赛韩康俞景岳一脸奸笑,和另一个身穿白紵长衫的汉子并肩站在石缝口上。石缝中躺着楚秋帆,尚未醒来! 宋秋云心头一急,叱道:“俞景岳,你给我过来。” 赛韩康俞景岳拱拱手道:“姑娘那是答应把《毒本草》交还老朽了?” 宋秋云冷哼道:“你以为约来了帮手,敌就会把书还给你。” 赛韩康忽然后退了一步,阴声道:“老朽就是不约帮手同来,姑娘想必也会把书交还给老朽了。”他这一步后退,左脚已经退进了石缝之中,这话自然含有威胁之意。 宋秋云心头一急,喝道:“我叫你过来。” 赛韩康回头望望躺在地上的楚秋帆,阴声道:“这小子杀了老朽师弟,居然给老朽在此地遇上,老朽自然不能放过了他。”他当然是故意的。 宋秋云这一急,不由得粉脸通红,娇喝道:“你还不站住!” 赛韩康故作惊讶,说道:“姑娘不准老朽给敝师弟报仇?” 站在赛韩康边上的白衣汉子,突颧凹脸,双目深陷,但一双灼灼目光,只是痴痴的望着宋秋云。” 这时宋秋云满脸娇红,更如乍放的春花,娇美动人。那白衣汉子突然哈哈大笑道:“俞兄,这小妞果然很美!” 这话,若是换在平时,宋秋云早就飞身扬掌,一个耳刮子掴了过去,但此时她心急楚秋帆的安危,哪有闲功夫和他计较,只是朝赛韩康道:“你莫要忘了你们几个人的性命还是楚大哥救的。再说沈昌冬也不是楚大哥杀的。”她口气和缓了许多,那是投鼠忌器。 赛韩康阴恻恻一笑道:“错不了。若非这小子破了我师弟的法,沈师弟也不会死。沈师弟和老朽同门数十年,此仇焉得不报?” 宋秋云柳眉一竖,喝道:“俞景岳,你敢再走近楚大哥一步,我就叫你溅血当场!” 那白衣汉子冷冷的道:“那姓楚的小子是你什么人,你这般回护着他?俞兄,你只管去把那小子宰了,这里有我呢!”他是眼看宋秋云关切着楚秋帆,起了嫉妒之心。 白衣罗刹朝冷剑青冷笑一声,倏地回过身来,凤目含煞,冷声道:“俞景岳,你好大的胆子!” 赛韩康给她这声冷喝,不由得头皮发炸。白衣罗刹这女煞星的大名,他早已如雷贯耳,今日之事,原是有冷剑青师兄弟两人拍着胸脯来的,如今《毒本草》书没到手,却惹上白衣罗刹,他哪得不惊。结结巴巴的道:“姑……姑……娘……在……在下……” 白衣罗刹冷然道:“不用多说,你给我出来!” 冷剑青急忙跟着白衣罗刹过来,拱着手道:“姑娘不可误会。在下只答应俞兄向姑娘说项,并不知道敝师弟和俞兄也跟着来了。”他是因为白衣罗刹向他冷笑,他才急着解释误会。 赛韩康给白衣罗刹一喝,心头更是慌张,一时之间,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那白衣汉子站在一边笑道:“原来那姓楚的小子,居然一箭双雕。哈,俞兄,你怕什么呢,还不快宰了那小子?” 白衣罗刹脸如寒霜,冷厉的道:“你说什么?” 冷剑青看出白衣罗刹脸色不对,急忙喝道:“师弟,不准乱说。”一面朝白衣罗刹连连拱手道:“姑娘息怒,在下师弟,出言无状,还望姑娘恕罪。” 宋秋云叱道:“俞景岳,我大师姐叫你退出来,你听见了没有?” 赛韩康僵在那石缝口,还没答话,那白衣汉子已经一下闪到宋姑娘身前,涎笑道:“小姑娘,你急什么呢?在下镇海青,哪一点比不上那姓楚的小子?” 宋秋云双眉一竖,扬手就是一记耳光朝他脸上掴去。 镇海青身形轻轻一闪,就躲了开去,轻笑道:“小姑娘,你这是做什么?莫非是和在下打情骂俏……” 宋秋云一掌落空,岂肯罢休,双肩一晃,追踪而上,扬事又是一记耳光,打了过去。 那镇海青早有提防,身形滑溜异常,又闪了开去,一面笑道:“有趣有趣,道是无情却有情,你果然是和在下开玩笑的了。” 宋秋云听他口齿轻薄,心中更是有气,冷哼一声,身发如风,双掌连环击出。 她这回动了真怒,施展出一套“落花掌法,身形联翩,双掌上下左右,舞起一片掌影,有如落英缤纷,漫天飘飞。 镇海青几次都差点被她掌势拍上,但他身法展开,进退伸屈,宛如游龙戏水,宋秋云掌法虽然轻灵无比,变招迅速,却始终打不到对方身上。 一时之间,可把宋姑娘气得粉脸通红,“呛”的一声,抽出长剑,娇叱一声:“狂徒看剑!”唰唰唰,剑光接连刺出!她恨不得一剑就把对方刺上两个窟窿才高兴,因此一上手,就使出了师门“天魔剑法”的精妙绝招了。 这下剑光密集,记记都是杀着,镇海青吃了一惊,口中叫道:“小姑娘,你怎么认了真?” 宋秋云怒声道:“你有本领,就接我几剑,没本领跪下来给我磕一百个头,就饶你不死!”口中说着,剑势越出越快。 镇海青手无寸铁,除了东闪西躲,连遇险招,神情已经显得有些忙乱。