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蛇神 倪匡(ní kuāng )

罗开被麻醉针射中 “半秃男子”陡然昂头哈哈一笑,所说的话,使得罗开目瞪口呆,在一笑之后,罗开听到的话竟然是:“这很容易,亚洲之鹰罗开,无论如何,不会是卑鄙小人。” 罗开不但发愣,而且心中隐隐感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屈辱和失败。 那“半秃男子”是什么人,他一点也不知道,甚至连对方究竟是男是女,由于对方的化装术太清湛的缘故,他都难以肯定。 可是对方却早知道他是什么人! 他本来就感到在和对方的交易之中,自己一直处在下风,这时更是不用说了,这种失败之感,绝不好受,所以他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应付才好。 而那“半秃男子”在这句话一出口之后,已经十分迅速地退到了门口,罗开陡然想到的是,不能让对方就这样离去。 所以,他一个箭步,陡然跨出,一伸手,就向对方的手腕抓去。这一抓,是他武学中的绝学,对方闪避的再快,也难以逃得脱。 果然,他才一出手,闪电也似的五苹强有力的手指,已经抓住了对方的右腕,可是也就在同时,对方左手一扬,一柄式样相当奇特的手枪,已经对住了他的胸口。 罗开陡然一愣,手臂一挥,想将那“半秃男子”的手臂反扭过去,如果他的动作够快,还是可以占上风的,不过他手臂一扭间,“半秃男子”的手臂,并没有被反扭过去,而是对方手中形式奇特的枪,突然发射,射出一枚七、八公分长的钢针,恰好射在他发力去扭人的手臂的臂弯上。 钢针一射中了他,他臂弯一阵发麻,变得什么力道也使不出来,心中大骇之余,连忙跃退。他一生之中,冒险生活的历程中,从来也没有这样狼狈过,即使在和不可测的“时间大神”的对抗中,他也没有这样子狼狈过。 尤其,当他跃退之后,整条右臂,已几乎失去了知觉,他知道钢针中一定有着药物,他也不知是什么,不知道进一步的后果会怎样。 更糟糕的是,对方手中的枪,仍然对准了他,而且神情是嘲笑到了极点,正发出“啧啧”的声音:“咦,怎么动起手来了?是你先动手的,对不对?” 罗开闷哼了一声,一面迅速地运用密宗气功中运气的方法,消除手臂上发麻的感觉,一时之间,虽未收十足之效,但是也使他知道,钢针上的药,只是麻醉药,并不是什么剧毒的毒药。 但是他的鼻尖上,仍不免冒出汗珠来,因为:如果是剧毒的毒药呢?那么,他这时,可能已经是一具尸体,而不再是一个处境如此尴尬狼狈的人了。 他不禁苦笑,一刹那间,真感到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下,死人或许更好,至少不必设法如何应付眼前这种惨败的局面。 他在无法可施之余,又闷哼了一声:“即使你认出了我的身分,也不该叫出来的!” “半秃男子”点头:“对,这是我的错,所以我刚才发射的只是麻醉针,而不是毒针,如果是毒针,别说你,一苹骆驼,也早已死了!” 罗开这时,毫无疑问,处于劣势,但缓缓运转着内息(这是气功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人都懂的一种运气的方法),手臂上的麻木,在迅速减轻,他已经可以缓缓挥动手臂了。当他开始摇摆手臂之际,“半秃男子”对他复元得如此之快,也不禁现出了一下讶异的神色。 罗开知道,在劣势之下,自己必须镇定,极度的镇定!他使自己头脑尽量清醒,伸手把射进手臂的钢针,拈了出来,一面道:“是吗?那真要感谢你的仁慈。” 他口中说着一些没有意义的话,一方面,心念电转,思绪在刹那之间,已不知思及了多少事。 他首先想到的是:在冒险生活的领域之中,尽多使用各种各样独特武器的人,有哪些人是善于使用钢针的呢?罗开首先想到的是东方三侠中的木兰花。不过他立时可以肯定,眼前的对手,决计不会是木兰花。一来,木兰花绝不会做这种“出售古蛇神庙”的鬼头鬼脑的事,二来,对方刚才提及,那柄形式奇特的枪还可以发射毒针,而木兰花是决计不会用毒针的,她只用麻醉针。 除了木兰花之外,听说蜂后王国中的一些厉害脚色,也使用钢针,她们自认是蜂,使用钢针,自然顺理成章。 可是,有这个可能吗?眼前这个“半秃男子”,竟有可能是蜂后王国的人? 企图试探对方身分 罗开一想到这里,脑细胞的活动,成倍地加速。他到这里来,是受蜂后王国委托而来的,而交易的对象,竟然也来自蜂后王国,这似乎不可思议,但是却也不是绝无可能。 如果“半秃男子”的行动只是个人行动,蜂后王国的高层并不知道,那就有可能了。 而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么,以蜂后王国这样一个戒律严密的组织而言,成员的私人行动,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处! 一想到这里,罗开感到,自己已经可以从极度的劣势之下,开始扭转过来了。 他在刹那之间,想到的事虽然多,但所花的时间极短,至多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而已。 而这时,他的手臂也已经可以作大幅度的挥动,他看起来,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笑着:“你的化装术真高明,刚才我几乎以为你根本是男人,只不过改变了声音而已。” “半秃男子”愣了一愣,冷笑着:“你还想玩什么花样?