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蛇神 倪匡

十三、坚决摆脱温柔陷阱 蜂后妙目流盼:“那么,你是责怪我了?” 罗开由衷地道:“也没有,你刚才已说了抱歉,那已足够了。” 蜂后笑了一下:“那么,我们之间,可以开始正常的谈话了?” 罗开道:“请说。” 蜂后走向酒吧,在高脚凳上,坐了下来,缓缓转动着身子,罗开走到柜前,问:“你要什么酒?” 蜂后指着一苹有着相当长瓶颈,十分优美的水晶瓶子:“这种!” 瓶中是一种蜜黄色的液体,看来十分浓稠,不像是酒,罗开替她斟了一杯,当液体流出来之际,有一股浓冽的花香味。蜂后拈着杯子:“你也不妨喝一点,这是一种野蜂的蜂王浆。” 罗开“哦”地一声:“谢谢,我还是喝酒。” 蜂后将杯子凑近她诱人的口唇,慢慢啜着。罗开在等她开口,同时,心中又一次下定决心。这次虽然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和蜂后见了面,但仍然要抱定宗旨,绝不再和蜂后王国发生任何纠葛! 不但自己要这样,而且还要劝高达也这样,免得到时,成了蜂后王国的奴隶! 沉默了大约一分钟,蜂后才道:“请向我详细描述一下那两颗你见过的巨大的宝石!” 罗开心中一凛,想起了柔若无骨、千依百顺的安歌人来,暗自替她有点担心,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也十分详细地形容了那颗红宝石和祖母绿。蜂后听得双眼闪闪生光,连脸颊也有点潮红,显见得她的心情,极其兴奋。她又道:“卖家竟那么机灵,一点资料也不透露?” 罗开笑着:“当然,要是透露了,那还能出售吗?而且据我所知,通过“非常物品交易会”交易的物品,都要事先交由主持人保管,以避免私下交易,而且大家也相信主持人能维持交易的公正!” 罗开说的,也是实情,而且,他也故意在提醒蜂后,除非准备和“非常物品交易会”的主持人做对,不然,还是照规矩交易的好。蜂后王国当然财雄势大,但交易会的主持人看来更神秘、更神通广大。 蜂后沉吟了片刻:“请和卖方联络,我还价一亿英镑。” 罗开十分由衷地道:“价钱还是很合理,但是不必我去联络,请你另外派人去,我估计卖方会接受这个还价,这是一桩十分容易完成的任务。” 蜂后皱着眉:“我以为你是答应了妙人儿她们,做成这件事的!” 罗开道:“就算有答应过,现在当然也一笔勾消了!” 游说罗开协助寻宝 蜂后低叹了一声:“多可惜,我还想在资料到手之后,和你一起研究,一起展开探索行动。” 罗开冷冷地道:“蜂后王国有的是人才,何必要我来参加!” 蜂后用她深邃无比的妙目,凝视着罗开,罗开知道,如今这样的情形下,避开她的目光是没有用的。所以,他也毫不躲避地以眼还眼回望着她。 人家都形容罗开的目光是坚硬冰冷的,甚至有人说,罗开的眼珠,硬是像是两颗石珠子一样,当他下定决心要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他的决心,更可以从他的眼神之中透露出来。 此刻,一个妙目凝视,一个坚冷以对。 两人对望了好一会,蜂后首先打破沉默:“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不想和蜂后王国有任何牵连!” 罗开的声音,斩钉截铁:“是!” 蜂后摇着头:“为什么呢?我们又那么多出色的美女,也已有了一定的势力。如今冒险生涯越来越不容易了,像那个‘非常物品交易会’,主持者何方神圣,就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联合起来呢?” 罗开的语气仍然冰冷,和蜂后的殷切,恰好相反:“我喜欢独来独往,而且,不想成为某几个特定美女的俘虏,更不想行事听他人的指使。” 蜂后低叹了一声,在那动人的低叹声中,有着真正的失望,她道:“我知道,这次我们的会面,使你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罗开想要分辩几句,但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才好,蜂后又叹了一声:“那只好等待下次机会了!” 罗开当然知道,事情不会那样就了结的,但只要蜂后暂时肯放手,自己也就可以从容准备。看来蜂后知道要对付自己,强硬的手段不起作用,所以才故意大方。他点头道:“不必等下次,我会尽一切可能,避免有下次!” 蜂后妙目流盼,眼波如潮:“鹰,很多事,是身不由主的!” 罗开闷哼了一声,蜂后又格格笑了起来:“我会叫妙人儿向你陪罪──” 罗开忙道:“不必了,她们给过我快乐,也给过我烦恼,早已扯平了!” 蜂后望着罗开,侧头想着,忽然笑了起来:“我想,我的王国中,有一个美女一定适合你──” 她说到这里,罗开已一副不想听下去的样子,蜂后忙道:“你先听你形容她,她有着娇媚无比的眼波,只要她看你一眼,你心跳就会加剧,她有着柔软无比的腰肢──她的全身都是柔软的,可以摆出任何令你昏眩的姿势,她有着一头银丝一样的头发,有着甜腻无比的声音……” 蜂后只讲到一半,罗开已不由自主,心跳起来,安歌人,蜂后在说的,一定是安歌人! 罗开迅速地转着念:为什么恰好是安歌人?是巧合,还是蜂后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故意在他的面前提起安歌人来的? 不论他心中怎么想,他外表看来,依然冷漠如石雕:“那不算什么,甚至不必是美女,也能令男人的心跳加快的。” 蜂后一笑:“相信我,你可要见一见她?做为我请你来相会的礼物?” 