突听“噹”“噹” 两声,镇海青手中已多了两块铁牌,冷笑道:“你当在下真的怕你不成?”挥起一双铁牌,和宋秋云打了起来。 白衣罗刹双目一眨一眨的看着镇海青趋避小师妹掌法的身法,心中若有所思,此时眼看镇海青取出一只铁牌来,更加证实自己料得不错。 冷剑青眼看两人动上兵刃,心头大为焦急,朝白衣罗刹连连作揖道:“姑娘快请令师妹住手,免得伤了两家和气。” 白衣罗刹冷声道:“你不会叫你师弟住手么?” 冷剑青口中连应了两声“是”,大声喝道:“师弟,你还不住手?” 镇海青方才仗着身法,还能应付,这时取出一双铁牌,和宋秋云正式交上了手,他铁牌纵横开闽,势道虽然极猛,却不如宋秋云的剑法轻灵多变,在招式上就吃了亏。其实宋秋云也丝毫占不得他半点便宜,双方自然难以罢手。 镇海青大声道:“大师兄,这小姐不住手,教小弟一个人如何能住得了手?”他这一开口,立被宋秋云抢得了先机,“唰唰”两剑,从一双铁牌影中直穿进去,逼得镇海青连退了两步,不迭封架。 冷剑青喝道:“你不会往上冲?” 大师兄的话,镇海青不敢不听,果然双脚一顿,一道人影,往上冲起。但哪里知道冷剑青说的话,宋秋云自然也听到了,等他人影要起未起,剑势已然往上一撩起,但听“嗤”的一声,镇海青左脚小腿上已经中了一剑,人虽夭矫如龙,腾空飞起,从半空中洒下几点鲜血。 镇海青一下飞出去三丈开外,落在地上,左足一拐,几乎跌坐下去。 赛韩康看出苗头不对,悄悄退出石缝,准备溜走。 白衣罗刹冷笑一声道:“你给我躺下!”振腕一指,凌空点出。 她这一记“太阴指”,发得无声无息,蓦地从斜刺里同样飞来一股指力,把她指风挡得一挡,只听冷剑青道:“姑娘看在下薄面,饶了俞兄吧!” 赛韩康惊魂甫定,急急往山下掠走。 冷剑青身形一晃,快得令人眼花,一下巴到了镇海青的身边,问道:“师弟伤得不要紧吧?” 镇海青撕下一条衣襟,紧紧扎住左小腿,脸色铁青,怒声道:“小丫头,你给我记着,这一剑之仇,镇某非向你连本带利要回来不可。” 宋秋云气道:“你才是小贼。小贼给我听着,你下次再碰上我,我非砍了你两只脚不可。” 镇海青怒哼一声,也没理他师兄,突然双足一顿,一道人影往山下投去。 冷剑青眼看师弟负气走了,他两眼望望白衣罗刹,似有依恋之色,拱手道:“姑娘后会有期,恕冷某告辞了。”话声一落,也不见他吸气点足,就像天龙夭矫一般,腾空飞起,快如流矢,追着他师弟而去。 白衣罗刹双眉微拢,回头道:“小师妹,你方才一剑,已经结下了一个强敌。” 宋秋云从没见大师姐怕过事来,这回却拢着双眉,似乎颇有心事,心中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大师姐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么?” 白衣罗刹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我自会回山去禀告师父的。” 宋秋云吃惊道:“禀告师父?这点小事,还要禀告师父她老人家去?” “这不是小事!”白衣罗刹回头道:“你快去看看楚秋帆醒了没有。天快黑了,我去弄点吃的东西来。”身形翩然飞起,朝林中扑去。 宋秋云给大师姐一说,哪还怠慢,急忙侧着身朝石缝走去,只见楚秋帆已经坐了起来,不觉喜道:“大哥,你醒过来了,是不是伤已经完全好啦?” 原来白衣罗刹回身之际,正好楚秋帆醒转坐了起来,她藉故走开,好让小师妹和他多谈一会。 楚秋帆含笑点点头道:“我刚醒来,方才运气检查,伤势已经完全好了,而且体内真气,比没有受伤前更觉得充沛多了。” 宋秋云点着头,喃喃的道:“是了,大师姐说得没错,一定是服了很灵很灵的养伤补元的药了。” 楚秋帆道:“刚才是你和令师姐把我救来的了?老贼和那些人呢?如何走的?” 宋秋云傍着他身边坐下,眨眨眼道:“才不是呢。我和大师姐找到山上来,才发现你躺在石缝中的。”她口气微顿,接着沉吟道:“老贼……那时大师姐正在和那老贼和尚动手。 和我动手的是乐友仁,他已经被我逼落了下风,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了。就在那时候,老贼叫我们大家住手,后来他们一起走了。” 楚秋帆道:“我被老贼一掌击中胸口,当时好象伤得不轻,迷迷糊糊的觉得被人抱起,那是什么人救了我呢?哦……”他忽然轻“哦”一声,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道:“妹子,我要问你一件事。” 