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的一角,冒死记录

我被带到一个摆着一台巨大的机器的房间,倒让我想起了夜审做瑜珈的经历。陈独秀再三叮嘱我不用担心,他们要给予我一些知识。是的,我真的不用担心,因为当我从这台机器上下来以后,我几乎什么都明白了。我的大脑中有了另外一个人的完整的记忆,这个人就是陈独秀的记忆,只不过他的记忆是从加入神山以后展开的。几乎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种机器的使用方法,所有的工作方式等等的3局运作的一切,都属于我赵雅君了。这种记忆非常的清晰,清晰到我觉得我就是陈独秀,或者说我曾经就是陈独秀。不过,这种记忆只有对事物的描述,没有任何的情感色彩,就只是很干净的记忆而已。神山中国区3局,除了陈独秀以外,中国神山3局一共有和我一样的主脑332人,分散在全中国的各个地区,3局总部有110人。只有身份特殊的主脑,才有权利得到陈独秀的记忆,而我就是那个身份特殊的人,并和陈独秀一样,保留了自己的名字,否则,按照神山的制度,我只能叫陈三秀,也就是说,我是第三个使用陈独秀记忆的人。而我为什么身份特殊,是因为我穿越那个奇点之后,我成为了目前3局中仅次于陈独秀的“大预言者”,一般的主脑,只能看到某个事物的一定时间后的几秒到十几秒的未来,而且一定时间,都是特别明确的。有的人能看到2个小时后的持续3秒内情景,有的人能看到3个小时后持续5秒内情景。林朝峰就能看到2个小时后某事物持续8秒内的情景。超过7秒的主脑,都是大预言者。而我是大预言者的王者,我的未来预言能力更加特殊,我能够自行选择多少时间后的未来,但是时间越远,持续时间越短,我能够看到长达50年后某个事物未来的持续一秒的景象,而一小时内到一个月内的时间,我能达到持续12秒。随后就逐渐递减,一直到50年。我尝试过超越50年,也做到了,极限可以达到100年,但是那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个事物的100年后的未来景象只持续0.01秒。模糊到根本无法看清。尽管我可以说50年,或者100年,但是这非常的不准确,甚至一小时内到一个月内,也不能特别的准确,这是我这种大预言者的缺陷,我并不能准确地说我看到的一定是5个小时后的未来,只能说大概是5个小时后的未来。所以,我还需要其他主脑的辅助进行时间的定位。不过,我这种主脑的作用,就比其他主脑要重要的多。陈独秀告诉我,我刚刚拥有这种能力,对时间的长短还缺乏控制,日后多做磨练,就会好一些的。陈独秀的厉害之处是他和我的能力基本一致,时间上尽管超越不了我,但是他能够非常准确的确定他看到的是多长时间后的未来,精确到分钟,如同他大脑中有一个钟表一般。其实所有主脑的观看未来的能力都是至少精确到秒的,2个小时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这也是神山发布的指令异常准确的原因,他们能够把时间段近似的主脑看到的信息组合在一起,这就能够比较详细的看到某个事物未来发生的情况,而进行各种部署。不过,看到未来是需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的,基本上使用一次,你至少要休息1个小时,才能再次发动。而且,未来存在非常多的“盲区”,就是无论是谁,都看不到某个事物的在盲区中的未来。未来好像是一出在大幕后上演的戏剧,每个主脑都拥有在这个大幕上的一个小洞,透过这个小洞,能看到未来戏剧的一个事物的情景,而每个主脑并不能一直趴在这个小洞上观看,主脑都是象一个钟摆一样,按照不同的时间和速度,刚好摆到一个位置上的时候,接近了那个小洞,于是就拼命看上一眼,然后又被带走了。甚至有的时候,这张大幕的一点点风吹草动,就能把这个小洞挡住,让你徒劳无功。至于这个大幕为什么会抖动,谁都不知道不清楚,我们只是未来的偷窥者,而不是未来的控制者。我和陈独秀比其他主脑更好的是,我们一直在小洞边,按自己的时间判断看未来戏剧中一个事物的情景,但是,我们看的也是如此的吃力,每次看一会就不得不休息一下。除此以外,还有一点是无法超越的,就是你无法看到你自己的未来。神山中国区3局是全中国地区专门负责情报收集、秘密渗透、重大事件策划的部门,也承担部分各地太岁人的寻找、培养和保护工作,比如陈景强就是3局的地方渗透人员;除3局外,神山中国区还有2局,林凤山就是2局的人员,2局是原体的培植部门,主要工作是对负责太岁植入人体,并监控成长情况,2局向神山世界总部直接汇报,并从神山世界总部获得原体,2局同时也执行太岁人死亡前后的意识信息处理;5局属于战争部门,拥有众多战斗性太岁单体,直接控制大型生物部队,执行太岁的销毁,暗杀,追踪,5局很多成员并不是太岁人,而是一些经过特殊洗脑并进行了一些生体机能强化的人类。