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章 蛇神 倪聪

两妙人儿动作一致 两个妙人儿的动作是一致的,她们先是眼波横溢地望着罗开,然后,陡然俯下头,就在罗开的大腿上,重重咬了一口。 那一口,其实也不是十分疼痛,可是由于她们的动作实在太突然了,使得罗开陡然一愣,自然而然的反应,是伸手去推开她们,而她们在一咬了罗开之后,立时挺直了上身,罗开双手推过去,恰好按在她们饱满的胸脯之上,她们又立即伸手,拉住了罗开的手。 事实上,就算她们没有这个动作,罗开也不愿意缩回手来,虽然还隔着一层衣服,可是罗开的手一按上去,那种柔滑而富有弹性的感觉,已经坚挺的乳尖之上,像是有一股电流放射出来,自罗开的手心,直射他的神经中枢,使得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在收紧。 而她们也在这时,发出一下腻人的神情声来,娇美的脸庞上,现出了一种渴望的神情,这种神情,使得任何男人看了,都十分乐意去满足她们的渴望。 罗开手臂向上略抬一抬,她们的身子便轻盈地向上凑过来。罗开看到的,是两双美丽而充满了热情的眼睛,两个润溢的,有极诱惑的形状的樱唇,已经凑到了他的面前,罗开感到心跳在加剧,在这时,他的心中忽然问了自己一个不该问的问题:“应该先吻哪一个好呢?” 当然,那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人有时是会有一些滑稽的念头的,即使是亚洲之鹰罗开,也不例外──他立即明白,先吻哪一个,都是一样的。 他的头向左侧,立时和两片红唇,紧啜在一起。 直到这时,他才真正明白这一双妙人儿,实在只是一个人,是绝对的两位一体! 因为,当他和左面的那一个深深吻着的时候,在他右边的那个,显然在此同时,也享受着深吻的乐趣,她不但神情陶醉,而且自她的口中,发出曼妙无比的声音来,表示她是如何在享受着那一吻的乐趣。 这实在是罗开从来也未曾有过的经历! 他自然不是没有吻过美女,也知道他的吻,能使被吻的女性感到男女间身体接触的第一步是如何的美妙,更知道女人在他的深吻之下,会有怎样热烈的反应。 可是他却从来也未曾听到过,当他深吻着一个美人的时候,那美人能发出这样曼妙动人的声音来,那种声音,似歌非歌,似哼非哼,用仙乐一般的韵律,来表示她内心的欢畅。因为当他以前深吻任何美女的时候,美女的朱唇被他的唇封着,舌尖在互相纠缠接触,除了喉际的“咿唔”声之外,哪里还发得出别的声音来? 可是这时,他吻的美女,却是一个人化身为二的,他吻着一个,两个妙人儿同时感到了欢乐,另一个自然而然,发出发自心底的欢愉的心声来,使罗开心神俱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乐趣。 他立时又头向右转,当四唇再度交接时,左边的妙人儿发出了同样的曼妙吟声来。 罗开终于仰起了头,他需要深深地吸一口气,而在那时候,两个妙人儿的纤手,已经抚上了他坚厚的胸膛,指尖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扫动着。 这种行动,表示了她们的爱抚技巧十分高超,罗开一面享受着飘然的迷醉,一面想起有关“蜂后王国”的传说来。 “蜂后王国”有一个信条:唯有美女的身体,才能征服一切;男人可以征服世界,美女可以征服男人! 这一双妙人儿,既然是“蜂后王国”中的核心人物──王国女皇是她们的教母,她们自然早已懂得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去征服男人。 罗开很愿意被她们征服,虽然他对自己那么容易被征服有点不满,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蜂后王国的铭言,几乎是绝对的真理! 