罗开心中又是一凛,他和安歌人约定了在新加坡相会,当然,那是十多天之后的事,难道安歌人就在附近,蜂后可以召之即来? 一时之间,他几乎忍不住好奇,就要答应了,但他立即想到,如果一点头,对自己,对安歌人,都没有好处,精灵过人的蜂后,只怕一下子就可以看出自己曾和安歌人见过面。 所以他还是那句冰冷的话:“不必了!” 蜂后耸了耸肩,罗开道:“我可以离去了?” 蜂后指着门,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罗开向门口走去,蜂后道:“你昏迷了一小时,在昏迷之中,你被带离了原来的地方三公里左右,当你出去之后,你可以使用你看到的任何交通工具,回到你原来的住所去。” 她说到这里,格格笑了起来:“我提议你使用的交通工具是,叫那一双妙人儿拉车,叫她们裸体替你拉车。” 罗开吸了一口气:“我早已说过,我一点也不怪责她们,而且,我也没有虐待狂的心理!” 蜂后施展美女攻势 他一面说,一面拉开了门,门外是一条走廊,一看到这样的建筑结构,他就知道,这是一幢英国式的洋房,在这个度假区,这种房子多的是。 所不同的是,在其他同样的房子之中,绝不可能同时有那么多的绝色美女。 这时,在走廊上,至上有七、八个美女,几乎全是大半裸的,或倚墙而立,或跨坐在凳子上,罗开才一现身,所有美女的眼光,都像闪电一样,向他射了过来,令他感到了一阵昏眩。 这些美女,自然全是蜂后的手下,是蜂后王国的成员,而这时出现在走廊上,当然也是蜂后的安排。罗开心中不禁暗叹了一声,心忖: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大踏步离去的男人,据他所知,能有多少个呢? 卫斯理是一定能从容离去的,他心目中唯一的女性是白素;浪子高达自然会主动去接近那些美女,因此落入温柔陷阱之中;年轻人只怕会瞒着他的公主,逢场作戏一番;原振侠医生自然也不例外;神仙手高飞和自称侠盗的影子,只怕也未能免俗;东方三侠中的高翔,多半会见猎心喜,但他当然立即想到木兰花会不高兴,而急急离开;游侠列传呢?他对这个人不是很熟,一时间难以下任何确切的判断。 在他的脑际,掠过了许多人的名字之后,他自己问自己,我,怎么样呢?亚洲之鹰罗开,会怎么样? 一想到这一点,他充满信心地笑了起来,一面向前走着,一面和他经过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回报以礼貌的微笑。 他自然不是什么假道学,也知道在这里每一个美丽的女郎,都能带给他极度的欢愉,但是他的宗旨既定,不再和蜂后王国发生任何关系,他自然可以把持得住自己,何况,世界上有的是美丽的女性而又不属于蜂后王国的,何必在这里招惹? 走廊并不长,但做为一个壮健的男性,要顺利经过这条走廊,真比通过传说中的少林寺的木人巷还要困难,男女大欲,原是人的本性! 等到罗开终于走出了走廊,他连头都不敢回,踏下了几级石阶,到了花园中,才一踏上草地中的小径,两条人影就飞快地奔到了他的身前,正是那一双妙人儿,一副做了坏事等候大人责备的神情,在他的身前站着,低着头,不敢看他。 罗开淡然笑着:“我跟蜂后说了,一点也不会责怪你们,当然,一切事,也再与我无关。” 两人抬起头来,明澈的大眼睛中,泪花乱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十四、蛇神庙的古代资料 那一双妙人儿的这种神情,看了真叫人无法不心软,可是罗开想起她们向自己的双胁刺出麻醉针时动作之俐落,事先竟然没有丝毫迹象可循,不禁感到了一身的凉意,自然再也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 他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继续向前走去,妙人儿在你身后娇声叫着:“鹰,想想我们的好处!” 可是罗开全然充耳不闻。花园中还有十来个美女在,他看到一个一头银发的美女,正在荡秋千,当她荡起来的时候,身子弯成奇妙的弓形。罗开立时移开了视线:安歌人果然也在!看来,蜂后极重视这次和他的见面,把她组织中的精英全带来了。 罗开和安歌人有约,虽然这时他不是很想去赴约,但已经约好了的,总不便推托。他一直来到门口,看到有一个女郎牵着一匹马走了过来,罗开迎了上去:“蜂后说我可以选择任何的交通工具。” 那女郎一副调皮的样子:“如果你选了这匹马,我就是马的一部份。” 罗开一副抱歉的神情:“对不起,你除外,我只要这匹马!” 那女郎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神情,手中的缰绳,向罗开递过来。罗开伸手去接,可是那女郎的手腕,倏然向下一沉,缰绳的一端,变得又快又重地向罗开的手腕直击了下来。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罗开在着了那双妙人儿的一次道儿之后,若是再不提高警觉,又着一次道儿的话,那么他这个亚洲之鹰,真的可以不必再在江湖上混下去,趁早找一个地方去孵鹰蛋吧! 当下,就在那女郎手腕一沉之际,罗开早已中指疾弹而出,双方的动作几乎是一起的,但罗开的动作更快,缰绳还未砸下,“啪”地一声响,他的手指,已弹中了那女郎的手腕,女郎五指一松,罗开已顺顺利利,把缰绳接了过来。 那女郎美丽的脸庞上,闪过了一阵杀气,难得的是她的声音,居然还可以维持着娇甜,疾声道:“还有马鞭!” 她是左手执着马鞭的,随着她甜美的声音,马鞭已经“嗖”地一声,向着罗开,劈头鞭了下来。罗开微微一笑,一伸手,抓住了鞭梢,向怀中一带,那女郎却顺时,扑向罗开的怀中。 