宋秋云偏着头,睁大着一双明澈如水的眼睛,望着他,说道:“你要问什么呢?” 楚秋帆道:“你还记得那天在田舍翁家里,我不是和令师姐动过手么?” 宋秋云道:“我自然记得了,你问这话干么?” 楚秋帆道:“我和令师姐动手之时,令师姐曾两次用指功偷袭我穴道,那好象是一支极细极尖的针,无声无息刺入内腑,很痛很痛。我先前还当是梅花针一类暗器,后来才发现这种刺痛有形无质,是—缕极为阴寒的真气,那是什么功夫?” 宋秋云“咭”的笑道:“那是‘太阴指’咯,可以伤人于无形。我一直跟师父吵着要学,师父说我内功火候不够,还不能练。”她觉得奇怪,楚大哥怎么会突然问起“太阴指”来? 这就接着问道:“你怎么突然间会问起‘太阴指’来了呢?” 楚秋帆道:“因为那老贼也会这种功夫,而且他的指力比令师姐还要强得多。方才我和他动手之际,胸口‘鸠尾穴’上就中了他一指,全身力道几乎被他震散了大半,才会被他一掌击中胸口……。” “他会‘太阴指’?”宋秋云面有惊异之色,不信的道:“这怎么会呢?我听师父说过,‘太阴指’是我们教中几种独门武功之一,不是我们教中的人,绝不可能练会……” 楚秋帆沉吟道:“这么说,老贼……”他想说:“老贼莫非会是魔教中人?”但这句话没有说出口来。 只听白衣罗刹的声音叫道:“师妹,快来,你看我弄来什么了?” 宋秋云翩然掠出石缝,叫道:“大师姐,楚大哥已经醒过来了呢!” 楚秋帆也站起身,跟着走出。 这一阵工夫,天色早就黑了,山顶上晚风徐来,十几棵高大的老松,发出细细吟声。 黑暗中,白衣罗刹白衣飘忽,手中提着一只野兔,两只野鸽,是她刚才从后山树林中猎来的。她看到楚秋帆和小师妹一同走出,似是伤势已完全好了,这就把手中猎物往地上一放,含笑道:“看来楚相公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 楚秋帆走上一步,朝白衣罗刹深深的作了一揖,说道:“蒙姑娘高义,替在下洗刷了不白之冤,在下这里谢了。” 白衣罗刹淡淡一笑道:“前次我冤枉了你,今天给我抓到唐宝琦,要他替你作证,也正好扯直,何用言谢。真要谢我,以后你对我小师妹好些就好了。” 楚秋帆是个拘谨的人,她当着宋秋云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由得俊脸一红,接不上口去。 宋秋云叫道:“大师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白衣罗刹道:“你又有什么秘密了?” 宋秋云道:“就是那个假冒楚大哥师父的老贼咯,他会使‘太阴指’咯!” 白衣罗刹一怔道:“他会使‘太阴指’?” 宋秋云点点头道:“是啊,方才楚大哥说的。那老贼的‘太阴指’,比你还要强得多,楚大哥被他刺中‘鸠尾穴’,全身力道几乎被他震散了大半,才会被他一掌击中胸口的。” “这就奇了!”白衣罗刹目光一抬,朝楚秋帆问道:“楚相公会不会弄错?” “大概不会错了。”楚秋帆道:“如果那天姑娘和在下动手之时,使的是‘太阴指’,那么老贼使的也是‘太阴指’就绝不会错。那种指力,就好象一支极细极尖的针一样,无声无息,一下刺入内腑,使人感到十分刺痛,但又有形无质,只是一缕极为阴寒的气体。” 白衣罗刹口中“唔”了一声,点头道:“照你说的情形,他真会‘太阴指’了!”她口气微微一顿,说道:“你们肚子一定饿了,还是先弄吃的,有话待会儿再说吧!” 宋秋云道:“大师姐,你弄来了什么呢?” 白衣罗刹道:“你自己不会看?” 宋秋云内功火候较差,黑夜里自然看不清大师姐猎来的野味,蹲下身去,凝足目力,再用手摸着,才欢呼道:“这两只是野鸽子,好肥啊,还有一只野兔,我们怎么弄呢?” 楚秋帆道:“这个我会,野兔子烤来吃最香了,两只野鸽子,可以做叫化鸡。”’宋秋云兴致很好,偏着头问道:“要怎么弄法?我帮你弄。” 楚秋帆道:“你会生火,就先生起火来,我到山下小溪里去洗洗干净。” 宋秋云道:“生火,我自然会了,你快去吧。” 楚秋帆双手提起野兔、野鸽,往山下而去。 宋秋云折了许多松枝,就在大石后避风处生起火来,哪知点完一支火摺子,依然没生着火。 白衣罗刹笑道:“小师妹,好啦,还是我来吧!” 宋秋云被烟熏出了眼泪,气得双脚往松枝直踩,说道:“真气人,弄了半天,就是生不着,连眼泪都被熏出来了。” 白衣罗刹笑道:“任何一件事,都有学问,你当这么容易?”她蹲下身去,帮她点燃松枝,然后又一枝枝的架了起来。 