然而,做为一个“被征服者”,他也不是全然没有反抗的,他双手一起动作,已经粗暴地撕扯着她们的上衣,那一双妙人儿一面喘息着,一面站立了起来,以轻快而美妙的舞蹈动作,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之内,把她们晶莹白晰,美妙到无懈可击的胴体,呈现在罗开的面前。 罗开双手在她们的胸腹之间抚移着,她们把罗开拉了起来,当罗开雄健得如同希腊雕像一样的男性身躯,也完全裸裎之际,她们发出了赞叹声,然后,双双在罗开的面前跪了下来。 到这时候,罗开才知道,她们的俏脸,虽然看起来还带着三分稚气,可是她们对于如何善用自己娇躯的每一部份,去刺激起男人的情欲那一方面,早已是百分之百的成熟女人! 借助罗开去买货品 罗开的双手,抚捏着她们腴滑的后颈,接下来的时间中,小小的车厢,像是在迅速地扩张,扩张成为浩瀚无涯的整个宇宙,而他们三个人,就充塞了整个宇宙间所有的空间──至少是所有能容纳欢愉的空间。 而时间,自然也不存在了,在那接踵而来,每一个感受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奇,每一种欢乐都是加倍再力倍,几乎是二的无穷次方的情形下,时间如何还会存在? 从高峰到山谷,从山谷到高峰,罗开完全想像不到,人生还会有这样新奇神妙的境界,可以供他去探索,他不得不感叹自然界一切的奇妙。 当那一双妙人儿,终于喘息着,两边偎依着罗开,身子柔软得像棉花一样,似乎再也不能动弹之际,罗开也感到了环抱着她们的双臂,再也无法挪动分毫,生命的最后一分力量也耗尽了。 自然,生命的力量,很快就会回来,但至少要有一个短暂时间的间歇的。 她们的樱唇,抵在罗开的颈际,而且每隔几秒钟,就不约而同地吐出她们的舌尖,在罗开的颈上,轻轻舐上一下,动作虽然又轻又快,但也能令得罗开的身子,陡然发颤。 当她们舐了七、八下之后,罗开把她们拥得更紧了一些,先呼了一口气:“好了,就算是我做不到的事,你们也不妨说出来听听。” 那一双妙人儿偎得更紧,腻声道:“我们想送一件礼物给我们的教母。” 罗开“哦”地一声,他本来是心思十分缜密的人,可是这时在这样的情形下,他根本懒得去想什么,只是等她们说下去。 一双妙人儿撑起身子来,各自用她们柔腴的娇躯,压住了罗开的半边身子,和罗开面对着面,罗开只觉得她们凝视着自己的浅蓝色的眸子,比世界上、宇宙间任何同样的物体更美丽迷人! 她们道:“这件礼物,在这次‘非常物品交易会’上,有人出售,在目录中的编号,是第三十七项。” 罗开喃喃地道:“那太容易了,既然是出售货品,还不容易吗?” 妙人儿娇俏地笑了起来:“鹰,你还是先看一看目录上的说明,再下结论比较好。” 罗开连一动都不想动──自然,他只是不想看目录,他的双手,是一直在移动着的。 四、古蛇神庙求售 那一双妙人儿十分体贴这时罗开不想翻阅目录的心情,她们道:“反正那第三十七项,我们是看熟了的,让我们背给你听?” 罗开立时点头,表示同意,他这时,心中约略想了一下,那“物品”既然是她们要来做为礼物送给她们教母的,那多半是什么稀有名贵的珍宝,难道有人偷到了英国皇冠上的那颗世界第一大钻石,在“非常物品交易会”中出售? 他只是模模糊糊地想着,耳际已响起了那一双妙人儿悦耳的声音:“古神庙一座出让──” 罗开才听了一句,就愣了一愣:“你们要一座古神庙来做什么?” 妙人儿睁着明亮的眼睛:“献给我们的教母,做为她女性王国女皇的神殿。” 罗开笑了起来:“好主意,这座古神庙,应该是在南美洲的了?” 妙人儿一起点着头。 罗开又笑着:“在哪一个国家?虽然南美洲国家个个都穷,但是还未听说哪一国要穷得把自己国境内的古神庙卖出来。” 妙人儿笑着,笑容慧黠,使罗开觉得其间大有文章,他仍然舒服地躺着:“不会是阿根廷政府,想用一座古神庙来换回福克兰群岛吧?” 妙人儿摇头:“不是,如果是,那事情比较简单,不至于要烦劳亚洲之鹰。” 罗开一听到她们这样说,真正吃了一惊──虽然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真的吃了一惊。 