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若是换了别人,可能难以避得过去,但是罗开的动作,何等矫健,在伸手接马鞭的同时,早已腾身而起,女郎向前扑来,他已落在马背之上,双腿一夹,马儿向前直窜了出去,那女郎立时松手,还是跌了一个狼狈不堪! 燕艳查得神庙资料 罗开并没有转头,只是听得那女郎发出了一声充满了怒气的尖叫声,他已然策着马,跳过了充当围墙的矮树丛,驰进了一片林子。 蜂后并没有骗他,他在昏迷之后,的确只被移动了三公里左右,看来,当他约那一双妙人儿前来相会的时候,蜂后便做出了布置,以便和他见面。蜂后王国的行事速率真可以说惊人之极。 罗开回到了那间房子,几乎一刻也没有多停留,就驾车离去。他知道,蜂后依然还另有安排,派人跟踪他。跟踪和反跟踪,罗开都是专家,在由印度北部到孟买的途中,他全然没有采用任何反跟踪的手法,只是弄清楚了至少有五个人在跟踪他,自然都是经过化装的,似乎只有一个十分健美的黑种女郎是例外。 到了孟买之后,他入住豪华酒店,然后在天黑离开酒店,驾车到了贫民窟附近,下车,步行进入贫民窟。印度几个大城市的贫民窟,可以说是全世界人口最密集的地方,想要在那里肮脏狭窄的街道上走上三步路而不碰撞到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罗开才一走进去,就被两个醉汉撞了一下,罗开以极快的身法,闪身向前,左穿右插。那些窄巷,根本没有照明设备,半小时之后,罗开肯定把所有的追踪者全都摆脱了,他才自贫民窟的另一端离开,速赴机场,登上了一班飞往开罗的飞机──罗开对开罗,有着相当程度的好感,自然因为恰好那是他姓名的倒转之故。 在开罗,他有一座相当精致的别墅,这座别墅本来是没有女主人的,但现在却有一个女主人:燕艳,四千年来,来自不知哪一个星体的美女。 燕艳在开罗大学考古系工作,没有人知道她的真正身分──就算她告诉别人,别人也不会相信。罗开感到自己在和蜂后王国打了交道之后,需要彻底休息一下,和安歌人的约会还早,所以他想到了燕艳,燕艳的柔顺,可以带给他宁静。 当夕阳西下,在他别墅的宽大阳台上,享受完了美酒佳肴,他和燕艳并肩而坐之际,一切烦恼,都不再存在,只剩下宁静和快乐。 燕艳的声音有点幽怨:“鹰,怎么那么久不来看我?” 罗开感到了一阵内疚,他刚想说什么,燕艳又已道:“我不是地球上的女人,观念始终和地球女人无法一样的!” 罗开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他想起了蜂后王国,轻叹一声:“地球上的女性,现在也很懂得在男性的身上找快乐了。” 燕艳的俏脸,在夕阳余晖之下,看来娇艳无比,她把整个身子都倚向罗开,润湿丰满的唇,在罗开的脸上轻吻着,罗开反手搂住了她,忽然想起,开罗大学考古系举世知名,资料极其丰富。他坐直了身子,燕艳索性坐到了他的腿上,罗开道:“明天,替我找一点资料,有关一座蛇神庙的……” 他把需要的资料,说了一遍,燕艳用心听着,等罗开说完,她才腻声道:“鹰,我──” 血液在她体内加速,以致她连颈上的莹白的皮肤下,也透出了一层粉红色,罗开挪动了一下身子,燕艳自他的身上滑下来,跪在他的面前,罗开捧住她的脸颊,燕艳已经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声来。 第二天,燕艳带回来的资料,丰富得出乎罗开的意料之外,使得罗开有狂喜之感。 那座古神庙的现代资料不是十分多,但是古代的资料,却相当丰富。神庙是来自爪哇的移民所建造,开始有这坐神庙的记载,是公元八世纪左右,神庙之中,供奉的是蛇神。 那蛇神的形状,十分奇特,考古材料之中,还有着它的简单的绘图。 从图形看来,整个蛇神的神像,像是一个巨大的图腾。因为在庙堂的中心,是一根巨大的石柱,蛇神以蛇的原身,盘在那根大柱上,奇特的一点是巨大的蛇身,有三个蛇首之多。 神庙的所在地,是一个山谷,原来在神庙的附近,还有一个有着相当多人聚居的小镇,由于到庙中祭祀的人十分多,那个小镇,曾有一个时期相当繁荣。 小镇居民离奇死亡 可是,不知由于什么原因,那个小镇,在神庙香火最鼎盛的十世纪时,就发生了一场大火,镇上将近有六千居民,无一幸免──大火本来是不可能烧死所有居民的,事实上,起火之后,逃出来的居民极多,可是那些逃出火场的人,却没有一个可以逃出十里之外,就相继倒地死亡,他们的身上,甚至根本没有烧伤的痕迹,根本不知他们为何而死的。 于是,所有人都以为是蛇神发怒所致,一时之间,人们分成了两派,一派以为蛇神发怒,就加倍进贡,把可以获得的宝物,都送进神庙;而另一派,却感到蛇神太可怕,纷纷迁居,远离神庙。 选择了远离神庙的,以爪哇移民为多;而留下来,继续崇拜蛇神的,是原来的土着。 由于移民的文化水准较高,而土着根本没有文字,所以在移民离开之后,有关蛇神庙的记载,就变得非常零碎和模糊了,只知道有一个部落的土着,特别得到蛇神的照顾,在蛇神的指引下,发现了许多宝石矿,所得到的宝石,惊人之极。 有一则相当详细的记载,是十四世纪时,一个波斯商人留下来的。波斯商人是辗转听说,在圭亚那的一个土人部落,有着惊人的大颗宝石,要交换一些东西。当时,波斯商人是世界最能干的商人,几乎可以通过商业手段而得到世界上的任何商品。 于是,这个波斯商人就启程前往,果然,在蛇神庙附近,见到了那个土着部落的酋长──那波斯商人的记载,相当详尽,说他千辛万苦见到了那酋长,但未曾到达神庙,因为土着部落,警卫森严,不让任何人通过他们的警戒网而接近神庙。 当波斯商人看到酋长展示给他看的宝石之际,素以见识珠宝众多的波斯商人,也看得目迷五色,连忙问酋长,想交换什么商品。 酋长于是出示了两卷相当厚的纸,每一幅纸,有二十公分宽,将近两公尺长,纸上画着所需交换商品。