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克维奇,第六十七

翌日清晨,天刚破晓,就有两个黑色的人影在阿比亚大路上急急忙忙地往坎帕尼亚平原走去。一个是纳扎留斯,另一个是使徒彼得,他离开了罗马,也离开了那些在罗马城里受苦受难的同门教友。东方的天空这时染上了一层淡绿的色彩。随后在它的下方又慢慢地添上了一道粉红色的包边。树木银灰色的枝叶、白晃晃的大理石别墅,从原野通往城里的输水管道都慢慢迪从黑暗中显露出了它们的身影。淡绿色的天空渐渐明亮起来,变成了金黄色。在东方又出现了一道玫瑰色的光芒,这道光芒不仅照亮了阿尔班山,而且把它打扮得像百合花一样的美丽,看起来好像是曙光构成的。朝霞又在抖动的树叶上,在露珠上反射出来。晨雾消散之后,平原、甲原上的房屋、坟场、小镇、树林和耸立在树袜中的神庙的白色圆柱都更加清晰可见了,于是展现出了一片开阔的视野。大路上还没有行人。那些要到城里来卖蔬菜的农民显然还没有套好他们的马车。石板铺成的大路-直伸到了远方的山麓,路上传来了两个旅行者的木鞋咯吱咯吱的响声。没多久,太阳便出现在群山的峰顶上。然而彼得却感到有一种奇怿的景象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看见那金色的光圈好像不是在向天空中升了上去,而是从山顶上滑落下来,滾到了地面上。于是他便站着不动,问道:“你看没看见那道光要照到我们这边来了?”“我仆么也没有看见。”纳扎留斯答道。可是过了一会儿,彼得用手遮住阳光,又说:“有一个人在阳光中向我们走过来了广但四周却是一片寂静,听不到有什么脚步声。纳扎留斯只看见远方的树种中好像有人在摇树。阳光越来越广阔地普照在整个平原上。纳扎留斯十分惊讶地望着使徒,心神不安地问道:“拉比,你怎么啦?”彼得大张着嘴,两眼痴呆呆地望着前面,脸上露出惊讶而又感到欣喜和非常激动的神色,连他那根手杖也从他的手上掉下来了。他突然跪倒在地,伸出双手,嘴里连声喊道:“基督,基督丨……”他把头垂到地上,好傢要吻谁的脚似的。沉默了很久,然后他便呜咽起来,在呜咽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主啊,你往诃处去叫3……”纳扎留斯没听见有人回答,但是彼得的耳朵却听到了一种悲哀、温和的卢咅:“既然你离幵了我的人民,我就要到罗4去,让他们再一次把我钉在卜字架匕”彼得俯伏在地上,把脸埋在尘土里,既不动弹也不说话,纳扎留斯还以为他昏过左了或者死了。可是过广一会他又站立起来,用颤抖的双手拿起那根巡礼者的手杖,一声不响地转过身来,朝着这座城市的七个山&的方向走去。年轻的纳扎留斯肴到这种情景、也像发出囬声-样地重复了-句:“主啊,你往河处去……“"回到罗马去!”彼得低声回答说。于是他又转身往回走去。保罗、约翰、李努斯和信徒们出来接他的时候都很惊讶。就在今天早晨,他刚一走,禁卫军就包围了密里阿姆的家,在那里搜找过他。现在他们看见他又冋来了,就更是感到惊恐不安了。可是他对他们的询问,却很平静甚至很高兴地回答说:"我见到主广广当天晚上,他就來到厂奥斯特里亚努姆坟场,要给那些想用生命之水洗净污浊的人传达七帝的训谕,同时给他们洗礼。此后他每天都要到那里去,后来跟随他去的人也越来越多,就像每一滴殉难者的眼泪都能产生一大批新的教徒,比赛场上的每一次呻呤都会在千万人的心中引起强烈的共鸣似的。皇帝在血海中游泳,罗马和整个多抻教世界都变得疯狂了。但是那些对罪恶和疯狂都十分厌恶的人,那些被践踏和蹂躏的人,那些一辈子遭受压迫不幸的人,那些被奴役的人以及所有受苦受难、充满了悲哀的人都真心诚意来聆听关于七帝的故事。这位上帝出于对人类的爱,计愿被钉死在十字架卜丨,以赎人类的罪恶。他们只有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上帝,才能找到在这个世界上所找不到的东西一一来自亍爱的肀福。波得知道,小论呈芾的权势还是他的全部军队的力量都消火不了这个活生生的真理,不论用多少眼泪和鲜血都不能把它淹没,现在是真理战胜一切的时候广。同时他也很明白,主为什么要把他从路上召回到罗马来?那是因为这座奢华无度的城市,这座腐化堕落、恶贯满盈和由强权暴力统治的城市巳经成了他的都城,而且成了双重的都城,它那主宰肉体和灵魂的政府将要统治全世界。