从你刚才的表现看来,我真有点怀疑你是不是真的亚洲之鹰。亚洲之鹰,是应该神通广大,不应该那么不济事的!” 罗开笑了一下:“人总有失手的时候──令我确信你是女人化装的是,我忽然想到,蜂后王国之中,根本没有男人的!” 罗开这时,其实还未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蜂后王国中的人,他这样说,只不过是试探一下而已。自然,他也早已注意对方在听了这句话之后的反应。 “半秃男子”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身子一动也没有动过,可是他的手,却微微抖动了一下,几乎是难以觉察的一种反应,但是却逃不过罗开锐利的眼光。 罗开知道自己的估计,就算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也差不多了! 九、“又老又丑”的女人 罗开信心大增,“哈哈”笑了起来:“真怪,我猜你的行动,蜂后一定知道!” “半秃男子”的眼中,又闪出一丝凶光来──他的双眼,自然也经过精心的化装,甚至可能服食了某种药物,改变眼珠的颜色和瞳孔的大小,也有可能配戴了隐形眼镜来改变眼睛的形状。 但是,一个人的心念如何,还是可以在经过精心化装的眼睛之中显露出来的。 一看到了对方眼中显露了这样凶狠的神色,罗开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料中了。正因为自己料中,所以对方的心中,已起了杀机,想要杀自己灭口了! 他身处劣势,是从他的身分被对方认穿了而开始的,这时,他也认穿了对方的身分,自然而然,劣势就开始消失。他伸手向对方指着,带着微笑:“参加交易会的人,当然都受着主持人的保护,在会场之中杀人,我看不会有好结果!” “半秃男子”呆了极短的时间,大约只有十分之一秒,才若无其事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罗开只是反问:“是吗?” 在罗开的这种态度之下,“半秃男子”又现出了十分短暂时间的不安,然后,她以嘲弄的口吻道:“亚洲之鹰竟然自己不能保护自己,而相信交易会主持人会保护他,真的,先生,你就是亚洲之鹰?” 劣势既已扭转,对方的话虽然极尽讥讽,但也不会令罗开再感到难堪,他耸了耸肩:“蜂后如果知道了她的属下之中,竟有人拥有如此罕见的宝石,你猜她是不是会生气?” “半秃男子”磁性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一面说着,一面把手中形状奇特的枪举了起来,对准了罗开的眉心,罗开在对方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之中,知道了自己所料,一点不差,看起来形势凶危,对方只要一动手指,就可以把他杀死,但是他知道,实际上,这时自己已经占了优势。 他哈哈一笑:“听说蜂后对待下属极严厉,比较起来,中了毒针,立刻死亡,算是最好的了!你可是打算射死我之后,立即自杀?” “半秃男子”的声音,仍是由于恐惧而形成的尖锐:“你死了之后,就不会有人知道我是谁!” 罗开“啧”地一声:“请别改变你那么动听的声音,虽然人在害怕之中,免不了会声音发尖的。” “半秃男子”发出了一下如同呻吟似的声音来,罗开知道对方离开崩溃的边缘不远了,于是他进一步进攻:“别太低估了蜂后的能力,自然,也别太低估了我,亚洲之鹰的能力。我到这里来,和另一个人保持着密切的联络,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那个人全知道!” 身分被揭惊惶失措 “半秃男子”的身子震动了一下,罗开续道:“那个人的名字你自然也知道。浪子,浪子高达,听说他最近和蜂后来往甚密?” “半秃男子”终于发出一下呻吟声来,口唇颤动着,可是并没有说什么。 罗开微笑:“你想说什么?哦,我知道了,你想说,就算我讲的一切,全是真的,那又怎样,蜂后有上千个属下,查不出是你来的!” “半秃男子”的情绪,几乎全被罗开的话所控制了,当罗开这样说的时候,她竟然不由自主点着头。 罗开大笑了起来,一面伸手,拨开了对准了他眉心的枪,同时手指一弹,弹中了对方的脉面,使得对方手指一松,手中的枪落了下来,罗开一伸手,轻轻巧巧,把那柄枪接在自己手上。 对方连最后一丝优势也丧失了! 罗开仍然笑着:“再一次提醒你,别低估了蜂后!她能建立一个王国,自然有办法弄清楚她每一个属下的行动。例如,谁曾和荷兰的国家秘密档案局的人有来往,等等,我看一下子就可以弄明白的!” “半秃男子”身子发着抖,喉际发出呻吟声,站立不稳,在退出了几步之后,一下子坐倒在椅子上,喘着气,在望了罗开半晌之后,才喃喃地道:“你……不是人,你简直是魔鬼!” 罗开向对方微微鞠躬:“你太恭维了,我是人,姓罗名开,外号亚洲之鹰。其实你也不必太难过了,我和你相见之后,一直处于劣势,使得我反占上风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蜂后的手段实在太毒辣了,在你的心中,早有着极度恐惧的阴影潜伏着的缘故!” “半秃男子”声音发着颤:“你……你要什么条件?” 