宋秋云傍着她身边蹲下,“咭”的笑道:“幸亏楚大哥不在,不然,他会笑我连火都不会生呢!” 白衣罗刹看她每一句话,都要带上一句“楚大哥”,可见这位小师妹一颗心,全在楚秋帆的身上了,但愿楚秋帆以后别辜负了小师妹一片痴心才好! 不久,楚秋帆捧着洗净的野兔和两只包了泥团的野鸽回来。先把洗好了的野兔叉在木棍上烤,然后把两包泥团煨在柴火堆中,一面笑着道:“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宋秋云亲切的道:“楚大哥,你这是跟谁学的呢?” 楚秋帆道:“孟师伯。我小时候,孟师伯最疼我了,每次来,都要我给他去买酒,他就做叫化鸡,鸡腿都是先撕给我吃的。后来,我渐渐长大了,也会帮着做,但他总嫌我做的没有他做的好……”他说起孟师伯,就想到方才自己和老贼对掌之时,明明是孟师伯以“传音入密”叫自己“还不快走”,自己一直认为盂师伯已被老贼用药物迷失了本性,这么看来,难道孟师伯只是伪装的?他和老贼在一起,难道也是为了要替师父报仇…… 宋秋云看他忽然没有作声,只是怔怔的出神,忍不住问道:“楚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呢?” 楚秋帆“哦”了一声,说声:“没什么,我只是在想……” “哦!对了!”宋秋云忽然间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回头朝白衣罗刹问道:“大师姐,‘呼魂大法’、‘摄魂大法’这一类功夫,是不是……也只有魔教的人才会?” 白衣罗刹不屑的说:“那是最低级的法门,只有魔教一些跑江湖的下三滥,才去练这些邪门玩意的。” 宋秋云道:“你说那茅山道士使的是不是‘摄魂大法’呢?” 白衣罗刹微微点头道:“很可能是,我没练过,不太清楚。” 宋秋云肯定的道:“一定是的。他对我摇铃的时候,我头就有些昏沉沉的,幸亏你用石子打碎了他的铜铃,不然我也会被他刺中一剑呢!还有,那个该死的沈昌冬,躲在树林于里,说话细声纲气,像叫魂似的,后来给楚大哥大喝了一声,他踉踉跄跄的奔了出来,说楚大哥破了他的法,那和‘呼魂大法’差不多。这两个人一定也是魔教中人了。” 白衣罗刹只“唔”了一声,心中又多了一层阴影。她没听到沈昌冬说话的声音,不知他使的是不是“呼魂大法”。但茅山道士的铜铃,是她用石子击碎的,他使的分明就是魔教的“摄魂大法”了。再据楚秋帆说,那老贼使的是“太阴指”,功力比自己还强过甚多。后来现身的两个白衣人冷剑青,镇海青师兄弟,不但施展了“天龙身法”,镇海青使的又是一双铁牌。由此看来,昔年已经烟消云散的一批本门叛徒,又有死灰复燃之势。此事自己真该尽快赶上山去禀告师父才是。 楚秋帆只是不住的转动木棍,烤着野兔,自然没去注意她们师姐妹说些什么。 一会儿工夫,野兔肉已经香味四溢,烤得差不多了。楚秋帆把木棍递给了宋秋云,说道: “这个已经好了,可以先吃了。” 宋秋云问道:“叫化鸽呢?还没好么?” 楚秋帆道:“也快了,你们先请用吧,我再加点火。” 宋秋云把手中烤好的兔肉,递了过去,说道:“大师姐,你请呀!” 白衣罗刹从身边取出一个小瓶,放到地上,然后抽出长剑,把兔肉割成三份,揭开瓶盖,用手指沾着抹到兔肉上,一面说道:“我分好啦,大家一起来吃吧!” 宋秋云问道:“大师姐,你这小瓶里装的是什么呢?” 白衣罗刹笑了笑道:“食盐咯。我们经常在外面的人,像今晚这样,要是没有盐,岂不要吃淡食了?淡而无味,那怎么咽得下去?” 宋秋云道:“对了,我以后身边也得带个盐瓶才是。” 楚秋帆在她们说话之间,已把两个泥团从火堆中取出,放在地上稍为凉了一阵,用手拍开包着的泥团,连毛一起剥去,里面的野鸽,煨得又肥又嫩又香。 宋秋云高兴得直跳起来,说道:“叫化鸽,我还是第一次吃呢!” 三人席地而坐,吃了一顿野餐,宋秋云心里没了牵挂,更吃得津津有味。 白衣罗刹问道:“明天,你们要去哪里?” 宋秋云道:“楚大哥和朋友约好了要到铜官山去,我要跟他到铜官山玩去。大师姐,你去不去呢?” 白衣罗刹道:“我要回九连山去。” 宋秋云道:“大师姐真的要去禀报师父她老人家?” 白衣罗刹点点头道:“事情并不简单,而且听那老贼的口气,似乎颇有寻衅之意,我自然非面禀师父不可了。” 宋秋云脸上流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道:“大师姐,我没跟你回山,万一……万一……” 白衣罗刹含笑道:“小师妹,你不用耽心,我会在师父面前替你说的。” 