第六十七章四个比西尼亚奴隶小心翼翼地抬着莉吉亚往裴待罗纽斯的家里走去,维尼茨尤斯和乌尔苏斯走在她的两旁,为了把莉吉亚尽怏地交给希腊名医治疗,他们走的很急,一路上不声不响,经过一天的劳累和波折,大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广。维尼茨尤斯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总是不停地念叨着:莉吉亚得救了,她再也不会关到监狱里去了,也不会死在圆戏场上了,她的不幸到此永久结束厂、他这就把她带回家里去,从此不再和她分离了。她觉得他们现在要幵始的生活和现实不同,是另外一种生活。他有时往敞幵的轿里斜过身去,要仔细看看他心爱的人,她的面孔在月光的抚慰下,仿佛睡着了似的。他脑子里老是在想:这就是莉吉亚,是基督救了她!”维尼茨尤斯回想起了他和乌尔苏斯两个人一起把莉吉亚抬出大门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医生,替她诊看了一下,肯定地告诉他,她还活着,而且一定会康复的。一想到这里,他心中真有说不出的欢乐。他有时甚至髙兴得全身瘫软,几乎迈不开脚步,只好靠在乌尔苏斯的肩膀上。苏尔苏斯抬眼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幵始念祷文广。他们急急忙忙地走在大街上,街上新建的白色房子在月光的映照下更加櫂眼白净。城里诚得宽阔空旷,只是在一些地方可以见到一群群头戴常舂藤花环的人们,趁着良宵美景和比赛开始以来的节日气氛,在一些柱廊前,随着笛声的伴奏尽情地歌舞。快到家门门的时候,乌尔苏斯才停止祷告,开始用很轻微的声音说话,好像怕惊醒了莉吉I:“大人,是救世主把她从死亡中救出来的。我一看见她绑在野牛的角上,我的灵魂就昕见了一个声音:快去保卫她!’这一定是基督在呼唤我。在监狱里,我的体力被损坏了,伹是基督这个时候又恢复广我的体力,而且他还启々了那些爱看虐杀的现众,要他们去救援她。但愿一切都按照主的意旨行事。"维尼茨尤斯答道:“愿主的圣名永远受到崇拜!……”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心里激动得真的想要大哭一场。他总觉得他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愿望,立即跪倒在地,对基督赐予的奇迹和慈悲,表示由衷的感激。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家门前。由于事先就派了奴隶冋来报讯,全府家丁和仆役们早就等在外面,热热闹闹地迎接他们。这些仆役中的大部分人在安茨允姆的时候,就被塔斯的保罗改宗信广基督教,他们对维尼茨尤斯的不幸也是很清楚的,所以他们看到牺牲者终于免遣尼禄的毒手都非常激动。泰葜克列斯医生给莉吉亚检查后,马上宣布她没有什么大的病伤,只是监狱里的热病过后还有点虚弱,很快就会恢复健康的,大家听到这个,更是高兴百倍了。当夭晚!:,莉吉亚就恢复了知觉。她躺在一间非常漂亮的卧室里,室内照着明亮的科林斯灯,周围散发着清幽的马鞭草芳香,所以她醒过来后,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还记得他们把她绑在野牛角上的那种情景。当她肴见被柔和的灯光照亮了的维尼茨尤斯的面孔时,她还以为8己不在人世了。她那病弱的脑袋依然是迷迷糊糊的。