他刚才随口提出来的假设,几乎已是不可能的事,阿根廷要得到福克兰群岛,必须和英国开战──已经开战过了,双方的军费支出超过三亿英镑。还会牵涉到整个世界大局。 自然,可以通过大量供应阿根廷新武器,来达到攻击福克兰岛的目的;也可以在英国,发动国会的势力和民意,要英国政府放弃这孤悬海外的荒岛,但这岂是容易做到的事? 而这样近乎不可能的事,那一双妙人儿还说“比较简单”,那么,“古神庙一座出售”,究竟牵涉到了什么样的复杂事情? 妙人儿解释着:“你刚才所说的,总还可以开始去进行,成不成自然不知道;但是这件事,却不知道如何进行才好。” 罗开“唔”地一声,心想:这种说法不合理。他道:“怎么进行?去参加交易会,和卖主接洽就是了!” 妙人儿忽然低叹了一声:“你再听下去:古神庙一座出售,该庙确知位于新苏利南共和国境内某处,年代超过一千两百年,神庙祭祀蛇神,在建成后超过八百年,接受各方面的祭祀,庙中宝物之多,稀世罕有,价值无可估计──” 罗开听到这里,再也躺不下去了,他运用腰力,挺身坐了起来──因为他的双手迷恋着那一双妙人儿的细腰,不肯离开去撑起他的身子。 罗开答应帮助她们 当罗开坐了起来之后,一双妙人儿立时也变换了姿势,但仍然紧偎着罗开,而且使罗开的双手,可以抚摸到她们身上的美妙部份。 罗开笑了一下:“妙人儿,这交易,有着逻辑上的大矛盾。” 妙人儿凝视着他,罗开道:“古神庙中,有八百年积累的珍宝,价值无可估计,那么,古神庙的拥有者何必出售神庙?就算出售,定价又如何算法?所以,只有一个结论,所谓供奉蛇神的古神庙,只是一个十分拙劣的骗局。” 罗开的话才说完,两双俏生生的手指,已经一起指向他的鼻尖,同时传来娇声的指责:“你太心急了!” 罗开瞪大了眼,妙人儿继续背着目录上所刊载的:“出售者由于自己没有能力到达该神庙现在庙址,故愿将之出让。” 罗开呵呵笑了起来:“什么叫现在庙址?难道还有过去的庙址?神庙还会移动?” 妙人儿道:“不知道──欲知详情,请在交易会进行期间面洽。” 妙人儿念完之后,又一起凝视着罗开,罗开笑着:“只是去面洽,为什么要我出面?” 妙人儿道:“你神通广大,不会上当。” 妙人儿甜甜地笑着:“你和蜂后王国一点关系也没有,浪子和我们的教母──”她们暧昧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罗开感到又是吃惊,又是好笑:难道浪子高达终于也被征服了? 妙人儿又道:“我们王国活动的范围在南美洲,虽然我们的努力已经可以影响甚至控制南美洲半数国家,但毕竟不是公开的,所以我们不想自己的行动让人公开知道,这自然是委托你出面的原因之一。” 罗开迅速地转着念,低声道:“苏利南,就可以前的荷属圭亚那,印度人和爪哇人曾作大量的移民,至今还占人口的一半──对了,印度人的宗教观念中,有一派是崇拜蛇神的,爪哇人也是,在苏利南境内,有一座淹没了的古蛇神庙,在常识上是可以成立的。” 他讲到这里,突然纵声高笑了起来,双手同时在妙人儿浑圆丰满的臀部,用力拍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来,在妙人儿娇吟声中,他又道:“骗局要使人上钩,自然至少在常识上要能成立才好。” 一双妙人儿咬着下唇,罗开朗声道:“好,我代表你们去参加交易会,如果价钱是我能负担的话,我会买下来送给你们。” 妙人儿双双欢呼,一边一个,紧拥着罗开,在罗开的颊边不断亲着,发出了一连串“啧啧”的声响。 就这样,亚洲之鹰罗开,参加了这一次的“非常物品交易会”。 虽然,直接委托他来参加的是那一双妙人儿。但是他知道,那是浪子高达对他的又一次“出卖”,所以,他把参加交易会的事,算在高达的头上,认定了是由于浪子高达,他才会参加这个神秘的交易会的。 在说到罗开在交易会中的情形之前,还要补充一下罗开和那一双妙人儿之间的情形。 那天,当他们离开车厢时,已经是将近午夜时分了。