罗开摊了摊手,将他刚才夺到手的那枝枪,放在桌上:“我从来不在自己占尽上风的时候,胁迫对方答应条件,这样做太缺乏体育精神,也太没有君子风度了!” 他说着,已经走向门口,当他的手握住了门柄之际,他才又道:“欢迎你来找我谈谈,我住在四二四号舱房。” 他说着,已准备拉开门来了,可是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充满磁性,十分动人的声音──对方竟在那么短的时间中,完全恢复了镇定,这也使得他十分佩服,那动听的声音道:“你会失望的,我是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 这句话之中,已经充满了挑逗的意味,罗开怎会听不出来? 他淡然一笑:“外间都说,蜂后王国中最老最丑的成员,站出来都比世界小姐动人,别忘了蜂后王国的信条,只有美女才能征服男人!” 他话一说完,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这时,他的思绪其实还是十分紊乱,别说刚才那些惊心动魄的变化和处于绝对劣势的尴尬了,事情本身也够离奇的了。 蜂后王国委托他来进行交易,交易的另一方,居然也是蜂后王国的成员!这个成员是单独的个人行动,这一点已经可以肯定,也正由于她是个人行动,怕组织知道,才被罗开的一番言语,说得转胜为败的。 罗开要考虑的是:蜂后王国的高层,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一点消息,知道自己的成员之中,有人向组织隐瞒了这样巨大的一笔财富? 还是,根本不知道,一切全是巧合? 弄明白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那需要全然不同应付方法! 罗开肯定他的交易对手,一定会来找他的,所以他在回到了自己的舱房之后,舒服地坐着,缓缓地喝着酒,同时也想着那两颗罕见的宝石──这样的宝石,如果以吨来计算的话,实在是难以想像的事! 蜂后王国自然想得到这一笔惊人之极的财富,尤其,蜂后王国所有的成员,全是出色的美女,美丽的女人和美丽的宝石,都是造物主的结作,蜂后王国如果拥有了那么多的宝石,拥有了超级的财富,那么,这个王国就可以由幕后而转为实在──一个实实在在的王国了! 罗开想到这里,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 当那一双妙人儿要他来进行一项交易,买一项礼物送给她们的教母之际,随便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件事的牵涉,竟会如此之广。牵涉到的钱财数字,会如此之大,甚至会进一步关系到一个王国的兴起。 罗开最后想到的是:世事真是难以逆料!看来自己已经牵涉进这件事中,再也摆脱不了了。事态发展下去将会怎样,这时完全无法知道。 “半秃男子”的真面貌 当他再起身去斟酒时,悦耳的门铃声响了起来。罗开自然知道那是他的交易对手来了。 他脚步轻松地走过去,将门打开,一面已弯腰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门外是有一个女人站着,不过她并没有走进来,因为她是背对着门口的。 罗开首先看到的,是一头银丝一样的白发,形成一个又一个鬈曲的大波浪。这种纯银一样颜色的头发,并不多见。接着,罗开看到的,是蜜色的肌肤──门外的女人穿着一件露背装,V字形的露背设计,不但令她的背部全部裸露,而且令她的腰际,也有一半裸露,V字的尖端,已经接近她的臀部了。 裸露着的腰和背,看来美丽诱人,给人以一种异样的柔软腻滑之感。 罗开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欢迎你,又老又丑的女人!” 那女人发出了一下轻笑声,缓缓地转过身来。 当她转过身来之后,罗开还是看不清她的脸面,因为她的手中,拿着一个连有长柄的蝴蝶面具,遮住了她的脸。 不过,罗开已可以看到她深深的乳沟,和诱人的、丰腴的手臂。 眼前这样的一个女人,实实在在,无法和刚才那个“半秃男子”联想在一起的,但是那确然又是同一个人!因为这种充满了磁性甜腻的声音,是难以模仿的。 她一面向前走来,一面仍举着面具,同时道:“希望你不会把我赶出去!” 她说着,把那蝴蝶形的面具,渐渐向下移,罗开先是看到了一双经过刻意修饰的眼睛,但就算完全未经修饰,罗开也相信这双眼睛具有勾魂慑魄的能力,眼波流转之际,有嗔,有喜,有挑逗,有承受,说不出的千变万化,风情万种。 罗开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气,这当然不会是属于年轻女孩的眼睛,年轻女孩的眼睛再美丽,也不可能到达这样的风情。 只有成熟的女人,才能有这样的眼波,才能有这样的风情! 十、风情万种柔骨美人 在流转时,充满了艳和媚的眼波下,罗开已经感到了一阵阵的心醉。蝴蝶形的面具继续向下移,挺秀的鼻子,故意抹着太浓的红色胭脂的双颊,散发着盛放花朵一样的灿丽,然后,当面具终于移到了她的胸口,虽然遮住了她诱人的胸脯,但是却也显露了她更诱人的红唇,红唇在颤动,自红唇白齿之间,吐出了那腻人的声音,再配上闪动的眼波:“失望了?” 