她以为在升天的途中,由于过度的疲劳和虚弱,当然也需要停下来休息。她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痛苦,只是向维尼茨尤斯微笑,想问他这是什么地方7可是从她嘴里发出的声音是那么微小,维尼茨尤斯即便很仔细地听也只能勉强听清他的名字。维尼茨尤斯跪在她的身旁,把一只手轻轻地放在莉吉亚的脑门!:,说:“是基督救了你,把你送还给我了!”她的嘴唇又动了起来,但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合上了眼皮,胸脯微微地起伏着,随后便陷人了沉睡。这正是泰奥克列斯医生所期待的,他预料等她惺过来后,就会精神焕发了。维尼茨尤斯依然跪在她的旁边,专心致志地祈祷着。他的灵魂充满了无限的爱,他甚至忘了自己的存在。泰奥克列斯到这间卧室里来过好几次7,金发的尤妮丝也不时从门帘后面把头探了进来。后来,从花园里也传来了仙鹤的鸣叫,宣告黎明的到来。但是维尼茨尤斯却以为他一直在抱着基督的双脚,他对周围的‘切都视而不见,昕而不闻。他那献身和感激的热望就像一团烈火在胸中燃烧。他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以为自己生命的一半已经进入了天堂。第六十八章莉吉亚莸释后1裴待罗纽斯因为不愿引起尼禄的不高兴,便和别的朝臣们一起来到了帕拉】.宮。他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议论这件事的,尤其想知道蒂盖里努斯是不是又策划新的阴谋来加害于这个姑娘。当然,莉汽亚和乌尔苏斯现在受到市民的保护,不论是谁想要加害于他们都不能不引起一场騷乱。但是裴特罗纽斯心里明白,蒂盖里努斯这个禁卫军掌管实权的头目对自己仇恨太深「,虽然他不敢直接冒犯自己,但他一定会以最凶恶的手段来对他的外甥进行报复。尼禄因为他要达到的目的事与愿违,感到[分怨恨。刚开始,他连裴特罗纽斯看都不看一眼。可是裴特罗纽斯却依然是那么毫不在乎,他以他那“风雅裁判官”的高雅洒脱的风度,走到尼禄身边,说道:“神圣的陛下,你知道我乂想起了什么吗?我以为,你现在该写一首关于那个姑娘的诗,她是由于你这位全世界的皇帝的命令,才从野牛角上获得解救的,也是你的命令把她还给她的爱人的。希腊入都很多情,我敢肯定,这种题材的诗歜一定会使他们深受感动。”尼禄虽然怨恨未平,但是这个建议对他来说却正中下怀。因为它有两方面的好处:首先,这是写诗绝妙的题材;再者,他在诗中还可以把自己写成一个宽宏大度的世界明君面加以赞美。因此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裴特罗纽斯,过了-会儿才开口说道:“是的!你说得不错!但是让我来赞颂自己的善举,这合适吗?”“你不用提0己的名字。因为在罗马,大家都知道这里指的是谁,你的善举从罗4很快就会传遍仝肽界。”“你能肯定,这样的時歌在阿哈亚会受到欢迎吗?”“我可以对波卢克斯起誓丨”裴特罗纽斯大声说道。他满意地离开了敦宫。他现在深信:整个一生都把现实作为创作题材的尼禄决会让自己去破坏这个题材。此外,通过这种办法他还能捆住蒂盖里努斯的手脚,使他不敢再来陷害维尼茨尤斯他们。因此裴特罗纽斯没有改变他原来的计划:只要莉吉亚的健康恢复到能够行走,他就要为维尼茨尤斯他们离开罗马作动身的准备。第二天,他一见到维尼茨尤斯就对他说:“你把莉吉亚带到西西里去吧!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皇帝那方面对你们不会有仆么威胁丫,可是蒂盖里努斯不管是对你们还是对我都恨得要命,他是一定要用毒药害死你们的。”维尼茨尤斯昕广后,只是微微地笑了一下,说:“她都被绑在野牛角上了,基督还救了她的命啊!”“那你就给基督去供上一百头牛吧丨"裴特罗纽斯有点不耐烦地回答说广但怵可不能求‘他’去再救她。次。