街上行人零落,妙人儿在未曾下车之前,一边一个,攀住了罗开的肩头,道:“为了不使任何人将你和蜂后王国发生联想,在事情未有结果之前,我们不适合见面。” 罗开在当时,自然而然答应着,只是心中有点怅然和遗憾。 可是,当一双妙人儿才一下车,当时就有一辆黑色镶着鲜黄色细边的车子驶过来,把她们接走之后,罗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到了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他和蜂后王国之间,是他落了下风。 蜂后王国出现了那一双妙人儿,就轻而易举地使他答应了替她们办事,这绝不是一向独来独往的亚洲之鹰的作风。 但是,美女是不可抗拒的,更何况不是一个,而是一双! 罗开心中有点不高兴,不是对那一双妙人儿不高兴,而是对他自己。同时,他也感到蜂后王国委托他的理由不是很充分。但他一时之间,既然想不出对方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那就自然只好先按部就班进行起来再说。 他把那本目录带回了他在巴黎的住所──那是一幢极高级的新型大厦的顶楼,单位面积不是很大,可是一切现代化设备,应有尽有。 扮富豪参加交易会 至于那辆车子,他仍然让它停留在街边,因为他知道浪子或是浪子的手下自会处置。 在他的住所之中,他翻阅着那目录第三十七项,正如那一双妙人儿背给他听的一样,一字不差,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再进一步研究之处。他顺手翻开了目录中其他的项目,毒品的供应甚多,包括有“提炼好的海洛英一公吨,不包括送达目的地”的题目,和“小型核子反应堆”在内,真是应有尽有。 目录之中,夹着交易会的参加证,说明是:“持证人于五月二十八日至六月七日止的十天内,到达印度加尔各答港第十六号码头,将参加证扣在襟上,自有人来接洽带领至正确的交易地点。所有卖家会自五月二十八日起恭候,过时不候。” 罗开推测,交易会举行的地点,可能是在公海上──这一点,他料中了,可是他未曾想到,交易会的规模会如此之大! 他在到达加尔各答之前,已经经过了精心的化装,使他自己看来,是一个头发发白、气派相当大的中年富豪──他自有配合他各种不同化装的旅游文件。当他在指定的码头上出现之际,立时有两个穿着十分整齐的印度人走过来,请他登上一艘相当大的游艇。 游艇中已经有十来个看来显然也是交易会的参加者在,但是互相之间,甚至连招呼也不打,而且,罗开一眼就看去,不论男女,几乎都经过化装,把真面目隐去的。谁也不想在这种性质的交易会之中,暴露自己真正的身分,要是购买了一公吨海洛英的人,叫人认出了竟是某国的禁毒官员,这自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在下午三时,游艇上的人已增加到四十多人时,游艇就离开了码头,向着孟加拉湾直驶出去,一小时之后,一项广播提醒船上各人已经进入公海。 五、豪奢绝伦的大邮轮 公海是超乎任何国家法律所能管辖范围的广阔天地,使得心怀鬼胎的人,可以全然没有心理负担。又过了一小时,在夕阳将要西沉,照耀得一望无际的海面,散射出夺目的金辉之际,游艇上的人,都可以看到海面上有一艘巨大的邮轮。 那艘邮轮,使得看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发出一下惊叹声来。 像这样巨大的邮轮,世界上是寥寥可数的,而这艘,显然不属于那屈指可数的,正在供应当商业用途的那几艘之中。 罗开身边的一个老妇失声道:“天,他们竟然自己造了这样大的一艘轮!” 另一个半秃的中年人道:“那的确是好办法,这样的大邮轮,可称是海上的一座小城市,可以提供一切,那比去年,跑到东非洲旷野中去举行,不知要舒服多少了,这艘巨轮,可以成为交易会的永久场地!” 