波斯商人看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酋长嘱咐他到处去找,找到了再回来,交换宝石,为了酬谢他来到,可以任由他选择一颗宝石。 波斯商人选择了一颗蓝得和深海一样的蓝宝石──这颗蓝宝石,就是如今世界知名的“波斯的大海”,现存于波斯国家博物馆。 而那波斯商人离开之后,到处给人看纸上所画的图样是什么,他请教了他所能遇到的,最博学多才的人,可是完全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很多人估计那是一连串的画谜,可是也没有人解释得开。 波斯商人为此失望得几乎疯狂,三年之后,他再度到神庙附近去。 十五、三卷奇异的纸卷 相隔三年,那波斯商人再去蛇神庙,离神庙还有一百多里,就被人劝阻,说是蛇神又大发雷霆,在一年之前,远在几百里之外的人,都可以看到蛇神庙所在之处,冒出巨大的、冲天的火柱持续了半夜,火柱所发出的声音惊人之极。 等到火柱消失之后,也没有人敢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守卫神庙的土着,十分凶悍,一直到一个多月之后,人们奇怪于为何火柱发生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这个部落的土着出现过,胆子大的,便过去探索,却发现所有的土着,全都死光了,而且死得极惨,个个烧成了焦炭。 这一来,真把所有人全都吓坏了,再也没有人敢接近蛇神庙,把那一带当成了“死亡地带”。 波斯商人听了,由于明知蛇神庙中的宝藏极其惊人,他想召募勇士和他一起去,但不论代价多高,也没有人肯答应。 于是,他独自前往,热带森林地区,一年多无人来往,所有原来道路的痕迹,全被植物侵蚀了,波斯商人在森林中打转了三个月,未能找到神庙,只好颓然而返。 他在回到波斯之后,特地把这一切全记了下来,并且把那颗蓝宝石,献给了波斯王。在他的记载中,当年他得自酋长的三个纸卷也保存了下来,现在也在波斯的国家博物馆之中。开罗大学的资料室中保存的,是三个纸卷的临摹本,大小和上面所画的,和原本完全一样。 而自此之后,那座神庙,就湮没无闻,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了。 罗开看到了那么丰富的资料,如何不兴奋?波斯商人甚至画出了第一次去的线路图,还注着地名。当然,那是三百年前的事,别说现在,那地方已成了水库,就算山岭依旧,那线路图也不会有多大的参考价值了。 最后,罗开展开了那三个纸卷中的一个,他一打开,就呆住了。 罗开在看资料的时候,燕艳一直在他的身边,燕艳看到她带回来的东西能令罗开高兴,她也显得十分高兴,这时,突然看到罗开神情十分古怪,她忙问:“怎么啦?纸上有什么?” 罗开缓缓地吸了一口气,把纸卷摊得更开,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你来看,这是什么?” 燕艳凑了过来,两人颊贴着颊,一起展开纸卷看着,自燕艳身上散发出来的醉人的体香,萦绕在罗开的鼻端,但这时,罗开的全副心神,都全被纸卷上的线条吸引住了。 在纸卷上的,罗开只能称之为“线条”和“点”,而不能称之为画。乍一看来,那些曲折连绵的线条,有点像一种画谜中的“迷宫”游戏,可是在线条之中,又有着许多小圆黑点,整个纸卷上,全是这种无以名之的线条,罗开和燕艳互望了一眼,又展开了第二个纸卷。三个纸卷上的情形,都大同小异。 两旧情人同找罗开 罗开看得莫名其妙,虽然说,有时,可能古人的智慧比现代人更高,可是罗开心知,自己看了也莫名其妙的东西,十四世纪时的波斯商人,一定更不明白,难怪波斯商人一无所获了。 罗开看了又看,仍然一点也不明白当时那个土人部落的酋长需要的是什么东西,他向燕艳望去,燕艳也神情茫然,一点概念也没有,但是她却提出了一个十分有趣的问题:“这纸卷的纸张质地十分好,已经有将近六百年的历史了,还是洁白如新,一点也没有发黄,难道当时的造纸技术,已进步到这一程度?” 一句话提醒了罗开,他也不禁“啊”地一声。 十四世纪,人类早已懂得造纸,而且造出来的各类纸张,质量确然极好。 可是问题是在于,这三个纸卷,是由一个极落后地区,别说在六百年前,就算时至今日,仍然落后地区的一个土着酋长交出来的! 一个土着部落的酋长,怎么可能有那么精美的纸张?而且,纸上的一切,全然是不可解的,看来连交出它们来的土着酋长都不知道,不然,一定会对波斯商人详细解说他们需要的是什么货品。 照这种情形来推测,唯一的可能就是,以宝石交换货品这个行动,并非土着本身的行动,土着部落只不过是受不知道什么人的委托,才进行这个活动的,情形一如他受委托,到“非常物品交易会”去进行活动一样。 那么,委托土着部落进行这种活动的,又是什么人呢?罗开一点头绪也没有。他知道的是,要弄清委托人是什么人,必须从纸卷上的线条代表了什么着手。 于是,这一天余下来的时间,他忙于把纸卷上的线条,复印下来,制成了同样大小的三个纸卷,他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那是什么,但是他可以去问别人,总有人可以解答出来的。 在罗开忙于工作之际,自然不免冷落了佳人,燕艳一直在他身边,有时吻着他的指尖,有时和他耳鬓厮磨,直到罗开工作告一段落,把她一下子抱了起来,她才勾住了罗开的颈,身子缩成一团,发出一阵荡人心魄的娇笑声来。 接下来的将近两个星期之中,罗开的生活,可以说是十分平静,在那舒适的别墅中,他大部份时间,花在研究纸卷上的线条上,小部份时间,和四千年前的外星美女偎依缱绻,享受着美丽的女性胴体所能带给他的欢乐。 