宋秋云登时回愁作喜,嫣然笑道:“大师姐,你真好。” 这一晚上,三人就在小山顶上大石后面,各自盘膝作息。一宿无话,第二天天色刚刚黎明,三人被一阵啼鸟喧噪给吵醒过来,白衣罗刹要赶去九连山,就和二人别过。 楚秋帆换了一件长衫,背起剑囊,宋秋云束起秀发,依然男人打扮,相偕下山。他们一路北行,由至德、贵池,抵达铜宫山。 这铜官山,是黄山山脉西支的最高峰,山势峻拔,山色苍郁,古木参天,山径幽深。 两人来至山下,问了山下人家,才知罗汉庵还在铜官山的东首,山势连绵,岗峦起伏。 两人循着山脚,走了十来里路,果有一条石级,穿林而上,又走了数百级之多,才见一座高大的黄墙。中间是一道门楼,老远就看到两边墙上,写着“阿弥陀佛”四个擘窠大字,每个字差不多有一人来高,中间门楼上,钉着一方横匾,上书“罗汉庵”三字。 楚秋帆吁了口气,说道:“总算到了。” 宋秋云脚下一停,问道:“大哥,你到底是和谁约好了,要跑这么远的路来找他,有什么事呢?” 楚秋帆笑了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我义弟叫我来的,到铜官山罗汉庵找铜脚道人。” 宋秋云道:“我从没听说过你还有一个义弟,他叫什么名字呢?” 楚秋帆道:“他叫荀兰荪。” 宋秋云道:“你们怎么认识的呢?荀兰荪,这名字不错。嗯,大哥,他是你的义弟,也是我的义弟了,他也要到罗汉庵来么?” “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楚秋帆对荀兰荪有着无限的怀念,接着回过头去,含笑问道: “你几岁了?” 宋秋云脸上一红,说道:“人家不是告诉过你,我……十八岁呀!” “这就是了。”楚秋帆笑道:“荀贤弟人家已经十九岁了,你比他小一岁,见了面该叫他一声二哥呢!” 宋秋云道:“我才不叫他二哥呢!” 楚秋帆问道:“为什么?” 宋秋云没作声,心里暗想:“除了你,我才不叫人家臭男人哥哥呢!”目光一抬,低低的道:“有人出来了。” 从罗汉庵门楼中走出来的是—个身穿青布僧衲的和尚,看到两人,立即迎了出来,合掌说道:“二位施主是游山来的?” 楚秋帆道:“大师父请了,在下兄弟是找一位铜脚道长来的。” 青衲和尚口中“啊”了一声,说道:“有,有,铜脚道长和当家老师父是方外至友,就住在后进,施主贵姓?” 楚秋帆道:“在下楚秋帆,烦请大师父通报一声。” 青衲和尚道:“原来是楚施主,铜脚道长吩咐过,楚施主来了,僦请到后进去好了。二位施主请随小僧来。”说罢,连连肃客。 楚秋帆说了声:“大师父请。”就跟着他往门中行去。 这罗汉庵地方可着实不小,跨进头门,迎面一座佛龛,坐着一个凸着肚子敞开笑口的弥勒佛,肥胖的金身,总有一二丈高。转过佛龛,是一个大天井,迎面大殿上,塑着十八尊罗汉,或蹲或坐,姿态不一,栩栩如生,十分传神。据说当年建造罗汉庵的老当家,本是少林寺出来的,这十八尊罗汉,就是少林寺最出名的十八式“罗汉拳”的姿势。罗汉庵十八尊罗汉,各个姿势虽然与一般寺院不同,就算它是“罗汉拳”的十八个姿势吧,没有名师指点;也是练不会的。 穿过罗汉殿,第二进是大雄宝殿,每一进殿宇,都是依山而起,越往后面越高。最后一进,已在半山腰上,庭院中种着不少花卉,曲槛通幽,长廊昼静。 青衲和尚领着两人穿行—条曲折的长廊,廊外修竹千竿,沿着山坡而生。这一路而来,好象已经远离罗汉庵,绕到了另一处山谷。眼前豁然开朗,但见一片梅林,三间竹楼依山而起,如是在腊尾年头,这片梅林疏影横斜,暗香浮动,这是何等清幽的境界。 竹楼上,棋子丁丁,有人正在下棋! 青衲和尚走到竹楼下面,就脚下一停,双手合十,仰首说道:“启禀二位道长,楚施主求见。” “呵呵!”竹楼上传出一声低沉的笑声,接着道:“快请!” 青衲和尚朝楚秋帆合掌躬身道:“道长有请,二位施主上去吧。小僧告退了。” 楚秋帆说了声:“多谢大师父。”一面回头道:“贤弟,我们上去。”拾级走了上去。 竹楼前面是一条宽阔的走廊,围以竹编的栏杆,可以远眺山色,清风徐来,使人俗虑尽涤!这时,走廊中间,放着一张矮几,正有两个身穿青布道袍的道人,对面盘膝而坐,下着围棋。 这两个青袍老道,左边一个鼻梁中断,右目已瞎,右颊颧骨下陷,半边脸颊结了一大片疤痕,双脚自膝盖以下,是用黄铜铸成的两只铜脚,不用说,他就是铜脚道人了。