那老妇人忽然问那中年人:“去年,你在交易会中买了什么物品?” 那半秃的中年人嘿嘿笑道:“小意思,小买卖!”他一面谦虚着,一面又十分自傲地道:“不过,买卖双方付给主持人的佣金,至少可以有这艘巨轮的造价的五分之一了!” 那老妇人也干笑着:“看来,整艘巨轮全是我们贡献的,我们可以心安理得享受巨轮上的一切!” 身边的几个人一起道:“自然……自然……” 罗开心中想,自己就算没有贡献过什么,但也大可不必客气,心安理得地接受显然是应有尽有的奢华招待。 从游艇登上大邮轮之后,所接受的招待,使得罗开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惊讶于主持人手面之阔绰:船上──那座大的巨轮,可以看得见的金属部份,全都闪耀着金光,一上船,就由笑靥迎人、穿着特别设计诱人服装的各国美女,派发一本介绍船上一切设备的书。 这些美女,别说列队站在邮轮的船舷上,就算列队站在环球小姐的选美台上,也绝不会逊色! 然后,负责接待的人员,彬彬有礼地来询问登船者喜欢什么形式的房间──所有的舱房,全是舒适豪华的套房,可以和巴黎丽池酒店的豪华型套房相比较。而各种服务,只要登船者想得出来,应有尽有;就算没有──二十四小时之外,也可以由世界任何角落,兼程运到,而且,一切全是免费的。自然,不反对对服务人员的打赏,但是请勿用现钱,原因是服务人员不会接受小额的打赏,而他们接受的最低额,用现钱来支付,体积也未免太庞大了一些…… 与古庙出售者接洽 这艘邮轮上的细节,详加叙述,并无多大意义,罗开没有多加考虑,就拣了一间法国式套房。比一般豪华大酒店更奢侈的是,每一间舱房都有专间的男侍和女侍,随入住者选择。 当两男两女恭立在罗开面前之际,罗开留意到那两个女侍全是黑种女郎,皮肤细腻光毫,相貌也十分娇俏,黑种女郎的腿长占全身比例之高是著名的,是以她们看起来,也特别诱人,两个黑种女郎都在头上结了几十条小辫子,再缀以各色的小珠子,看起来很有趣。 罗开以瑞士银行的支票付了他们“小费”,表示自己想休息一下,不想被打扰,那两个黑俏女郎一起道:“先生,我们受过严格的指压按摩训练!” 罗开“哦”地一声:“谢谢,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你们知道。” 男女侍者恭敬退出,罗开迅速地在房间中巡视了一下,初步的检查,并没有发现什么监视窃听的装备,但是他知道极有可能有这类装备存在。 这个交易会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规模,主持人不论是谁,都会希望掌握更多买方和卖方的资料,监视和窃听是无可避免的。在这艘一共有七层甲板,至少超过一千间豪华舱房的大邮轮,它的核心指挥部份,可能有着完善的电子监视设备,可以看到每一间房间中发生的事,自动摄影、记录下来,以备随时查究。 罗开想到了这一点,可是他却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一来,现代科学设备,可以把电子监视和窃听设备,制造得小巧隐蔽无比,必须有一套反视窃设备,才能把它们找出来。 二来,罗开来的目的,并不是来寻求什么军火毒品,他只是来买一座古神庙,在交易会的所有交易之中,他相信自己要进行的这一项,是犯罪成分最低的一项了。而且,他自信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身分,那么就算一切被人记录了下来,又有何妨? 令他感到兴趣的,反倒是他在上了这艘巨轮之后,很想知道这个交易会的幕后主持人究竟是什么人,什么集团。 因为从巨轮的规模来看,即使以一个国家的能力来主持,也不能更好了,这可以说是世界上各种各样犯罪集团的联合司令部──然而,什么人有能力担任这个司令部的总指挥呢? 罗开既然对一个问题有了兴趣,他的性格是一定要将之弄明白的,但自然也不必着急,先进行他参加交易会的首要任务再说。 