罗开没有说别的,只是盯着她,口中不住发出“哦”、“哦”的声音来,过了好一会,他才由衷地道:“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她微咬着下唇,使她的神态看来更加娇俏:“你可知道一个真正的女人需要什么?” 罗开立时道:“一个真正的男人!” 她的声音更甜腻:“这是造物主的安排,谁也不能反对,是不是?” 罗开当然同意:“是的,谁也不能反对,谁反对,谁就违背造物主的原意了!” 她向罗开走过来,罗开轻轻地拨开了她的银发,在她耳轮上轻轻咬了一下,她立时发出了“嘤”地一下娇呼,整个人柔若无骨地投进了罗开的怀中。 当罗开搂住了她的细腰之际,他几乎可以肯定,怀中的这个出色的美女,一定受过软骨的训练,她整个人是那么柔软,那么滑腻,那么使人有如意之感。 而不多久,罗开立时证明了自己的第一感觉是对的,她几乎能做任何姿势,每一个看来是不可能的姿势,都把她美妙的胴体的种种诱人部份变得更诱人,鱼龙曼衍之际,罗开目为之眩,神为之夺,而她则不断地变换着媚姿,每一个媚姿都和她风情万种的眼波,曼妙甜腻的声音相配合,把欢愉推向一个又一个,简直不可能攀登的高峰,一直到上触天际! 等到静了下来,她简直像是罗开身上的一部份,紧偎着罗开的时候,她细喘着:“鹰,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罗开摇头:“我知道,你的名字是女人,真正的女人!真正的女人!” 她把脸埋进罗开的怀中,以致她的声音,听来有点模糊:“你太夸奖我了!” 罗开的声音也有点模糊:“你不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可以肯定,我一定会记得你,一定会!” 她偎依得更紧:“我也是!” 他们紧拥着,又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略抬起头来,手指的指尖,在罗开的胸膛上轻轻地移动着,银白色的发丝,飘忽在罗开的身上。她的声音听来更是软腻:“我一见到你,就认出你是什么人来了,我以为我们的交易,是可以成功的!” 罗开“嗯”地一声:“一定是我使用这个化装的次数太多了!” 罗开隐瞒买主身分 她娇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令罗开像是陷身在糖浆之中一样:“我们有十分详尽的档案资料,尤其是世界上那些出名的男性,资料更是详尽,你已经算是资料少的了,但我们也知道你经常使用的那八个化装是什么样子的!” 罗开的手在缓缓移动,喃喃地道:“以后,再也不能用那些化装了!” 她笑得更甜,半伏在罗开的身上,道:“我的名字是安歌人。” 罗开半闭着眼:“嗯,好名字,BOMBUSAGORUM?那是一种十分美丽,赤黑相间的蜜蜂的学名。” 安歌人诱人的嘴唇,由于惊讶而成了一个圆圈:“想不到你的常识那么丰富!” 罗开把她的头按下来,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早就听说,蜂后王国中的上层人物,都以各种种类的蜂的学名为名字,恰好记得几种蜂的学名,自然就会想得起来,没有什么特别!” 安歌人眼波流转:“谁知道,在交易上,你竟是那样令人失望!” 罗开笑了起来:“坦白说,这宗交易并不是我自己要进行,而是受人之托的。” 安歌人流动的眼波之中,立时现出了询问的神色,罗开摇头:“不必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安歌人把脸紧贴在罗开的胸膛上:“现在呢?现在你是不是决定自己进行交易?” 罗开想了一想,手顺着她的背脊向下滑:“很诱人的交易,但是我受人之托在先,除非我的委托人放弃,我不便中途把人家的交易抢走!” 安歌人吸了一口气:“你的意思是,我不必再去找别人接头,至少要听你的回音?” 罗开轻轻地拧了她一下:“你不是说一直无人问津么?难道现在有了第二个买家?” 安歌人道:“是!” 罗开轻托起她的下颚来,直视着她,她道:“是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手法。” 罗开缓缓摇着头:“我劝你别再去见任何买家,宝贝,别再去见。你要出卖的东西,在你展示那两颗宝石之前,一点价值也没有,而在你展示那两颗宝石之后,你就等于徘徊在鬼门关前一样!” 安歌人有点不屑地撇着嘴,那种神情,使她看来在成熟的风韵之中,带着几分稚气:“谁不是在鬼门关前徘徊?我会保护自己!” 罗开叹了一声,他只好说得直接一点:“怕只怕买家恰好是蜂后王国,而又认出了你的身分来!” 安歌人陡然震动了一下,伏在罗开身上,不由自主喘着气,连声道:“你提醒我了,我不再去见任何买家,只等你的回音!” 罗开享受着她喘息时两人身体的交合,安歌人又道:“我的化装是无懈可击的──” 罗开指着她的鼻尖:“你不肯改变好听的声音,证明你是女人──” 安歌人立时道:“可是更多人以为我的女声,是装出来的。” 罗开笑了起来:“要是能装出那么好听的声音来,所有女人都会学这种声音!” 安歌人紧搂着罗开:“你真会说话。” 罗开又道:“其次,自你特制的手枪中,射出来的是针,不是子弹,这是蜂后王国成员常用的武器!” 安歌人道:“是啊,我们是蜂,而针是蜂的唯一武器!” 罗开低叹了一声:“难道你们没有想到过,不论是什么蜂,在用针螫人之后,它自己也必然会死亡的?” 安歌人闭上眼睛一会,才又忽闪着她媚人的眼波:“这样,才够壮烈浪漫,是不是?” 罗开没有说什么,她又道:“那么,你又怎知道我的行动是个人行动,未曾得到组织的同意?”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极其简单,但是不明白的人,只怕再也想不出来。 委托他来进行这项交易的那一双妙人儿,是和蜂后十分接近的人物,她们没有不知组织内部这样大事的道理。 不过,罗开却没有将真正的原因说出来,他只是道:“那两颗宝石太罕见了,我想,蜂后王国的财政状况再坏,也不会出售它们的!”