右首一个是秃顶麻脸道人,头顶疏朗朗的只长着一些又细又柔的黄毛,倒是两边鬓发,却白的有如银丝一般,一张脸斑斑点点,凸凹不平,每一颗麻子,都有制钱般大,看得令人生怖。 这两个道人,怎么都生得如此怪模样呢? 宋秋云平日天不怕,地不怕,看到这两个道人,心中不禁暗有怯意,迅快的忖道:“莫要又是老贼的诡计。故意把楚大哥引到过里来的。” 楚秋帆看到左首道人一双铜脚,立即走上前去,拱手作了一揖,说道:“这位道长大概就是铜脚道长了,在下楚秋帆。” 这位道人举了一下铜脚,笑道:“贫道这双铜脚,那是最好的记号了。少施主今日才来,贫道已经恭候多日了。” 楚秋帆连忙朝宋秋云道:“妹子,快来见过道长。”一面朝铜脚道人道:“她是在下义妹宋秋云,随同在下来的。” 宋秋云走上一步,她穿着男装,只好拱拱手道:“见过道长。” 铜脚道人呵呵一笑道:“姑娘少礼。”一面指指对面的秃头道人,说道:“这位道兄,和少施主也算是旧识了,大概不用贫道介绍了吧?” 楚秋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位秃顶道人,心中方自一怔! 秃顶道人含笑道:“贫道还没向少施主谢过施药之德哩。当日若非少施主施予援救得早,再迟一步,就是八洞神仙也救不了贫道性命了。” 楚秋帆愈听愈奇,自己几时救过他的性命?不由脸现惊疑之色,望着秃顶道人,迟疑的道:“道长是……” 铜脚道人呵呵一笑道:“少施主怎么连灵禽观主都不认识了?” 楚秋帆听得更是一怔,忖道:“灵禽观主,就是白鹤道长。白鹤道长鹤发童颜,道貌岸然,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了呢?” 宋秋云在旁道:“大哥,灵禽观主,不是白鹤道长么?” 只听白鹤道长轻轻叹息一声道:“少施主是不是感到惊奇,贫道怎会变成这个模样了?” 楚秋帆忽然心中一动,说道:“道长莫非是给毒龙叟杖上毒气喷在脸上之故?” 白鹤道人呵呵大笑道:“少施主说得一点不错。那任无咎毒龙杖中所贮毒雾,少说也可作十次喷出,因为贫道无意之中削断了他龙头上的一支独角,毒雾全喷了出来。贫道当时不曾防备,以致被毒雾全喷在头脸之上,差幸少施主见义勇为,及时给贫道喂了七粒‘祛毒丹’,保住心脉,不受剧毒侵袭,但贫道本来面目却已全非了。” 楚秋帆道:“毒龙杖中毒雾竟有这般厉害,但若非道长内功通玄,只怕也无法好得这么快了。” “说来惭愧!”白鹤道长微微一笑道:“贫道那时早已昏死过去,若非荀相公相救,贫道早就羽化为鹤了。” 楚秋帆惊“啊”一声道:“道长说的是荀兰荪贤弟?” 白鹤道长道:“正是荀相公。他发现贫道口中含有七粒‘祛毒丹’,可保心脉不受剧毒侵袭,但仍急需疗治,遂要董大侠把贫道送来此地,留下疗毒丹药,要贫道在此静养。” 楚秋帆听说他是董大侠送来此地的,心想董大侠莫非就是董老实不成?心念一转,这就问道:“请问道长,你说的重大侠,可是叫董老实么?” 白鹤道长笑了笑道:“非也,董大侠就是昔年大名鼎鼎的飞熊董天鸣。” 楚秋帆道:“他可是身穿蓝布大褂,须发俱白的弯腰老人?还有,他眉毛很浓,也已花白了,眼睛小小的,有很多鱼尾皱纹,对么?” 白鹤道人点头道:“少施主说的,正是董大侠。” 楚秋帆这下获得证实了,董老实就是飞熊董天鸣,自己当时本就怀疑他是一位迈世高人,他还装得真像,一面低低的道:“果然是他。” 宋秋云道:“大哥,这就是了,难怪我们找上灵禽观去,没遇见道长呢!” 白鹤道人微感意外的道:“二位去了灵禽观?” 宋秋云接口道:“是啊,差点还发生很大的误会呢!” 白鹤道人神情一凛,问道:“是云鹤和二位发生误会么?” 宋秋云抢着道:“那倒不是,只是有人假冒了道长,又被人暗算死了,云鹤道人还当是大哥害死的……” 白鹤道人震惊的道:“有人假冒贫道?” 楚秋帆道:“妹子,你这没头没脑的一说,把道长给听糊涂了,还是由我来说吧!”接着就把有人假冒师父,他怕自己揭穿他的身份,反而谎称自己是千手郎君江上云的儿子,并有一封遗信,由道长在后面签名为证…… “荒唐,真是荒乎其唐的事。”白鹤道人连连摇头,说道:“当年令师和贫道确曾联手把江上云逮住,江上云自知必死,也确曾要求令师让他进入小木屋去和妻儿诀别。贫道确实还怕他逃逸,他指天为誓,自言恶贯既满,绝不再逃。还是裴盟主答应了他,好在那小木屋只有一间,有令师和贫道两人守着,不怕他插翅飞去……” 楚秋帆听他说的这一段和老贼说的一样,就静心聆听下文。 白鹤道人微微吁了口气,说道:“但江上云入屋之后,许久不见出来,贫道觉得事有可疑,便请裴盟主留在屋外,贫道入屋搜索,木屋中哪有他的妻儿?