而在两个星期后的一个黄昏,罗开记得和安歌人的约会,已经准备第二天中午就离开开罗了,忽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来的是两位有着相同身分的美女,这两位美女,都和罗开极其熟稔,可是当她们显然是一起前来,同时出现在罗开的面前之际,罗开却惊讶莫名,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为何会结成伴侣的。 亲爱的读友,你们当然已经猜到了,那两个不速之客,一个是黛娜,而另一个是卡娅。 黛娜和卡娅的最大不同,当然不在于黛娜身形颀长高大,丰硕健壮,而卡娅则娇小玲珑,楚楚可人。而是在于她们一个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高级情报官,另一个是苏联的高级特务。 当门铃响起,燕艳去开门,带着她们一起走进来,来到了阳台上,站在一手拿着酒杯,一面正在欣赏落日余晖的罗开的面前之际,罗开心中的错愕,全都反应在他的脸上了。 黛娜和卡娅齐声向罗开打了一个招呼,罗开忙跳了起来,黛娜道:“你看他多舒服!” 卡娅道:“是啊,根本再也记不起我们了,怎么不向我们介绍一下新伴侣。” 燕艳十分有趣地看着这一切情形,罗开虽然心中错愕,但是他一点也不手忙脚乱。他替她们互相介绍,然后,看出了黛娜和卡娅的妙目之中,还有疑惑的神色,他就道:“燕艳的身分,我不会说,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 黛娜“哦”地一声,凝视着燕艳,女人打量起女人来,目光总是比较苛刻的,尤其是一个美女打量另一个美女的时候。 可是黛娜看了燕艳半晌,只是低叹了一声,娇笑着:“鹰真是有眼光的!” 罗开哈哈笑了起来:“好句,称赞了别人,也称赞了自己──”他伸手指着黛娜和卡娅:“你们两人,是一个投奔了西方,还是一个投奔了东方?”

目标相同合作行动 两人坐了下来,燕艳忙着招待她们,两人一起摇头:“都不是!” 卡娅补充道:“因为一件事,我们两人的目标相同,既然目标相同,自然可以合作。” 罗开高兴地笑着,他和黛娜,和卡娅,都有一段难忘的情缘,而且,他知道这段情缘还在持续着,见到她们突然出现,自然高兴。 黛娜美目流转,向着卡娅:“你看,他一点好奇心也没有,竟然不问我们合作要进行的是什么事?” 罗开笑道:“你们都是有高职衔的情报官,为国家利益进行活动,和我这个平民,又有什么关系?倒是你们怎知道我在这里的,与我切身利益有关,非问上一问不可。” 黛娜的神情有点幽怨:“你忘记了你给我一个紧急情形下可以联络到你的所在的电话?” 卡娅也翘着她诱人的嘴唇:“我以为这个电话,只有我一个人才有的!” 罗开的确有这样一个秘密的联络电话,那个电话联接着一副十分精良的仪器,罗开把自己的行踪,对着电话说了,他的话就会被记录下来,别人打这个电话给他,要留言给他,也会有录音。这使得罗开不论身处何地,只要是有电话之处,就可以和人联络。 他到开罗之初,曾打了一个电话回去,但只说他在开罗,未言及其他,然后,他再也没有打过这个电话去看看有什么人找他。 这个秘密电话的号码,他告诉过黛娜,也告诉过卡娅,但真的只有她们两人,连燕艳也不知道。而此际,黛娜和卡娅,都大有抱怨之意,罗开想要解释也无从解释起,只好含糊地一笑:“哦,对,你们知道我在开罗,要把我找出来,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了。” 卡娅抿嘴一笑:“也找了足足一个星期,在第四天遇上黛娜的──” 罗开“哈”地一声:“原来你们共同要进行的事,就是找我?” 黛娜一撇嘴:“看你这个人,自大到了什么程度!” 罗开知道,自己和黛娜共结情缘最早,而如今的情景,多少会令她的心中有点不快,虽然她在外表上装着若无其事,但是在言语之中,还是难免自然流露。 女人,始终是女人! 十六、一双美女早有默契 罗开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算我猜错了。对,我该有好奇心,请问是什么事使两位合作的?” 在他们三人的交谈之中,燕艳始终只是带着甜蜜的微笑望着他们,一个字也未曾插言,燕艳的性格自然是极其柔顺的,她的这种柔顺,地球上只怕没有一个女性可以做得到──因为她根本不是地球上的女性。 因为燕艳不属于地球,而在她原本生活的星球上,像燕艳那样的美女,地位极低,比地球上的女奴地位更低,那自然而然,使得燕艳有说不出来的柔顺。 卡娅和黛娜这时,也感到了燕艳这特出的一点,不过她们并没有表示什么意见。卡娅道:“我们最近损失了一批国防机密文件,和相当数量的武器。” 黛娜也道:“我们的情形相彷,而且还有大量毒品,经由新的运毒线路在流通。” 罗开仍然不明白。卡娅道:“所有东西方国家,不应该失踪而失去的东西,都在一个交易会中,被列为交易的物品。” 罗开“啊”地一声:“非常物品交易会!” 卡娅道:“经过初步调查,不知道交易会的主持人是谁,是知道每次的交易额,接近一百亿英镑。” 黛娜闷哼一声:“比英国一年的国防预算还多。” 罗开在她们两人的中间,一手搂着一个,笑着:“我看不出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黛娜和卡娅都似笑非笑地望定了他,那使得罗开的心中,有点歉疚,两个美人儿,都曾和他那样亲热过,和她们在一起的那些旖旎风光,迅速地注上心头,那使得他心软,叹了一声:“好了,要我做什么?” 卡娅和黛娜异口同声:“把这个交易会的幕后主持人找出来,告诉我!” 