目标相同合作行动 两人坐了下来,燕艳忙着招待她们,两人一起摇头:“都不是!” 卡娅补充道:“因为一件事,我们两人的目标相同,既然目标相同,自然可以合作。” 罗开高兴地笑着,他和黛娜,和卡娅,都有一段难忘的情缘,而且,他知道这段情缘还在持续着,见到她们突然出现,自然高兴。 黛娜美目流转,向着卡娅:“你看,他一点好奇心也没有,竟然不问我们合作要进行的是什么事?” 罗开笑道:“你们都是有高职衔的情报官,为国家利益进行活动,和我这个平民,又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们怎知道我在这里的,与我切身利益有关,非问上一问不可。” 黛娜的神情有点幽怨:“你忘记了你给我一个紧急情形下可以联络到你的所在的电话?” 卡娅也翘着她诱人的嘴唇:“我以为这个电话,只有我一个人才有的!” 罗开的确有这样一个秘密的联络电话,那个电话联接着一副十分精良的仪器,罗开把自己的行踪,对着电话说了,他的话就会被记录下来,别人打这个电话给他,要留言给他,也会有录音。这使得罗开不论身处何地,只要是有电话之处,就可以和人联络。 他到开罗之初,曾打了一个电话回去,但只说他在开罗,未言及其他,然后,他再也没有打过这个电话去看看有什么人找他。 这个秘密电话的号码,他告诉过黛娜,也告诉过卡娅,但真的只有她们两人,连燕艳也不知道。而此际,黛娜和卡娅,都大有抱怨之意,罗开想要解释也无从解释起,只好含糊地一笑:“哦,对,你们知道我在开罗,要把我找出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了。” 卡娅抿嘴一笑:“也找了足足一个星期,在第四天遇上黛娜的──” 罗开“哈”地一声:“原来你们共同要进行的事,就是找我?” 黛娜一撇嘴:“看你这个人,自大到了什么程度!” 罗开知道,自己和黛娜共结情缘最早,而如今的情景,多少会令她的心中有点不快,虽然她在外表上装着若无其事,但是在言语之中,还是难免自然流露。 女人,始终是女人! 十六、一双美女早有默契 罗开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算我猜错了。对,我该有好奇心,请问是什么事使两位合作的?” 在他们三人的交谈之中,燕艳始终只是带着甜蜜的微笑望着他们,一个字也未曾插言,燕艳的性格自然是极其柔顺的,她的这种柔顺,地球上只怕没有一个女性可以做得到──因为她根本不是地球上的女性。 因为燕艳不属于地球,而在她原本生活的星球上,像燕艳那样的美女,地位极低,比地球上的女奴地位更低,那自然而然,使得燕艳有说不出来的柔顺。 卡娅和黛娜这时,也感到了燕艳这特出的一点,不过她们并没有表示什么意见。卡娅道:“我们最近损失了一批国防机密文件,和相当数量的武器。” 黛娜也道:“我们的情形相彷,而且还有大量毒品,经由新的运毒线路在流通。” 罗开仍然不明白。卡娅道:“所有东西方国家,不应该失踪而失去的东西,都在一个交易会中,被列为交易的物品。” 罗开“啊”地一声:“非常物品交易会!” 卡娅道:“经过初步调查,不知道交易会的主持人是谁,是知道每次的交易额,接近一百亿英镑。” 黛娜闷哼一声:“比英国一年的国防预算还多。” 罗开在她们两人的中间,一手搂着一个,笑着:“我看不出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黛娜和卡娅都似笑非笑地望定了他,那使得罗开的心中,有点歉疚,两个美人儿,都曾和他那样亲热过,和她们在一起的那些旖旎风光,迅速地注上心头,那使得他心软,叹了一声:“好了,要我做什么?” 卡娅和黛娜异口同声:“把这个交易会的幕后主持人找出来,告诉我!” 罗开吸了一口气:“如果以我们的力量都找不出来的话,我──” 黛娜扬了扬眉:“别推托,鹰,官方的调查,会受到很大的阻力,尤其是当要调查的对象,有可能和官方有各种各样勾结的时候。” 卡娅调皮地用手指按向罗开的鼻尖:“而你,鹰,不但神通广大,而且我们知道,近来你正和这个交易会作某种程度的接触。” 罗开苦笑了一下:“这世上,好像再也没有个人秘密这回事了。” 卡娅和黛娜一起笑了起来,齐声道:“本来就是!” 她们在这样说的时候,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又同时咬了咬下唇,妙目注定了罗开,一副想说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罗开猜到她们身分 罗开看到了她们的这种神情,不禁怦然心动。罗开心动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这时这两个体态截然不同的美女,她们的那种神情,实在是撩人之极,任何男性都可以知道,当女性有这种神态的时候,正是她们心中十分需要男性在生理上加以慰藉的表示。