只见江上云一人扑卧地上,服毒自戕,已经身死多时。当时裴盟主和贫道原以为江上云只是一个淫恶滔天的淫徒,但却在木屋中搜到了几件有力证据,发现他居然述是漏网的魔教左使……” (各大门派讨平魔教,是二十年前之事,裴盟主和白鹤道长在云梦一处深林中逮住江上云,则是十八年前之事,中间相隔已有两年。) 宋秋云问道:“左使是什么职司呢?”她虽是魔教门下,但对魔教中的事情却知道的极少。 白鹤道人道:“魔教除了教主是至高无上的象征,其次是四大法王,等于是长老身份。 再次,则是左使和右使。左使是替教主传达命令的人,所以又叫左令使,他职位虽比四大法王要低,但权力却高过四大法王。”他说到这里,回头朝楚秋帆问道:“少施主,后来如何了?” 楚秋帆接着就把自己远上灵禽观求证,如何发现假白鹤道人身中“青蜂针”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白鹤道人一手摸着一把稀稀疏疏的白发,一面沉吟道:“此事大概是贼党之中步骤并不一致,一个为了要使少施主相信他说的是事实,因而要人假扮贫道,好使少施主相信这封遗书是真。但另一个却并不知有人假扮了贫道,因此要把那假扮之人射死,企图引起事端……” 楚秋帆矍然道:“道长说得极是,这一点,在下倒是未曾想到。” “这就对了!”宋秋云在旁“咭”的笑道:“大哥,你那荀贤弟要你到这里来,就是要你找白鹤道长来的了,只是在事先没和你明说罢了。” “那倒不是。”白鹤道人含笑指了指铜脚道人,说道:“荀相公要少施主来此,是要你和铜脚道兄商量一件大事来的。其实铜脚道兄不但是少施主的旧识,而且还是令师裴盟主的方外至友。”他口气微顿,接着笑了笑,又道:“贫道经过毒龙叟这一劫,面目全非,但正因为如此,别人认不出贫道来,故而在这里住了下来,也好助少施主一臂之力。” 楚秋帆听说铜脚道人不但是自己素识,而且还是师父方外至友,心中大感惊奇。自己从小追随师父,从未听说过“铜脚道人”这四个字,白鹤道长竟然还说他是自己的素识。望望铜脚道人,不觉讪讪的道:“在下实在想不起来了。” 铜脚道人朝他微微一笑道:“少施主真的连贫道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楚秋帆听得不期一怔,望着铜脚道人,期期的道:“道长声音确与一位前辈颇有相似之处,只是……”—— peacockzhu扫校,独家连载

楚秋帆道:“道长但请放心,老道长只是被毒气所迷,中毒应该不深,服了解毒药丸自可无事。至于尚未回山,也许是访友去了。” 云鹤道人打了个稽首道:“多谢楚施主。” 楚秋帆拱拱手道:“道长好说,在下这就告辞了。” 云鹤道人又朝二人打了个稽首道:“适才误会之处,贫道对楚施主实在深感歉疚。但愿吉人天相,楚施主能早日澄清冤屈,也是武林之幸。” 楚秋帆抱拳道:“但愿如此,后会有期,在下告辞。” 云鹤道人一直送出灵禽观,才行别过。 楚秋帆本来沉重的心情,至此已然开朗得多了。二人沿着石级,回到半山亭,宋秋云收拾好茶壶,茶盏,相偕下山。 路上楚秋帆含笑道:“妹子,今日要是没有你识破奸计,揭开那贼人面具,这场误会,真是解释不清了。” 宋秋云道:“这就是贼党弄巧成拙之处。他们假扮白鹤道长,原意只是让你证实千手郎君江上云那封血书不错,何用再把那个假冒白鹤道长的人害死呢?” 楚秋帆轻叹一声道:“这就是贼人毒辣之处,第一是杀人灭口,也许这假扮白鹤道长的人,虽是贼党,但并不重要。第二,他们认为血书已由白鹤道长亲口证明不假,在下心中也已确认是江上云的儿子了,白鹤道长遇害,不论在下能否逃出灵禽观,白鹤门的人一定不会和我善罢甘休。第三,他们可能也摸清了你的底细,只要我们二人失陷在灵禽观中,你师门得到信息,定然会和灵禽观发生冲突,这又是一石二鸟之计。只是他们没料到假扮白鹤道长的假面具,会被你揭穿,以致前功尽弃了。” 宋秋云道:“其实只要白鹤道长回山,这奸计迟早总要被揭穿的。” “那又不然。”楚秋帆道:“若是你也中了散功之毒,被灵禽观一齐拿下,令师姐只要得到信息,必然会赶来大闹白鹤门……” 宋秋云撇撇嘴道:“何止大闹?我大师姊若是赶来了,白鹤门真会鸡犬不留!” 楚秋帆道:“这就是了。白鹤门人真要有了伤亡,白鹤道长回山,又岂肯和令师姐甘休? 这一来,贼党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宋秋云听得一怔,点点头道:“是啊,经你这么一说,这老贼的心机,果然厉害得很。” 