除此以外,我知道中国区还有1局、4局、6局、7局、8局另外五个部门,但是这几个部门从事什么性质的工作,则完全一无所知了。3局的性质和工作,决定了这是一个异常庞大的部门,登记在册的正式成员,即拥有我手上红色标志的,多达9000多人,分散在全国各地;而我在C大队的状态的半正式成员,更是庞大,约有10万多人。徐德有也是太岁人,他和我一样,身体里有王太岁,所以被神山3局最终解救出来,吸收他成为了神山成员,执行和我类似的任务,就是渗透北京的卫戍部队,现在还在进行中,目前完成的情况很理想。徐德有加入了神山,亦背叛了台湾当局,根据情报指示,徐德有身边有一个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的女性,如同我和林虎的关系,这个女性就是孙丽,那个台湾特务钩三。赵德民,是身体里有王太岁的培植状态中,已经逐渐进入到成熟状态,正在预备吸纳为神山成员。这种身体里有太岁的人,全国范围内有超过5000万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恐怖的数量。但是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这类人都会成为神山的成员,有的只是在太岁成熟后,由2局和5局负责,将成熟的太岁取出,然后这个成熟的太岁会被2局带走,具体用途不明。太岁原体已经发展到第192代,基本保持着2年就会升级一代的状态,但是并不是新升级的太岁就会立即被移植到人类身上,而是要经过漫长的十多年的实验,才会大范围的移植,我在C大队时被指令告知的第四代太岁,实际上是187代太岁,在1966年大面积在中国地区植入人体,陈景强是186代,是可以被第一通道检测到的,这也是陈景强失踪回到3局的原因。而王太岁,是神山的最重要的太岁类型,无法知道王太岁是否也在换代,只是知道我是作为特殊目标,专门用了三天的时间完成了对我的检测,最终植入了这枚王太岁。这三天时间,就是我小时候失踪的那三天。王太岁,是充满了神秘的一种未知物,尽管我拥有了陈独秀的部分记忆,但是在我仍然对王太岁所知甚少,只知道王太岁独立存在的形态是一个非常小的可以发出金黄色耀眼光芒的鸡蛋状物体,可以存储、复制太岁人的意识、记忆、情感等等一切代表你这个人的个体的一切,包括你的肉体状态。如果没有王太岁,任何物体都无法穿越那个奇点,到达另一个平行的世界。那个奇点的能量之大,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能量能够穿越奇点,最多只是让奇点消失。而王太岁一出现,这个奇点就顺从了起来,而让人能够穿越,到达另一个平行的世界。当然,有的王太岁会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无法带着太岁人穿越,而会被奇点吞没,整个人就消失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这个平行的世界没有任何与你来的世界有不同的地方,唯一不同的只是你由于穿越奇点,你的思维可以比这个世界走的更快,所以能够看到未来。神山的秘密,几乎是无穷无尽,我能接触到的还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尽管我已经成为了神山的一员。

二十九年后。我知道,白色的光芒褪去了。一切的一切,都回来了,是那么的自然,是本来就应该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我似乎已经遗失了很多很多年了。我身上所有的环都一松,啪的打开了。我从床上慢慢的坐起来,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父亲,说:“赵二林,辛苦你了,我现在感觉很好。”赵二林走过来,说:“作为赵成的那段记忆怎么处理?”我指了指自己的头,说:“先留着,这段记忆我想先自己研究一下。”我,叫赵雅君。我终于回来了。这是一个长达二十九年的梦,这个梦的主人公就是我自己。我在整整二十九中,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赵成,直到今天我才清楚的知道,我叫赵雅君。我问那个以前就叫赵德民,现在叫赵二林的男人:“怎么,赵忆军改名叫赵雅君了吗?”赵二林说:“是的,按照计划,赵忆军在成为了你之后,改名叫赵雅君。”