罗开吸了一口气:“如果以我们的力量都找不出来的话,我──” 黛娜扬了扬眉:“别推托,鹰,官方的调查,会受到很大的阻力,尤其是当要调查的对象,有可能和官方有各种各样勾结的时候。” 卡娅调皮地用手指按向罗开的鼻尖:“而你,鹰,不但神通广大,而且我们知道,近来你正和这个交易会作某种程度的接触。” 罗开苦笑了一下:“这世上,好像再也没有个人秘密这回事了。” 卡娅和黛娜一起笑了起来,齐声道:“本来就是!” 她们在这样说的时候,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又同时咬了咬下唇,妙目注定了罗开,一副想说什么,但是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罗开猜到她们身分 罗开看到了她们的这种神情,不禁怦然心动。罗开心动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这时这两个体态截然不同的美女,她们的那种神情,实在是撩人之极,任何男性都可以知道,当女性有这种神态的时候,正是她们心中十分需要男性在生理上加以慰藉的表示。而这样的挑逗,也没有任何男性可以抗拒。 而罗开陡然之间心动的另一个原因是,看到她们这种交换眼色的神情,分明是两人之间,早已有了某种默契。这种默契已经深刻得不必通过言语,只要交换一下眼神,就可以知道对方心意的地步。 这就使罗开的心中大起疑惑。 如果眼前是两个普通的美女,罗开也不会起疑心,可是如今,有那样默契的两个人,一个是卡娅,一个是黛娜,是世界上两股敌对相反的强势的情报机构的重要人员! 以她们敌对的身分而论,在一起出现,已经是十分难以理解的事情了,何况还能有那么深的默契! 罗开的思路,何等缜密,他这时立即想到的是:这两个人的合作,绝不止一起来找他帮忙那么简单;她们也不是来到了开罗之后才相遇的。 罗开一面迅速地转着念,但表面上一点也没有显露出什么来。 就在这时,他左边耳际,响起了黛娜甜腻得叫人心跳的声音,右边耳际,传来了卡娅娇脆得令人窒息的声音,两人讲的都是同样的一句话:“我需要你!” 这是一句有双重意义的话,可以说,在调查“非常物品交易会”幕后主持人这一点上,她们需要他,也可以说,她们的身体需要他。 而在罗开听到这两句话的同时,感到两边都有灼热的,软馥的女性胴体紧贴向他,照情形看来,显然后者的意思更加浓厚。 这时,燕艳凭她女性的敏感,也看出卡娅和黛娜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了,她虽然不是地球上的女性,但敏感程度则并无不同,她嫣然笑着:“对不起,我在研究所还有工作,要失陪了。” 她说着,就走了开去。卡娅和黛娜急速地喘息起来,两人一起腻声叫着:“鹰!” 单是那一下腻声的呼叫,已足以令人沉醉。罗开转向右,娇小的卡娅仰起头来,罗开吻着她娇美的红唇,黛娜则在这时,轻咬着罗开的耳垂。 就在那一刹间,罗开心中的疑惑,升到了顶点,也陡然突破:他明白了! 两个应该是敌对的人,非但相互之间有那么深的默契,而且现在甚至在应付同一个男人的行动方面,有这样的配合。 这说明了什么?这只说明了一点,说明她们两人根本不是敌对的。 别说两个敌对的女人,就是两个陌生的女人,也不可能同时毫无忸怩地应付一个男人。那双妙人儿是双胞胎,卡娅和黛娜又是什么? 唯一的可能是,她们早就有着共同的目标,早就有了默契。 罗开一面发出“嗯嗯”的声响,左拥右抱地享受着温柔,一面心中已然雪亮: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身分,她们一早已参加了一个同一的组织。 她们同是那么出色的美女,又有那么高的地位,和那么强的能力,她们参加的是什么组织,实在再容易猜到不过:蜂后王国! 卡娅和黛娜,早就是蜂后王国的成员;不但是,而且地位一定极高。 这时,她们的任务,自然是奉了蜂后之命而来的。 罗开一想到这里,身子不由自主震动了几下,不过卡娅和黛娜都没有在意,因为这时,她们正在亲吻着罗开的敏感部份,身子发颤,是正常的反应。 罗开已了解了她们的另一重身分之后,他心中对两人的歉疚,自然而然消失。他有点粗鲁地拉住了两人的头发,令两人的俏脸,仰对着他,然后,再用力向下拉,使两人不由自主跪了下来。 两个美女都知道罗开要她们干什么,罗开也不由自主,发出了原始的、野性的呼叫声来。 跟踪者原是安歌人 一直到夕阳的金黄色的余晖,映进了屋子,照在罗开、卡娅和黛娜的身子上,瘫在地上至少有半小时没有动作的三个人,才各自挪动了一下身子。黛娜翻了一个身,浑圆高耸的臀部,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之中,看来令人夺目。她对着罗开,长长呼了一口气:“你一定能查到什么的,嗯?” 卡娅也转过身来,同样地用一双妙目望定了罗开。 罗开的脑中,其实还是一片浑噩模糊,刚才那一段时间是怎样在疯狂的欢愉中度过的,他只怕需要很长时间来慢慢回味才行。 他含糊地答应着:“当然,一定可以查出结果来的,可是得按照我的方式进行。”他顿了一顿:“我的方式,就是我独自行动,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卡娅和黛娜,这时又互望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同时点了点头。 这使罗开更肯定自己的推测是事实,他伸手在两人的腰际,轻轻拍了两人,然后一挺身,一个弹跳,已经站立了起来。 卡娅和黛娜同声赞叹,强壮的男人,总是令女人心折的,而罗开挺立在那里的身形,那么挺拔强壮,简直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像一样。