你还记得奥德赛回来的时候,他去请求阿约洛斯①再次给予他顺风,阿约洛斯对他是什么态度吗?神明不喜欢人们老是去找他们的麻烦。”“莉吉亚恢复健康后、我就把她送到蓬波尼亚.格列齐娜那里去7“普劳茨尤斯的亲威安提斯提乌斯告诉过我,蓬波尼亚现正卧病在床,你这个时候就该把莉吉亚送到她那里去。你们走了后,人们只管这里发生的事,就不会记得你们在当今这种年月,只有被人遗忘才是最幸福的。沮愿命运女神冬夭是你们的太阳,夏天给你们荫凉!”他一说完就离幵维尼茨尤斯,找泰奥克列斯医生去了。他让维尼茨尤斯在这里尽享他的幸福,而他自己则在医生那里询问起莉吉亚的健康状况来。莉吉亚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在地牢里她害了热病,身体虛弱不堪,周围的空气是那么污浊和闷热,周围的环境是那么恶劣,再加上担惊受怕,楚一定会把她折磨死的。可是现在,她受到了最温柔和最体贴的照顾,生活在一个豪华和舒适的环境中,这里真的是应有尽有。她回到家里两天之后,遵照泰奥克列斯的吩咐,每天都让奴仆把她抬到住宅外面的花园里,要在那里呆好几个小时。维尼茨尤斯用许多白头翁花,特别是鸢尾花装饰她的软轿,使她能够冋想起普劳茨儿斯家客厅电的录象。他们俩有时还坐在枝叶繁茂的树萌下,手拉着手,谈起他们过去的痛苦和忧虑。莉吉亚告诉他说,基督要改变他的灵魂,把他引导到3己身边来,所以才有意让他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维尼茨尤斯也认为她说得不错。他过去作为一个贵族的脾性,除了自已的欲望外,不承认任何法律,现在这种脾性在他身上再也不会有了。这种阿忆并不使他们感到痛苦。他们好像觉得,那些苦难的年代早已从头I:飞过去了,那些可伯的往事巳经非常遥远了。现在他们终子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一种充满丫欢乐的新生活正在向他们走来,要拥抱他们。皇帝骄横恣肆、暴虐无道,让全世界都在他的面前发抖,可是他们两个人却受到了比他强大一百倍的力量的保护,不管这个暴君怎么凶恶都不害怕。在他们看来,他不再是生与死的主宰了。有一天,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乂昕钊广远处兽苑里的狮子和別的野兽的吼叫声。维尼茨尤斯过去一听到这种声音就胆战心惊,把它当成不祥之兆。现在,他们听了后一点也不感到惊慌,只是互相望着,彼此发出了会意的微笑,然后便兴高采烈地观赏那光芒四射的晚霞。莉吉亚因为病体衰弱,无法独自走动,有时她躺在这静寂的花园里就睡着了。维尼茨尤斯总是守护在她的身边,仔细观看着她那熟睡的面容,这时他也深深感到她已经不是他在普劳茨尤斯家里见到的那个莉吉亚了。的确,监狱和疾病的折磨使她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昔日的美貌。在普劳茨尤斯家里的时候,或者后来,他到密里阿姆家里去抢她的时候,他看到她真的像玉雕一样的美甌,如鲜花般的娇艳。可是现在,她的脸上却显露出了一种病态的透明的颜色,她的两只手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嘴唇发青,眼睛也不是以前那样的碧蓝了,就连整个身子也因为疾病的消磨而缩小了许多。金发的尤妮丝常常给莉吉亚送来鲜花,并把贵重的毛毯拿来,盖在她的脚上。这个奴仆现在和她相比,简直成了一位塞浦路斯女神。审美家裴特罗纽斯想在莉吉亚身上找到她昔日的光彩也找不到了,因此他只好耸耸肩膀,心想为了这个只不过是伊甸园中一个影子的女人,维尼茨尤斯是不值得饱受那么多的忧虑和痛苦,甚至差点送掉性命的。可是维尼茨尤斯爱的是莉吉亚的灵魂,他现在比过去更加爱她了。他觉得他守护着睡着了的莉吉亚就像守护着整个世界一样。第六十九章莉吉亚奇迹般得救的消息在那些死里逃生而活下來的基督教徒中很怏就传开了,信徒们纷纷前来看望这个显然受到了基督保护的姑娘。