我笑了笑:“怪不得我是赵成的时候不喜欢赵雅君这个名字,因为我也不喜欢这个名字。不过,大家觉得,我到底是赵成还是赵雅君呢?”赵二林他们几个互相看了看,说:“你应该就是赵雅君。”我从床上起身,下地活动了一下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只是我知道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我跳了跳,说:“但是我怎么觉得我是赵成呢?我只是有了赵雅君的记忆而已。”赵二林轻轻笑了两声:“因为赵成就是赵雅君啊。”我点了点头,现在的我感觉自己的状态还是有点乱,我指了指自己的头,问道:“陈独秀还活着吗?我这里有他的记忆。”赵二林回答道:“他一直在等着你回来。”我说:“走吧。我要去见他。”在一个白色的房间里,我看到了快30年不见的陈独秀,他正垂着头坐在一个宽大的轮椅上,上方悬挂了不少的药品,看的出来,陈独秀已经是游走在生死的边缘,靠药物在维持着生命。我坐在陈独秀的旁边,轻轻的说:“我是赵雅君,我回来了。”陈独秀身体抖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咳嗽了一声,眼睛中一团死灰又闪耀出光芒,居然慢慢的说道:“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我就要死了。”我说:“复制的你还活着。”陈独秀说:“是的,他们活着,但是,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太岁之间不能通讯,复制是没有意义的。我很羡慕你,赵雅君。”我说:“谢谢你30年来,对我的保护,让我没有迷失自己。不过,神山已经提前发动了最终控制,不知道我们还来不来的及。”陈独秀说:“只能,试一下了。”我说:“神山的最终控制发动,真的所有人类和太岁人都会绝对的被控制吗?”陈独秀说:“是的,因为人类的自我意识本来就是始原体给予的。”我说:“神山真的认为控制所有人的意识,就能改变未来吗?”陈独秀说:“他们,是这样认为的,时间的概念是自我意识给予的,如果能让所有的人改变对时间的感觉,就能改变未来,而且,太岁人也永远不再能恢复自我通讯能力。”我说:“神山是想组成一个唯一智慧的生命,这太可怕了。”陈独秀说:“这其实就是生命,生命的最终发展,就是一个独立个体。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属于一个个体,属于那个始原体。我们死去,只是将自我意识回归到那个始原体。本来,就不存在个体,我们个体的感觉,只是始原体想了解这个世界。”我说:“始原体就是想控制世界,控制时间,而不是被控制。这似乎是唯心者和唯物者之间的争论,一个认为意识产生物质,一个认为物质产生意识。”陈独秀说:“你说的没有错,神山如果就是这个目的,也不用把我们所有人都做为筹码来赌博。也许,我们没有自我意识将没有生死的界限,但是做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无疑是快乐的。我不想让神山把我的快乐夺走。”我说:“我知道了,我会发动关联控制。你放心。”陈独秀说:“谢谢你。”然后脸上闪出一丝笑容,头一歪,死去了。我知道,随着陈独秀的死去,他大脑中的那个王太岁也会飞速的消散掉。一丝光线从陈独秀的额头射出,在空中只是闪动了一下,就不见了。这是一个王太岁的拥有者,死去时的景象,那一丝光线,可能就是回归到始原体的自我意识。我慢慢的站起身,最后看了陈独秀一眼,离开了这个房间。尽管我做为赵成存在了二十九年,这二十九年神山和深井的一切我并不知道,但是陈独秀将他这二十九年的记忆留给了我。神山已经找到了世界平衡打破的那个临界时间,所以神山提前发动了最终控制,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巧合,深井的关联控制本来只要再过一年就会完成能量积蓄,现在也被迫提前了。神山在毁灭了第一通道以后,一直不停的影响着世界,甚至已经准备好毁灭掉第二通道和第三通道。神山将在世界平衡打破的那个临界点上,用最终控制操纵世界上所有的有自我意识的生命,而让世界重新平衡后的格局,完全在自己的布局下。500年前,神山还没有能力发动最终控制,而现在神山将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神山的做法,对深井来说,是完全疯狂的。陈独秀用了一生的精力来发现神山的目的,而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尽管陈独秀也并不能确定是否完全正确,但是,深井再没有时间等待了,神山的最终控制的结果无论是怎么样,深井也必须发动关联控制。