想起他竟然会替“蜂后王国”执行一项任务,他自己也不禁感到奇怪,因为,“蜂后王国”是一个纯女性王国,而且,公开是以男性为敌的。但看来,女性毕竟无法与男性为敌,就像男性不能以女性为敌一样。造物主安排了人有两种性别,这两种性别的人,就非融洽相处不可,而不是处在敌对的状态之中。 罗开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望着装嵌在沙发扶手上的电话机,那是一种小巧的无线电话,他知道,在交易目录上编号第三十七号的交易,只要拿起电话来,拨“三十七”,就可以和卖主接洽了。 他拿起电话,使得自己身子整个埋进柔软的天鹅绒沙发之中,他即将进行的事,多少有点神秘,使得身心都处在松弛的状态中去应付神秘的事,比自己先紧张起来好得多了。 拨了号码之后,他听到对方的电话铃响了三次,卖主在巨轮的哪一个角落,他是无法知道的。电话响了三次之后,有人接听,那是一个充满了磁性的女性声音,在声音中,难以辨认出说话者的年龄来,只是声音悦耳动听之极:“第三十七项交易,请问能帮你什么?” 罗开单刀直入:“我对你们提供的交易大有兴趣,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资料。” 那女声立时道:“好的,先生,你的房间号码,我们立即回覆你。” 罗开的房间,是在第八层的四二四号舱房,但是他却没有回答。对方的要求,使得他很不高兴,因为他一把自己舱房的号码说出来,对方就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而他对对方却一无所知,变成了人家在暗,自己在明。 对过惯了冒险生活的人来说,这是一大禁忌。虽然罗开并不认为在这宗交易之中,会有多少需要冒险的成分,但是身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总是小心一点的好。 所以,他在停顿了两秒钟之后,反问道:“对不起,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现在告诉我。” 相约在会议室见面 那边的女声也停顿了两秒钟,才道:“好的,出售的是一座神庙,有超过一千二百年历史,在印度,爪哇和苏利南本身的传说或一些记载中,都有提及──” 罗开听到这里,打断了那个叫人听了兴起一种暖洋洋感觉的动听声音:“哦!没有人可以出售一个神话传说故事的!” 那女声立时道:“当然不单是传说,还有一定的依据,根据来自荷兰政府的最机密档案,先生当然知道苏利南的前身是荷属圭亚那。” 罗开“嗯”地一声:“那么,看来我们应该见一次面,交易会的买卖双方,都有权使用一间会议室的。我这里只有一个人──” 那女声道:“我也只是一个人!” 罗开道:“那我去安排一间小型会议室就够了。” 那女人的声音,听来更加慵懒,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韵味:“安排好了,请通知我。” 安排一间小型的会议室,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电话打到大会秘书处,不到三分钟,一个女侍敲门,送上了钥匙:“先生,你需要的会议室,在第五层第五一一号舱房,你可以一直使用它,直到你不需要为止。” 罗开接过了钥匙,他决定自己先到会议室之中,再通知第三十七项交易的卖主。 他在离开舱房之前,把他的化装,又略作修整,然后,他十分悠闲地走了出去。 邮轮的规模十分大,简直就像是一座小城市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设备,若不是可以看到汪洋大海,更多的感觉,也是置身于一座庞大的滨海建筑物之中。 各色各样的人在走来走去,有几个做阿拉伯酋长打扮状的人轰笑走过来,罗开一眼就可以看穿他们黝黑的皮肤是精心化装出来的,那几个人原来是典型的白种人──他们用来涂黑皮肤的化装液的配方太浓了,以至在皮肤的细纹上,积聚了细小的深色线条,而在正常的情形下,应该是浅色的。 罗开并没有搭升降机,他采用自动楼梯上去,在他身边迎面下来的人中,包括了一个胖得惊人的胖子,足有三百磅,罗开心中暗暗好笑──这是最笨拙的化装术,最容易被揭穿。 他来到了第五层,经过了一个相当大的游泳池,进入了走廊,找到了五一一号舱,打开舱门,走了进去。