而且,他不但有那么强健的身体,还有那么超人的头脑! 罗开缓缓转过身来:“给我时间──我不喜欢你们一直跟在我的后面,一有结果,我会和你们联络。” 卡娅和黛娜都高兴地点着头,罗开心中想:看来,蜂后的野心,不止要一座古神庙那么简单,她还想把每年交易额超过一百亿英镑的交易会抢过来。 一想到这里,罗开不由自主,陡地吸了一口气,那使得他的身形看来更是壮健,卡娅和黛娜仰望着他,不由自主,一边一个,像女奴一样,紧抱住他的小腿。 卡娅和黛娜离去之后没有多久,罗开也离开了那屋子。他留了一张字条给燕艳。在他离开屋子之后十五分钟,他就已经摆脱了三个跟踪者。 他肯定跟踪者全是来自蜂后王国,那使得他十分厌烦,当他又发现了第四个跟踪者的时候,他迳自走向跟踪者,跟踪者化装成一个半秃顶的中年人,他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衣襟,可是还没有出声,那人就以甜腻得化不开的声音道:“鹰,别太粗鲁!” 罗开陡然吸了一口气,这种声音,是安歌人特有的。安歌人和他有约,蜂后并不知道,那么,派给她跟踪任务,自也不足为怪,这真是十分有趣的事情,罗开连忙松开了手。 十七、答应替蜂后办事 罗开在松开了手之后,问:“还有没有跟踪者?” 安歌人摇了摇头:“没有了。” 罗开笑着:“好,欢迎跟踪。” 他转身向前走,到了机场,和安歌人一起上了机。在机上,他舒服地喝着酒,让自己彻底松弛下来,十分舒服地睡了一觉──在确知不会有任何意外的情形之下,罗开一定尽量争取休息,因为他知道休息对于一个从事冒险生活者的重要性。 飞机在新加坡巨大的机场上降落之后,罗开故意拖延了一些时刻才离开,他和安歌人,也只在分开的时候,互相像是不经意地望了一眼。 罗开估计安歌人已到了那个地址之后半小时,他才到达。才轻轻按了一下门铃,门就打了开来,安歌人身上披着丝织的长袍,全身散发着浴后的清香,一下子就投入了罗开的怀抱,把脸埋在罗开的胸前,幽幽地道:“这是我一生之中,最难熬的旅程。” 罗开把她的头发拢向后,双手捧住了她的俏脸,他的神情相当凝重,以致安歌人现出惊讶的神情来。 罗开道:“蜂后还价一亿英镑。” 安歌人吸了一口气,她柔软的胸脯贴向罗开的胸膛:“你的意见呢?” 罗开道:“接受。趁早了结这件事,不然你的处境,极其危险,蜂后比我想像中要难对付的多。你的行为如果给她知道了──” 罗开还没有说下去,安歌人就俏脸失色,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娇声道:“别说了,我怕。” 罗开苦笑了一下:“又偷吃禁果又害怕,你是一个典型的坏女孩。” 安歌人偎依在罗开的怀中,柔顺贴伏,一如小猫一样。她全身是那么柔软,所以当她偎在人怀之际,似乎每一寸肌肤,都可以和对方紧贴着一样。 罗开道:“你可以不必亲自出面,托‘非常物品交易会’进行,我做为买方代表,我相信交易会方面靠得住,你会收到你扣除佣金之后应得的一份。” 安歌人腻声道:“是,主人。” 罗开托起了她的下颏来:“我愿意做为蜂后王国的代表,这一点,要请你通知蜂后,你是跟踪我的人,你可以说,我识破了你,厌烦了和蜂后王国的纠缠不清,所以决定只替王国办一件事,交易完成,各不相干。” 罗开一面说着,安歌人一面点头,等到罗开说完,她美目流盼,声音浓甜得化不开:“你会不会厌倦我对你的纠缠?” 进行一宗巨额交易 罗开没有说什么,以行动代替了回答,他抄起安歌人的腿弯,把她抱了起来,安歌人一双腴白的手臂,紧紧缠住了罗开,罗开抱着她,来到了一张造形奇特的椅子之前,才将她放了下来。 那张椅子的曲线,使得安歌人仰躺上去之后,把她一身诱人的曲线,表露无遗。 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歌人伸手轻轻一拉,丝袍中间分开,自她的身上滑下,然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现出甜蜜无比的笑容来。 三天之后,罗开踏进了纽约的一幢摩天大厦。这一类的大厦,在纽约不知有多少,利用这样的大厦来进行最后的交易,的确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办法。 罗开的身边,有张面额一亿英镑的瑞士银行不具抬头的银行支票,这种支票可以存入任何人的瑞士银行的密码户口之中,受到永久中立国瑞士的法律保护,绝对机密。本票是安歌人交给罗开的。 罗开的计划很顺利,当安歌人向蜂后报告,说罗开终于肯答应代表蜂后王国,去购买有关古蛇神庙的一切资料之际,蜂后十分高兴,甚至亲自打电话向罗开致谢,罗开在电话中故作惊讶:“你真神通广大,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然后,罗开在安歌人处收到了本票,也知道了最后交易地点,所以他来到了纽约的那幢大厦。 当电梯在七十三楼停下,他在七三○五室门外站定,叩门,开门的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郎,一开门就道:“三十七项物品买主?你真准时,请进。” “非常物品交易会”的买主和卖主之间,根本不必互相知道身分,交易会也不问买主和卖主的身分,只要收到的银行本票是确实可以兑现的就成。 罗开这次会进行这样的行动,一方面是由于知道安歌人的处境十分危险,如果蜂后知道了她在玩弄组织,自然非遭殃不可。二方面,就算卡娅和黛娜,没有委托他弄清交易会幕后主持人的底细,他自己也很有兴趣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集团,能有这样神通广大的能耐。 