从作为赵成的经历里,我知道那个被徐德有杀死的A3就是王山林,这个人居然活了这么久,但是却死在自己的欲望之下。那个林虎,现在的C1,也终于在完全屈服在自己自以为正确的理想之下。那个可怜的雨巧,就是徐德有和孙丽的女儿。而李胜利这个可怜的人,也可以说是这个可怜的“我”,已经被原来赵成的意识替换掉了。而李胜利的意识,就藏在3局的关联控制中心旁边。已经做为启动关联控制的“燃料”之一,准备投入关联控制的火焰中。李胜利体内那个变异的太岁,正在被深井利用,作为躲避不断增强的神山的通讯限制的利器,在和深井的同盟者以及内部各单位的主脑们联系着,这些同盟者就是第二通道和A大队,他们共同对付的敌人就是神山。为什么这么普通的一个太岁,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异,有些能力甚至超越了王太岁,对于这个问题,陈独秀也没有给我答案。不过,赵成的经历却让我迷惑,赵成也是如此深爱着雨巧,我一旦触碰到这种感情,让我也觉得难以控制一般,尽管那个假的李胜利和赵二林告诉我,那是李胜利给赵成的一种幻觉,最终这种幻觉会害死赵成和雨巧。但是在我仔细的品位着赵成的感情时,我开始认为这不是幻觉,而是我本人的一种感情。因为很多深井都不知道,李胜利的意识本来就是我的。一直以来,赵成认为的李胜利,就是我自己的意识,赵成一开始的感觉没有错,他脑中的那个李胜利就是人格分裂,而我一直自己在和自己对话。只是因为不同的我所知不同,才会造成赵成和李胜利是不同的两个人的假象。赵雅君,赵成,李胜利,至始至终就是一个人。要清楚这一切,我只有把李胜利的意识找回来。在关联控制中心旁边的准备室里面,密密麻麻摆放着上万个太岁容器,每个太岁容器中储存着一个人的意识。这些太岁容器是一个个鸡蛋大小的太岁,插在一个个的金属底座上。每个太岁容器都发出淡淡的兰色光芒,而在这上万个太岁容器中,有一个很特殊。它发散的兰色光芒中,还有一丝淡淡的金黄色闪动着,这个容器中,装着的就是李胜利的意识,也是我的意识。我把这个太岁容器取下来,握在手中,顿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涌来,它好象要向它的主人讲述一个故事。赵二林,陈一秀(陈独秀的第一个复制体),陈二秀陪同着我,他们可能并不知道我为什么对这个太岁如此的感兴趣,但是,我是陈独秀的指定接替者,他们并不想向我询问一切的原委。他们认为我的所有举动都是有道理的。是的,当我拿起李胜利的意识的时候,我首先考虑到的就是完成启动关联控制的事情,我必须把我是谁的问题解决掉,我才能恢复所有的能力。尽管我恢复了赵雅君的记忆以后,能力大大的恢复了,但是赵成这个身体似乎并没有完整的保留住我的能力,我如果想能够完全恢复到最开始的大预言者状态,我有必要将这个非常纯粹的我以前的意识恢复到我的身体里去。不仅是为了启动关联控制,也是为了知道赵成给我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在赵二林他们的帮助下,尝试了数次将李胜利的意识移植到我的体内,但是每次都失败了,好象这个意识和我并不兼容。最后不得不停止了这种尝试。我询问陈一秀是否可以把李胜利的意识还给他,但是陈一秀很肯定的说,李胜利体内的太岁变异的状况很严重,如果恢复李胜利的意识,很可能这个变异的太岁将无法控制。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神山对第二通道的第二次总攻开始了。如同赵成和徐德有的交谈,第二通道这次再也没有抵挡住神山的总攻,战斗持续了三个小时,就完全陷落了。最后第二通道采用了同归于尽的做法,在第二通道中释放了核弹,北京只有轻微的震感。不过,一切都是无法挽回了。深井按照约定,解救了徐德有、雨巧以及四长老,并将他们送到了3局的总部。当我在关联控制中心看到雨巧的时候,我险些失控,这个在赵成记忆中如此深刻的女人,让我看到她的时候也几乎难以控制。雨巧一直在颤抖着,紧紧的抓着徐德有的衣服,而徐德有则一脸死灰的毫无表情。徐德有身上的黑色制服已经被撕成碎布条,一条一条的挂在身上,显得异常的狼狈。他见到我,才低声的说道:“你现在是赵成,还是赵雅君?”我回答他:“现在,我是赵雅君。”徐德有惨烈的笑了笑:“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但是是这样的一个情景。”我说:“你们还有机会。”徐德有呵呵笑了两声:“机会?20年前,你们逼我造反,成为第二通道的领导人,其实就是在转移神山的注意力,只是我没有想到深井是深井,神山是神山。”