而这样的挑逗,也没有任何男性可以抗拒。 而罗开陡然之间心动的另一个原因是,看到她们这种交换眼色的神情,分明是两人之间,早已有了某种默契。这种默契已经深刻得不必通过言语,只要交换一下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心意的地步。 这就使罗开的心中大起疑惑。 如果眼前是两个普通的美女,罗开也不会起疑心,可是如今,有那样默契的两个人,一个是卡娅,一个是黛娜,是世界上两股敌对相反的强势的情报机构的重要人员! 以她们敌对的身分而论,在一起出现,已经是十分难以理解的事情了,何况还能有那么深的默契! 罗开的思路,何等缜密,他这时立即想到的是:这两个人的合作,绝不止一起来找他帮忙那么简单;她们也不是来到了开罗之后才相遇的。 罗开一面迅速地转着念,但表面上一点也没有显露出什么来。 就在这时,他左边耳际,响起了黛娜甜腻得叫人心跳的声音,右边耳际,传来了卡娅娇脆得令人窒息的声音,两人讲的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我需要你!” 这是一句有双重意义的话,可以说,在调查“非常物品交易会”幕后主持人这一点上,她们需要他,也可以说,她们的身体需要他。 而在罗开听到这两句话的同时,感到两边都有灼热的,软馥的女性胴体紧贴向他,照情形看来,显然后者的意思更加浓厚。 这时,燕艳凭她女性的敏感,也看出卡娅和黛娜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了,她虽然不是地球上的女性,但敏感程度则并无不同,她嫣然笑着:“对不起,我在研究所还有工作,要失陪了。” 她说着,就走了开去。卡娅和黛娜急速地喘息起来,两人一起腻声叫着:“鹰!” 单是那一下腻声的呼叫,已足以令人沉醉。罗开转向右,娇小的卡娅仰起头来,罗开吻着她娇美的红唇,黛娜则在这时,轻咬着罗开的耳垂。 就在那一刹间,罗开心中的疑惑,升到了顶点,也陡然突破:他明白了! 两个应该是敌对的人,非但相互之间有那么深的默契,而且现在甚至在应付同一个男人的行动方面,有这样的配合。 这说明了什么?这只说明了一点,说明她们两人根本不是敌对的。 别说两个敌对的女人,就是两个陌生的女人,也不可能同时毫无忸怩地应付一个男人。那双妙人儿是双胞胎,卡娅和黛娜又是什么? 唯一的可能是,她们早就有着共同的目标,早就有了默契。 罗开一面发出“嗯嗯”的声响,左拥右抱地享受着温柔,一面心中已然雪亮: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身分,她们一早已参加了一个同一的组织。 她们同是那么出色的美女,又有那么高的地位,和那么强的能力,她们参加的是什么组织,实在再容易猜到不过:蜂后王国! 卡娅和黛娜,早就是蜂后王国的成员;不但是,而且地位一定极高。 这时,她们的任务,自然是奉了蜂后之命而来的。 罗开一想到这里,身子不由自主震动了几下,不过卡娅和黛娜都没有在意,因为这时,她们正在亲吻着罗开的敏感部份,身子发颤,是正常的反应。 罗开已了解了她们的另一重身分之后,他心中对两人的歉疚,自然而然消失。他有点粗鲁地拉住了两人的头发,令两人的俏脸,仰对着他,然后,再用力向下拉,使两人不由自主跪了下来。 两个美女都知道罗开要她们干什么,罗开也不由自主,发出了原始的、野性的呼叫声来。 跟踪者原是安歌人 一直到夕阳的金黄色的余晖,映进了屋子,照在罗开、卡娅和黛娜的身子上,瘫在地上至少有半小时没有动作的三个人,才各自挪动了一下身子。黛娜翻了一个身,浑圆高耸的臀部,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中,看来令人夺目。她对着罗开,长长呼了一口气:“你一定能查到什么的,嗯?” 卡娅也转过身来,同样地用一双妙目望定了罗开。 罗开的脑中,其实还是一片浑噩模糊,刚才那一段时间是怎样在疯狂的欢愉中度过的,他只怕需要很长时间来慢慢回味才行。 他含糊地答应着:“当然,一定可以查出结果来的,可是得按照我的方式进行。”他顿了一顿:“我的方式,就是我独自行动,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卡娅和黛娜,这时又互望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同时点了点头。 这使罗开更肯定自己的推测是事实,他伸手在两人的腰际,轻轻拍了两人,然后一挺身,一个弹跳,已经站立了起来。 卡娅和黛娜同声赞叹,强壮的男人,总是令女人心折的,而罗开挺立在那里的身形,那么挺拔强壮,简直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一样。而且,他不但有那么强健的身体,还有那么超人的头脑! 罗开缓缓转过身来:“给我时间──我不喜欢你们一直跟在我的后面,一有结果,我会和你们联络。” 卡娅和黛娜都高兴地点着头,罗开心中想:看来,蜂后的野心,不止要一座古神庙那么简单,她还想把每年交易额超过一百亿英镑的交易会抢过来。 一想到这里,罗开不由自主,陡地吸了一口气,那使得他的身形看来更是壮健,卡娅和黛娜仰望着他,不由自主,一边一个,像女奴一样,紧抱住他的小腿。 