相约在新加坡见面 安歌人媚笑着:“我没有说要出售宝物啊!” 罗开轻轻地含住了她的乳尖,以致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也不会随便拿出来给人看的!” 安歌人被罗开挑逗得喘起气来,她身子紧贴向罗开:“你的委托人──” 罗开不等她讲完,双手一举,就将她整个人都托了起来,安歌人的身子极其柔软,罗开托住了她的腰,她上半身和双腿,一起向上扬起,形成了一个极其动人的姿势,罗开再缓缓把她放下来:“宝贝,我会尽量说服委托人完成交易,而且,绝不透露卖主的身分。不过要给我时间。离开这里之后,如何和你联络?” 安歌人眼波流转,想了一想:“我们分手后第二十天,你可以在新加坡……找到我。” 她说了一个地址,罗开知道那一区,有许多独立洋房,是一个十分高尚的住宅区。他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在那里见你。” 安歌人又腻声道:“交易成功之后,我不会忘了你那份佣金的!” 罗开“哦”地一声:“不必了,佣金,你还是付给交易会的主持人比较好!” 安歌人扬了扬眉,罗开轻拍着她丰盛的臀部:“宝贝,别到处惹火,这个‘非常物品交易会’的组织和主持者是什么人,还没有人弄得清楚,但必须相信他们对每一个参加者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至少,他们会注意大笔金钱的转移,你如果不付他们佣金的话,相信会得不偿失的!” 安歌人的眼珠,灵活而动人地转动着,点了点头,低声道:“鹰,你教会了我许多事,包括刚才的……”她说到这里,双颊自然而然地飞起了一片红霞,使得她又喜又羞的风情,更加迷人! 罗开是在十天之后,才离开那艘大邮轮的。十天,他都和安歌人这个美人儿在一起,安歌人有着千变万化的花样来使两性间的欢愉到达一个高峰又一个高峰,罗开对她,简直有点迷恋了! 离开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和那双妙人儿联络,他选择的见面地点,是印度北部的一个避璁圣地,那里有许多当年英国贵族留下来的,舒适无比的古老屋子,屋子大都被清幽的林木所包围,是幽会的最佳所在。 十一、蜂后的邀请 那一双妙人儿在第二天傍晚赶到,他们三个人一起坐在花园中大吊椅上,呷着美酒,两个妙人儿一边一个,依在罗开的身上。 罗开开始叙述他进行“交易”的经过──当然,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强调了对方所出售的资料的可靠性,也分析了就算买到了资料之后,还需要有巨大的投资,而且,必须经过极度的困难,才能进入那座古代蛇神庙,而最大的可能是,根本发现不了那古神庙,一无所获。 最后,罗开说出了对方所要的价钱:三亿英镑! 然后他在那一双妙人儿的沉默之中,问:“你们不觉得,花三亿英镑,送一件礼物给教母,值得吗?” 两个妙人儿一起咬着下唇,过了一会,才问:“神庙中真的有无数宝石?” 罗开道:“资料是这样说,我只不过见到了其中,据说是来自神庙中的两颗!” 妙人儿现出了询问的眼色,罗开道:“那是我一生之中见过的最好的宝石,每颗超过三百克拉!” 两人一起撮起了她们诱人的红唇,发出了一下口哨声,然后,又一起叹了一声:“我们没有三亿英镑。” 罗开没有作任何表示,当然,他绝不是一个吝啬的男人,也很乐意送一点礼物给这双妙人儿,使她们高兴一下。