我说:“并没有人逼你,我们只是想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人。”徐德有说:“你们故意保留了第一通道太岁通讯的成果,并不断的诱惑A大队深入的了解神山的秘密,最终让A大队也成长起来。你们的算计真是高超啊,包括你用无辜的赵成的身份,故意让赵成成为第二通道的一员,也就是想让第二通道发动太岁通讯的能力,结果,第二通道给你们争取到了时间。赵雅君啊赵雅君,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绝对不简单,连孙丽,这个可怜女孩子的妈妈,到死的时候都认为你是一个最强大的对手。”我淡淡的说:“徐德有,你说的没有错。不过,不是我一个人的能力能够布局好这一切,深井靠的是全体的力量。”徐德有说:“你二十九年前死去了,但是你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自己命运,没有人能够安排你的命运,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主意,其他的人只是在辅助你罢了。”我还是淡淡的说:“随便你怎么说,我现在只是一个执行者,这二十九年来,我亲身经历的只有赵成的故事。”徐德有从身后把雨巧拉出来,愤怒的吼道:“赵雅君,你不要给自己找借口。你以为你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被动者,甚至把自己那些肮脏的记忆抹掉,你就能够成为一个正义者吗?我女儿的悲惨,就是你一手策划的!你以为你追求的是同类的解放?呵呵,你只是为了你自己而已。”我有些惊讶,说道:“什么叫我把自己的记忆抹掉?”徐德有说:“你在装糊涂吗?你不信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那些人。”我看了看站在我身边的陈一秀,说:“我的记忆不完整吗?”陈一秀说:“是的,很多事情都是你活着的时候策划的,只是你自己要求把这些记忆抹掉。甚至,你自己给自己虚构了一套记忆。”我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做?”陈一秀说:“你在加入神山之后,绝大多数记忆都是你自己编制的,你只保留了你觉得可以留下来的。因为,你想让自己纯净进入关联控制后的人生。”我说:“那我到底干了什么?”陈一秀说:“抱歉,我不能说。你规定了这是深井的秘密之一。”徐德有说:“赵雅君,你从来没有停止过仇恨我,因为我夺走了你心爱的女人孙丽。但是你把你记忆中这一块完全的抹杀掉了。深井为了让你复活之后成为一个完美的领导者,几乎把你的所有记忆都编造了一遍。你害怕在关联控制后,其他的人了解到你的肮脏的灵魂。我被通知,赵成只是深井选择的一个替代者,没想到就是你本人。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杀了你,而对那个赵成还报着一丝希望。”我呵呵笑了起来:“徐德有,你真是一个会编故事的人。你说的我一句都不相信。你不要激动,我知道第二通道的毁灭对你而言很不好受,但是编故事来影响我的思维,毕竟是不好的。”我转头对陈一秀说:“谢谢你诚实的告诉我,我对我以前到底做过什么,并不感兴趣。我现在的状态很好,就算我失去了一些记忆,既然是我自己要求,我相信绝对是有道理的。”陈一秀微笑着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我吩咐赵二林:“把冯三祥叫过来吧,检查一下徐德有的身体。还有,叫李胜利也叫过来,和雨巧见一面。”我看着雨巧,心里默默的想:“至少我应该兑现赵成的承诺。”徐德有仍然不屑的看着我,我也不想再搭理他,这个人二十多年,好象的确了解到不少东西。我只是觉得徐德有的逻辑很奇怪,深井一直就存在,我只是最后的关联控制发动者,他似乎认为我就是深井的设计者似的,我又不是生存了几百年的老妖怪。冯三祥是神山2局的人,当然他也是一个深井。当冯三祥出现的时候,雨巧就尖叫了起来:“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并拼命躲在了徐德有的身后,盯着冯三祥害怕的说:“A医生,A医生。”冯三祥笑眯眯首先向我示意了一下,然后冲着雨巧说:“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徐德有一下子爆怒了起来:“是你害了我女儿!”冯三祥还是笑眯眯的说:“请听我解释,我只是执行深井的指令而已。