两人下了山,走近一家山家门口,只见一个老婆婆站在门口,看到二人走来,迎着说道: “姑娘回来了?你那大哥说:“姑娘要在山上住几天才下来呢。” “我的大哥?”宋秋云把手中茶壶和两个茶盏还给了老婆婆,一面问道:“那是怎么样的人?” 老婆婆道:“早上,姑娘寄了马匹上山去后,姑娘的大哥随后赶来,看到姑娘的马匹,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还在咱们这里歇了一会脚才上山去的。他说是姑娘的大哥,临走又给了老婆子二两银子,要老婆子好好照料牲口。” 宋秋云一指楚秋帆,娇笑道:“他才是我的大哥。” 老婆婆摇摇头道:“不是这位相公。” 宋秋云说道:“他方才怎么说呢?” 老婆婆道:“他走了已有半个多时辰了。他说姑娘要在山上住上几天,他要赶回城里替姑娘取衣衫去。” 宋秋云眨眨眼睛,笑道:“他把我的马匹骑走了?” 老婆婆点点头道:“是啊,他既是姑娘的大哥,老身自然不好阻拦,只得由他骑走了。” 楚秋帆道:“马匹被他骑走了,也就算了,只不知婆婆还记得他的面貌么?” 老婆婆想了想,才道:“那人年纪不大,约摸卅出头,像个白脸书生。哦,身上穿的是一件天蓝长袍,看去很体面,要不,老身也不会相信他是姑娘的大哥了。” 楚秋帆道:“多谢婆婆,妹子,我们走吧!” 老婆婆尴尬的道:“姑娘马匹……” 宋秋云含笑道:“不要紧,那人也许是我们的朋友,他故意把马匹骑走,是和我们开玩笑的。” 老婆婆连声念佛道:“这样就好,不然,姑娘把马匹寄在这里,被人骑走了,叫老身拿什么赔姑娘呢?” 宋秋云取出一锭碎银子,塞到老婆婆手里,说道:“谢谢老婆婆,我们走啦!”说完,就和楚秋帆并肩走了。 老婆婆望着二人背影,说道:“这位姑娘真是好人。” 两人转过山脚,楚秋帆沉吟道:“这骑走马匹的会是谁呢?” 宋秋云嫣然一笑道:“自然是杀死假冒白鹤道长的凶手了!”她忽然偏头问道:“大哥,你现在要上哪里去呢?” 楚秋帆道:“你呢?” 宋秋云脸上一红,娇羞的道:“你还问呢!你去哪里,我自然和你一起去了。” 楚秋帆俊脸也不禁一红,说道:“我和一个朋友约好了,要到皖南铜官山去。” 宋秋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我可不可以去呢?” 楚秋帆道:“你要去,自然可以。” 宋秋云喜孜孜的笑道:“只要你不撇下我,自顾自的跑走就好了。” 楚秋帆低声道:“我若是不答应你去,你也会偷偷的跟着去,所以还是答应你去的好。” 宋秋云口中“嗯”了一声,不依道:“大哥,我不来啦!” 两人由武功山动身,晓行夜宿,一路北行,这天赶到江西和安徽交界的石门街,天色已快接近黄昏。 这石门街只是一个小村集,并无客店可以歇脚。除了大城镇,没有客店的地方,只有找当地庙宇借宿。 宋秋云为了路上方便起见,早就改换男装,一身月白长衫,更显得她英俊风流! 两人走近一家农家,问询之后,始知街尾有一座关王庙,可供往来的旅客借宿。别过农家,找到街尾。 这座关王庙,除了两进殿宇,后进果然还有一排平房,约有十来间之多,是供人借宿的房间。 两人跨进大门,就有一名僧人迎了上来,合十道:“二位施主可是借宿来的么?” 楚秋帆点头道:“正是,不知宝刹可有房间?” 那僧人连连含笑道:“有,有。二位施主请随小僧来。”说完,合十当胸,走在前面领路。两人随着他穿过两重殿宇,到得后进,那是一座自成院落的房舍,中间一排五间,左首走廊上,也有十来个房间。 那僧人领着二人跨上石阶,走入中间一间较为宽敞的客厅,一面合掌道:“二位施主请到厅上奉茶。” 这是一间接待香客的起居室,略呈长方,上首悬挂一幅达摩祖师像,香炉中点着一支线香,一缕青烟,散发着袅袅奇楠香味。两旁靠壁放着八把椅几,中间是两张八仙桌拼起来变成方形的桌案,上面铺了青色桌布,四周放着几条黄漆板凳。 那僧人请二人落座,一面含笑道:“小庙有十间单人房间,只有四间双铺的。二位施主同来,自然要住双铺的,除了男女不能同房,二位施主住在一起,就方便得多了。”—— peacockzhu扫校,独家连载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儿女柔情,第十二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