卡娅和黛娜离去之后没有多久,罗开也离开了那屋子。他留了一张字条给燕艳。在他离开屋子之后十五分钟,他就已经摆脱了三个跟踪者。 他肯定跟踪者全是来自蜂后王国,那使得他十分厌烦,当他又发现了第四个跟踪者的时候,他迳自走向跟踪者,跟踪者化装成一个半秃顶的中年人,他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襟,可是还没有出声,那人就以甜腻得化不开的声音道:“鹰,别太粗鲁!” 罗开陡然吸了一口气,这种声音,是安歌人特有的。安歌人和他有约,蜂后并不知道,那么,派给她跟踪任务,自也不足为怪,这真是十分有趣的事情,罗开连忙松开了手。 十七、答应替蜂后办事 罗开在松开了手之后,问:“还有没有跟踪者?” 安歌人摇了摇头:“没有了。” 罗开笑着:“好,欢迎跟踪。” 他转身向前走,到了机场,和安歌人一起上了机。在机上,他舒服地喝着酒,让自己彻底松弛下来,十分舒服地睡了一觉──在确知不会有任何意外的情形之下,罗开一定尽量争取休息,因为他知道休息对于一个从事冒险生活者的重要性。 飞机在新加坡巨大的机场上降落之后,罗开故意拖延了一些时刻才离开,他和安歌人,也只在分开的时候,互相像是不经意地望了一眼。 罗开估计安歌人已到了那个地址之后半小时,他才到达。才轻轻按了一下门铃,门就打了开来,安歌人身上披着丝织的长袍,全身散发着浴后的清香,一下子就投入了罗开的怀抱,把脸埋在罗开的胸前,幽幽地道:“这是我一生之中,最难熬的旅程。” 罗开把她的头发拢向后,双手捧住了她的俏脸,他的神情相当凝重,以致安歌人现出惊讶的神情来。 罗开道:“蜂后还价一亿英镑。” 安歌人吸了一口气,她柔软的胸脯贴向罗开的胸膛:“你的意见呢?” 罗开道:“接受。趁早了结这件事,不然你的处境,极其危险,蜂后比我想像中要难对付的多。你的行为如果给她知道了──” 罗开还没有说下去,安歌人就俏脸失色,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娇声道:“别说了,我怕。” 罗开苦笑了一下:“又偷吃禁果又害怕,你是一个典型的坏女孩。” 安歌人偎依在罗开的怀中,柔顺贴伏,一如小猫一样。她全身是那么柔软,所以当她偎在人怀之际,似乎每一寸肌肤,都可以和对方紧贴着一样。 罗开道:“你可以不必亲自出面,托‘非常物品交易会’进行,我做为买方代表,我相信交易会方面靠得住,你会收到你扣除佣金之后应得的一份。” 安歌人腻声道:“是,主人。” 罗开托起了她的下颏来:“我愿意做为蜂后王国的代表,这一点,要请你通知蜂后,你是跟踪我的人,你可以说,我识破了你,厌烦了和蜂后王国的纠缠不清,所以决定只替王国办一件事,交易完成,各不相干。” 罗开一面说着,安歌人一面点头,等到罗开说完,她美目流盼,声音浓甜得化不开:“你会不会厌倦我对你的纠缠?” 进行一宗巨额交易 罗开没有说什么,以行动代替了回答,他抄起安歌人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安歌人一双腴白的手臂,紧紧缠住了罗开,罗开抱着她,来到了一张造形奇特的椅子之前,才将她放了下来。 那张椅子的曲线,使得安歌人仰躺上去之后,把她一身诱人的曲线,表露无遗。 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歌人伸手轻轻一拉,丝袍中间分开,自她的身上滑下,然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出甜蜜无比的笑容来。 三天之后,罗开踏进了纽约的一幢摩天大厦。这一类的大厦,在纽约不知有多少,利用这样的大厦来进行最后的交易,的确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办法。 罗开的身边,有张面额一亿英镑的瑞士银行不具抬头的银行支票,这种支票可以存入任何人的瑞士银行的密码户口之中,受到永久中立国瑞士的法律保护,绝对机密。本票是安歌人交给罗开的。 罗开的计划很顺利,当安歌人向蜂后报告,说罗开终于肯答应代表蜂后王国,去购买有关古蛇神庙的一切资料之际,蜂后十分高兴,甚至亲自打电话向罗开致谢,罗开在电话中故作惊讶:“你真神通广大,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然后,罗开在安歌人处收到了本票,也知道了最后交易地点,所以他来到了纽约的那幢大厦。 当电梯在七十三楼停下,他在七三○五室门外站定,叩门,开门的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郎,一开门就道:“三十七项物品买主?你真准时,请进。” “非常物品交易会”的买主和卖主之间,根本不必互相知道身分,交易会也不问买主和卖主的身分,只要收到的银行本票是确实可以兑现的就成。 罗开这次会进行这样的行动,一方面是由于知道安歌人的处境十分危险,如果蜂后知道了她在玩弄组织,自然非遭殃不可。二方面,就算卡娅和黛娜,没有委托他弄清交易会幕后主持人的底细,他自己也很有兴趣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集团,能有这样神通广大的能耐。 而要知道底蕴,最好的方法,自然是主动和交易会进行交易。 