而要知道底蕴,最好的方法,自然是主动和交易会进行交易。 这时,罗开放眼看去,心中不禁有点惊讶,因为这里看来,只是十分普通的办公室,和那艘大邮轮上那种超乎现实的豪华,简直无法比拟。 那女郎带着罗开,进入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里面的一切,也十分普通,一个中年人自桌子后站了起来,热情地和罗开握手,那中年人看起来,也只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商人。 罗开在那中年人的对面坐了下来,那女郎退了出去,中年人双手交叉,道:“先生,你的交易额是一亿英镑。交易项目是第三十七项?” 罗开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把那张银行本票取了出来,推向那中年人的面前,中年人看了一看,就抬起头来:“三十七项交易项目的物品比较简单,你可以现在就带走。” 他说着,就在他座位之旁,提起了一只普通的公事包来,推向罗开。 罗开吸了一口气:“我可以打开来看看?” 中年人道:“当然可以。” 罗开打开了公事包,里面是许多文件和图片,一时之间也无法细看,只是看到有不少文件上,都盖有荷兰国家档案局绝对机密文件的字样,所有的文件,看来全是复印本,而不是原件。 罗开在略微翻阅的时候,那中年人道:“如果阁下觉得物品和洽谈时所知的资料有出入,我们会负责安排双方的再见面。” 罗开合上了箱盖:“暂时不知道是不是有问题,如果发现有问题的话──” 那中年人取出一张名片来,递给罗开:“只要和我联络就行,我有二十四小时的秘书服务。” 打探消息一无所获 罗开看着卡片上的衔头,是“交易经纪人”,那是没有意义的事,但这个中年人,一定是“非常物品交易会”的一个成员,那是可以肯定的了。 他看看名片上的名字:“霍廷先生,我有一批物品,也想要托你们出售。” 那个叫霍廷的中年人道:“欢迎之至,我们有很多买家,出得起好价钱,如果是热门货,可以个别通知有兴趣的买家,如果是冷门的货色,那只好等待一年一度的交易会上成交。” 罗开做出犹豫的神情来,又故意四面打量着这办公室,然后才迟疑道:“这是一笔大交易──” 霍廷像是明白罗开的意思一样,微笑着:“阁下不是才在这里完成一笔大交易的吗?” 罗开道:“是!是!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安排一下,嗯,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更高级的人员?” 霍廷呵呵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显然这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绝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物:“不管是什么物品交易,我都可以负责安排,没有所谓更高级的人物。” 罗开“哦”地一声:“等我考虑一下。” 霍廷摆了摆手:“悉听尊便,欢迎随时和我联络。” 罗开提起手提箱,站了起来,他此行,对于交易会的幕后主持人的一切一无所获,未免有点不甘心,所以当他来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非常客气,也送他来到门口的霍廷道:“请原谅我的好奇,这个交易会──” 霍廷不等他讲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头:“先生,我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只能替你安排交易。” 罗开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要探索底细,只有再循别的途径进行。所以,他只是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从他离开了那幢大厦之后,心中暗忖,就算是联邦调查局,派人假装买家或卖家,也真是无从下手,交易会的豪华场面在公海进行,真正的交收一切又在这样普通的场合。而且,交易的过程,一点违法的地方都没有,“交易经纪人”只要按照他的佣金所得缴税就可以了。 走在行人繁忙的纽约街头,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事情进行起来,要比想像中困难得多,幸而他自觉,和蜂后王国之间的纠葛,可以告一段落了。 然而,罗开高兴得太早了。 当天,他把那箱资料交给了安歌人──那箱资料,本来就是安歌人的,现在,她卖给了蜂后王国──由安歌人转交给蜂后。 他和安歌人在纽约的豪华大酒店中,度过了快乐的一晚。第二天一早,安歌人带着资料离去,中午,罗开也脚步轻松地到达了机场,他留字条给燕艳的时候,说明最短时间就可以去看她,现在,他正准备遵守他的诺言。 不到二十四小时,他已经踏进了他在开罗的屋子,燕艳张开双臂,用她香软的身躯欢迎他,同时道:“你有一个朋友,半小时之前来到,坚持要等你,等到你出现为止。”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六章 蛇神 倪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