你的女儿你是要求植入王太岁的,但是不好意思的告诉你,她只是一个新型王太岁的实验品,她是第一个身体里既有王太岁又有普通太岁的实验者,可惜的是,实验失败了,我们只好给她做了解剖,挽救了她一条性命。不过她的一部分记忆也被清除了,我们释放了她,想用她来吸引李胜利身上变异的太岁,没想到成功了。这也让深井光明正大的获得了李胜利这个变异太岁的研究权力,而躲过了神山的追查。仅仅是如此而已。”徐德有吼道:“谁叫你这么做的!”冯三祥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去,还是笑眯眯的对徐德有说:“我只是按照指示做事。”徐德有冲上一步,就要抓住这个A医生,A医生略略一躲,就闪开了,笑眯眯的说:“徐司令,你对我们很重要,不要做些不理智的事情。没有黑制服的你,只是一个快60岁的老头而已。如果你再这么激烈运动,你身上的伤口会爆裂的。”徐德有站在原地怒目而视,最终又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恨恨的说:“赵雅君,你解气了吧,你就是想把我弄来,戏弄一番!我的重要性就是让你一解我从你身边夺走孙丽的恨!”我笑了笑:“徐德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要把矛头指向我,我对雨巧的过去,一无所知,而且,我对孙丽的事情早就忘了,没有什么兴趣。”我话音刚落,就听到雨巧高呼一声:“黎明哥!”然后迅速向一个人跑去。这个人就是已经被换成以前赵忆军意识的李胜利。雨巧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李胜利”面前,一把就把“李胜利”抱住了,满脸泪水的喊着:“黎明哥,我找你找的好辛苦,黎明哥,不要再离开我。”不过这个“李胜利”淡淡的笑了笑:“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黎明哥了。”雨巧一怔,松开了双臂,退后了两步,这个“李胜利”也没有任何反应的站立在那里,只是满脸的笑意。雨巧呆呆的站立着,歪着头看着这个李胜利,突然双眼涌出了大滴大滴的眼泪,紧紧的抿着自己的双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雨巧的双拳紧握着,全身战栗着,如同一片寒风中发抖的叶子,如此的无助失落。“李胜利”似乎有点于心不忍的说:“雨巧,李胜利已经不在了。我叫赵忆军。”雨巧还是紧紧抿着自己的嘴唇,她的眼神终于从“李胜利”的身上移出来,轻轻的说:“我知道了。”然后雨巧转过身来,对我点了点头,说:“成哥,谢谢你。”话音刚落,人就身子一软,摔倒在地。徐德有大叫一声,冲上去扶起雨巧,把雨巧抱在自己的怀抱中,老泪纵横的说道:“妮妮,都怪爸爸不好,都怪爸爸不好。妮妮,你醒醒啊。”雨巧轻轻的扭动了一下,微微睁开了眼睛,说道:“爸爸,你的女儿死了,你也要活下去。”徐德有说:“爸爸没有了你,也不会活下去了。”那个A医生又靠了过来,笑眯眯的说:“父女两都好好的活着,别总是死啊死的。”徐德有突然爆吼一声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他的右手猛的发出了耀眼的黄色光芒,只听咔嚓一声,居然插进了A医生的胸膛。A医生脸色一变,只把嘴巴一张,就头一歪,一动不动了。徐德有哈哈笑道:“妮妮,爸爸给你报仇了。”话音刚落,手臂的黄色光芒就向身上延伸着,并一下子覆盖了全身,眨眼之间,人就消失了黄色的光芒中,只听当啷一声,从黄光中掉下一根小小的金属棒,那黄光收回到这个小小的金属棒上,迅速的消失了。A医生也身子一软,居然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也摔倒在地上。陈一秀走过去,把那根金属棒捡起来,对我说:“真会藏,居然藏在徐德有胳膊里。”我淡淡笑了下,对陈一秀说:“叫冯一祥,冯二祥来把冯三祥带走吧。”然后,我看着正坐在地上呆若木鸡的雨巧,又看了看“李胜利”,心中还是隐隐的升起了一丝不快,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这种情绪。对赵二林说:“把这个女孩子保护好。我要单独见她。”我并不后悔我这样安排了徐德有和我的见面,以及雨巧和“李胜利”的见面,我只是觉得有必要告诉他们真相。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冰山的一角,冒死记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