最早来探望的是年轻的纳扎留斯和他的母亲密里阿姆,使徒彼得一直躲藏在他们的家里。随后还来了一些别的信徒。他们和裴特罗纽斯家的奴隶一起,都聚在维尼茨尤斯和莉吉亚的身旁,聚精会神地聆听着乌尔苏斯讲述他的亲身经历。乌尔苏斯把他在自己的灵魂中怎么听到了主的声音,主是怎么要他去和野兽搏斗的经过都讲给了大家昕。他们在离去的时候都受到「鼓舞,肴到了希望。他们深信,在基督亲自来对人世进行最后的审判之前,他决不会让他的信徒在世上被斩尽杀绝。虽然迫害还没有哼」丨:,不管是谁、只要被指控是基督教徒,就会立即被当地的巡警抓去投人监狱,但是他们对于基督的这种信念却给他们增添了不怕牺牲的勇气柑力呈。牺牲的人数逐渐减少了,因为已经有很大一部分教徒被捕处死了。少数幸存者要么早已离开罗。,到外枰躲避这场风暴去了,要么藏在一些1-分隐蔽的地方。他们不再举行公开的集会,而只是偶尔到城外的地坑电去做一两次祈涛。怛还是有人在追捕他们,竞技大会结束后,一些新被逮捕的基督教徒不是留着以后待用,就是被立即处死。在罗马,现在虽然没有人相信他们是放火焚铙这座城市的罪犯,但他们依然被肴成是国家和人类的公敌,那些惩处他们的法今并没有取消。使徒彼得很久不敢到裴特罗纽斯家里来了。后来有一天晚上,纳扎留斯通报说他来了。莉吉亚这时已经能够独0行走,便和维尼茨尤斯一起出来迎接他,他们一见到他就抱住了他的双脚。彼得向他们问了好,他的心情也很激动,这是因为他看到基督委托他照管的羊群越来越少,而今天却能够见到他们。他一方面因为有幸见到他们而激动不已,另-方而也为他的羊群的不幸遭遇感到无限的悲哀。当维尼茨尤斯对他说“老师,是因为你的关系,救世主才把她送还给了我”时,彼得回答说:“送还给你是因为你有坚定的佶仰,也是因为那些赞美基督荣名的人到死也没有停止对基督的赞美。”很铋然,他所说的赞美基督荣名的人就是成千上万的信徒,他们为『倌仰被野兽撕碎,被钉死在卜字架上,在“野兽”花园里被火刑柱烧死。所以他在说这狴话的时候是万分悲痛的。维尼茨尤斯和莉吉亚看到彼得的头发全都內了,他的腰直不起来[他的脸上也显露出了悲哀和痛苦的神色,好像在尼禄的疯狂和暴虐下牺牲的这些人的苦难和不幸,他都亲身经历过似的。维尼茨尤斯和莉吉亚本来认为,既然基督自己都经受过酷刑和死亡的考验,那么任何人都不应当回避它。可是他们一看到彼得年事已高,再加上劳累和痛苦使他变得那么憔悴的样子,他们的心又感到如刀割斧劈似的痛苦。维尼茨尤斯打算再过几天就把莉吉亚送到那不勒斯去和蓬波尼亚会面,然后再和蓬波尼亚-道去西西里岛。因此,他恳求彼得也和他们一起到那里左。可是彼得把一只手放在维尼茨尤斯的头上,囡答说:“我的灵魂中又听到了主在提贝拉兹湖上对我说过的话:‘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朿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申出手来,别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懕意去的地方。’①我要永远和我的羊群在一起,这才是我正确的选择。”他们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好不做声了。波得又说道:“我的劳累快要结束了。伹我只有在主的家里才会受到殷勤的接待,得到永远的休息。”然后他转过身来,又对他们说:“请不要把我忘了。我曾经把你们当作亲生儿女一样地疼爱。你们的一生要干什么,都应当为了主的光荣。”他一面说,一面举起他的那双颤颤巍巍的年老的手,为他们祝福。他们也以为这可能是他们接受他的最后一次柷福,于是挨到了他跟前。但是命运之神还要让他们再见到彼得一次。过广几天,裴特罗纽斯从帕拉厂宫带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说宫里发现了皇帝的一个解放奴隶是基督教徒,在他那里搜出了使徒彼得和塔斯的保罗的书佶,还有雅各、犹大和约翰的书信。