这时,罗开放眼看去,心中不禁有点惊讶,因为这里看来,只是十分普通的办公室,和那艘大邮轮上那种超乎现实的豪华,简直无法比拟。 那女郎带着罗开,进入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里面的一切,也十分普通,一个中年人自桌子后站了起来,热情地和罗开握手,那中年人看起来,也只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商人。 罗开在那中年人的对面坐了下来,那女郎退了出去,中年人双手交叉,道:“先生,你的交易额是一亿英镑。交易项目是第三十七项?” 罗开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把那张银行本票取了出来,推向那中年人的面前,中年人看了一看,就抬起头来:“三十七项交易项目的物品比较简单,你可以现在就带走。” 他说着,就在他座位之旁,提起了一只普通的公事包来,推向罗开。 罗开吸了一口气:“我可以打开来看看?” 中年人道:“当然可以。” 罗开打开了公事包,里面是许多文件和图片,一时之间也无法细看,只是看到有不少文件上,都盖有荷兰国家档案局绝对机密文件的字样,所有的文件,看来全是复印本,而不是原件。 罗开在略微翻阅的时候,那中年人道:“如果阁下觉得物品和洽谈时所知的资料有出入,我们会负责安排双方的再见面。” 罗开合上了箱盖:“暂时不知道是不是有问题,如果发现有问题的话──” 那中年人取出一张名片来,递给罗开:“只要和我联络就行,我有二十四小时的秘书服务。” 打探消息一无所获 罗开看着卡片上的衔头,是“交易经纪人”,那是没有意义的事,但这个中年人,一定是“非常物品交易会”的一个成员,那是可以肯定的了。 他看看名片上的名字:“霍廷先生,我有一批物品,也想要托你们出售。” 那个叫霍廷的中年人道:“欢迎之至,我们有很多买家,出得起好价钱,如果是热门货,可以个别通知有兴趣的买家,如果是冷门的货色,那只好等待一年一度的交易会上成交。” 罗开做出犹豫的神情来,又故意四面打量着这办公室,然后才迟疑道:“这是一笔大交易──” 霍廷像是明白罗开的意思一样,微笑着:“阁下不是才在这里完成一笔大交易的吗?” 罗开道:“是!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安排一下,嗯,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更高级的人员?” 霍廷呵呵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显然这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不管是什么物品交易,我都可以负责安排,没有所谓更高级的人物。” 罗开“哦”地一声:“等我考虑一下。” 霍廷摆了摆手:“悉听尊便,欢迎随时和我联络。” 罗开提起手提箱,站了起来,他此行,对于交易会的幕后主持人的一切一无所获,未免有点不甘心,所以当他来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非常客气,也送他来到门口的霍廷道:“请原谅我的好奇,这个交易会──” 霍廷不等他讲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头:“先生,我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只能替你安排交易。” 罗开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要探索底细,只有再循别的途径进行。所以,他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从他离开了那幢大厦之后,心中暗忖,就算是联邦调查局,派人假装买家或卖家,也真是无从下手,交易会的豪华场面在公海进行,真正的交收一切又在这样普通的场合。而且,交易的过程,一点违法的地方都没有,“交易经纪人”只要按照他的佣金所得缴税就可以了。 走在行人繁忙的纽约街头,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事情进行起来,要比想像中困难得多,幸而他自觉,和蜂后王国之间的纠葛,可以告一段落了。 然而,罗开高兴得太早了。 当天,他把那箱资料交给了安歌人──那箱资料,本来就是安歌人的,现在,她卖给了蜂后王国──由安歌人转交给蜂后。 他和安歌人在纽约的豪华大酒店中,度过了快乐的一晚。第二天一早,安歌人带着资料离去,中午,罗开也脚步轻松地到达了机场,他留字条给燕艳的时候,说明最短时间就可以去看她,现在,他正准备遵守他的诺言。 不到二十四小时,他已经踏进了他在开罗的屋子,燕艳张开双臂,用她香软的身躯欢迎他,同时道:“你有一个朋友,半小时之前来到,坚持要等你,等到你出现为止。”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章 蛇神 倪匡(ní kuāng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