蒂盖里努斯早就知道彼得到罗马来了,他原以为,彼得早就和那成千上万的基督教徒一起被杀死了。因此,当他知道这两个新教的头人依然活在世界上,并且还在罗马城里活动之后,便下定夹心,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抓获归案。他们认为,只有杀丫这两个人才算是从根子卜1铲除了他们仇恨的这个新的宗教。裴恃罗纽斯从维斯迪努斯那里也听说,皇帝已经降旨,限三曰之内,把彼得和保罗两个人抓未,送到马梅登监狱里去。一队又一队的禁卫军被派到第伯河对岸去厂要对那里所有的住户进行严密的搜查。维尼次尤斯一昕到这个消息,就马上要去报告彼得。当天晚上,他和乌尔苏斯便披上高卢斗蓬,用风帽遮住面孔,一起到位于第伯河对岸区的边缘、雅妃库尔山脚下的密里阿姆家黾去了,那里是彼得居住的地方。一路上,他们看见军队在一些他们不认识的人的带领下,把居民的住宅都包围起来了,使这一地区笼罩着一片恐怖的气氛。还有丨午多人在好奇地围观,百夫长们对那些被捕的人进行审问,要他们招出彼得、西蒙和保罗藏在什么地方。乌尔苏斯和维尼茨尤斯赶在军队的前面,总箅平安无事地来到了密里阿姆的家里,在这里也正好遇见了彼得,他被一帮信徒囿在中间,还有保罗的助手提摩泰乌斯和李努斯也在他的身边。一听危险就要降临的消息,纳扎留斯便领着大家从一条秘密的通道来到了花园的篱笆门外,然后他们又来到了离雅尼库尔城门只有几百步远的一处已经无人采石的采石坑里。李努斯因为受审时被打断了骨头,至今尚未痊愈,只好让乌尔苏斯背着他走。到了石坑里后,他们才感到安全了一点。纳扎留斯即刻把他带来的油灯点亮,大家在灯光下开始秘密地商议,怎么才能使他们敬爱的使徙幸免于难。维尼茨尤斯对彼得说广老师,明夭天亮之前,你就和纳扎留斯一起到阿尔班山去吧!我们在那里接你,然后我们再一起到安茨尤姆去。那里巳经昏好了船只,会把我(门送到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岛去。你来到我们的家里,为我们的家庭祝福的那一天和那个时刻,将是我们一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和最幸福的时刻。”在场的人听了他的话都高极了。有的人马上劝使徒说:“你快去躲一躲吧,我们的牧人,你再也不能呆在罗马了。你要把活的真理保存下来,决不能让它和我们一起遭到毁灭,听听我们的劝告吧,我们像恳求父亲一样恳求你啦!”“以基督的名义,你就这么办吧!”另外几个人也拉着使徒的长袍说。可是彼得回答说:"我的孩子们,有谁知道主给他指定的死期是什么时候呢?”他现在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所以他并没有断言他不离开罗马。他的心中充满了疑虑和恐惧,因为他的羊群被拆散了,他的事业被毁灭了,火灾之前建立起来的教会就像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由于野兽的暴力、如今化成了灰烬,它给人们只留下了眼泪、回记、痛苦和死广。播下的种子本来已经长出了丰硕的果实,怛被魔鬼践踏在地里。天使们并没有前来拯救殉难的人们,相反的是,丨XI恶残暴的尼禄如今权势日炽,威名大震,成了所有大陆和海洋的统治者。这个上帝的渔大在孤独中有时举起双手朝天发问广主啊!我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坚持下去啊?你既然允I午这么强大的恶势力来征服和统治世界,那么傈我这样一个年老体衰的人又怎么去和它进行斗争呢?”他从痛苦已极的心泌深处不停地喊道广你叫我照管的那些羊群现在都已经死了,你的教会也不存在了,你的都城黾只留下了-片荒凉和深深的悲哀,现在你还叫我做什么呢?是留在这貼,还是带领剩下的羊群逃到海外去宣扬你的光荣的圣名呢?”彼得犹豫不决。一方面,他相信真理的生命是长存的,它能够战牲一切;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胜利的时刻还没有来到。主的光荣和威力比尼禄大-百倍,但他要等到最后作出判决的时候,才会来到人间,让真理取得胜利。他总以为,他如果离开罗马,信徙们都会跟随着他。他要把他们远远地带到加利利的茂密的森林里去,带到静悄悄的提贝拉兹海上:去,带到那些像鸽子和绵羊一样温和的牧人中去,那些牧人在香薄荷和甘松中放羊。这位老人越来越希望得到安宁和休息,他的心中向往湖泊,怀念加利利,他的眼里满噙着泪水。可是当他正要下定决心的时候,又突然感到心神不安了。他怎么能够离弃这座城市呢?那么多殉难者的鲜血浸透了这片土地,那么多张殉难者的嘴死前在这里为真理作证,惟独他一个人可以避免这一切吗?如果主问他:“他们都为自己的信仰牺牲了,你为什么要逃走呢?"他又怎么回答呢?他的那些日日夜夜都是在烦恼和忧郁中度过的。那些被辨子咬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被御花园的火刑柱烧死的信徒们现在可以安安稳稳地睡在主的身边了,可是他却不能平静地人睡,他觉得他比这些被刽子手诬陷面牺牲的人会要遭受更大的苦难。当黎明的曙光照亮房顶的时候,他那充满广悲哀的心灵深处仍在不断地呼唤着:“主啊!你为什么要在这个‘野兽、的巢穴里建立你的都城呢?你为什么要叫我到这里来呢?”在主死后的三十四年中,彼得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休息。他手持拐杖,走遍广阔的世界去传布“福音”。他在奔波劳累中把自己的体力消耗殆尽,直到最后他才来到厂这座世界首脑的城市,在这里奠定了先师的基业,可是他的基业却被这个恶魔的,把凶火沏底毁灭了。他知道,他应,重整旗鼓,开始新的斗争,“丁是这种斗争又是多么艰难啊!?边是皇帝、元老院、市民和像铁箍一样控制着这个世界的军队,还有无数的~市、漫无边际的领土和人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强大的权力;另一边却只有他,-个被年龄和工作压得直不起腰来的老人,他的那双颤颤巍巍的手连一根巡礼的手杖都拿不起了。被得有时对自己说,他没法和罗马皇帝进行较量,只有基督才能够战胜他。因此,他一听到这里剩下的少数几个信徒对他的劝告,所有这些想法在他痛苦的脑海里便一下子都浦现出来了。信徒们把他围得更紧了,而且再-:地恳求说:“请你躲一躲吧,拉比丨也让我们脱离这个‘野兽,的势力范围吧!”到最后,连孪努斯也向他低下了他的那颗受过痛苦折磨的头,说:“老师啊,救世主叫你饲养‘他’的羔羊,可是这里已经没有羔羊了,而旦明天也不会有。那你就离幵这里吧!到那些能够找到羔羊的地方去吧!不论在耶路撤冷还是在安提奥,在伊弗斯或者别的城市,上帝的教导都是深入人心的。你留在罗马又能起什么作用呢?如果你死了,那也只能扩大‘野兽,的胜利。主并没冇说明约翰什么时候就该死去,保罗是罗马的公民,不经过法庭的审判也不能惩处他。老师啊!如果恶魔的势力真的来侵犯你1那些丧失了信心的人就会问道广谁能比尼禄更加伟大呢?’你是建立教堂的基石,是[:帝的代言人,绝不能让反基督的恶魔战胜你,还是让我们去死吧!在主没有让这个使无辜若流血死去的暴君粉身碎骨之前,你可不要回到罗马去!”“请你看看我们的眼泪吧!”大家都不断地哀求道。彼得的眼里也流下了泪水。过『一会儿,他站起身来,把手伸向那呰跪在他身边的人的头上,说道:“赞美主的圣名吧!照主的意旨行事吧!”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显克维奇,第六十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