可是三亿英镑,这实在是能令英雄气短的大数字,这不能不使罗开感到,万能的金钱,真是越多越好! 妙人儿交换了一下眼色:“鹰,能不能有简单一点的方法,得到那些资料?” 罗开愣了一愣:“抢!” 妙人儿格格地娇笑了起来:“或者,偷?” 罗开不禁有点啼笑皆非。资料的拥有者是安歌人,他曾向安歌人说,他会尽力帮她推销那些资料,替她找到买主。而如今,那一双妙人儿却建议用偷或抢去获得这些价值三亿英镑的资料! 他缓缓吸了一口气:“恐怕不能,就算这是蜂后王国的行事方式,也不能!” 一双妙人儿各自交叉着手指,把双手挂在罗开的肩上,而把下颚抵在自己的手背上,明媚的眼睛凝视着罗开,罗开又把眼睛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分开,看了她们一下,他承认这一双妙人儿有过人的动人之处,不过他还是缓缓地摇了摇头,而且在摇头的过程中,在那一双妙人儿的朱唇上,各自轻吻了三次。 妙人儿低声问:“对方神通广大,根本无从下手?” 罗开笑了起来:“小孩子买不起糖果,可以去偷,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妙人儿嘟起了嘴:“是卖主要价太高了!” 妙人儿向教母请示 罗开道:“那你们可以还价啊?” 妙人儿一副悲哀的神情:“我们的银行存款,还不足两千万美金!” 两千万美金绝不是小数目,而这一双妙人儿的年龄,在有些国家,是还未曾到达法定年龄的,但是她们却也因为太“穷”而烦恼,由此可知,人的欲望,实实在在是没有止境的。 罗开大是感叹:“是啊,太少了!” 妙人儿娇声道:“你和卖主接触过,又见过那么大的红宝石和绿宝石,当时你如果下手的话,难道没有成功的机会?你──” 罗开不等她们讲完,就叫了起来:“小姐,我看你们弄错了,还是我以前做过什么抢或偷的事,以致给你们那样错误的印象?” 妙人儿轻咬着下唇:“我们以为你肯为我们做点事!” 罗开苦笑:“当然愿意,我可以代你们讨价还价。” 妙人儿闭上眼睛一会,动作一致,站了起来,向罗开嫣然一笑,走了开去。 罗开知道她们有事要避开自己,这时,罗开的心中,不禁有点疑惑。因为他知道,她们绝不是相互间要去商量一下──她们两人是完全心灵相通的,想到的全是一样的,根本不必商量。 那么,她们是准备去和另一个人商量的了。罗开绝不怀疑先进的通讯仪器的功效,随身携带的通讯设备,可以和全世界任何地方通话,早已不再是科幻小说中的物品,而在实际生活中出现了。 尤其,据说蜂后王国还以南美洲一个大商业机构的名义,拥有自己的一枚通讯人造卫星。那一双妙人儿在离开他之后,自然可以随时和任何人联络。 问题是,她们是去和什么人商量呢? 罗开闭着眼,迅速地转着念,他也感到“买礼物送给教母”,只是一个藉口,真正的事实可能是蜂后要这座古神庙。 罗开心中不禁有点怵然,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安歌人的处境,可以说十分危险了!蜂后不知道卖主是她组织中的人还好,一知道了之后,那自然不会对安歌人再客气的了! 那一双妙人儿离开了罗开不到十分钟,就带着甜蜜的笑容,又回到了罗开的身边,罗开像是不经意地问:“和什么人商量过了?” 妙人儿略现惊讶之色,却并不回答罗开的问题,只是道:“鹰,有一个人,想和你见一次面。” 罗开笑了一下:“谁,你们的教母?” 罗开在这样反问的时候,纯粹是开玩笑的性质。因为蜂后王国的首脑蜂后,是一个极神秘的女人,神通广大,手段狠辣,蜂后王国的组织庞大,插手在各行各业之中,江湖上的传说是:别看黑手党财雄势大,实际上,操纵着黑手党几个大头子的,就是蜂后王国!利用美女去操纵不可一世的男人,这正是蜂后王国的信条,连他,亚洲之鹰罗开,一向独来独往的人,不是也被那一双妙人儿利用到“非常物品交易会”去了吗? 所以,他绝未想到过,要见自己的人会是蜂后,这才这样开玩笑似地问上一句的。 谁知道妙人儿连半秒钟也没有耽搁,就道:“正是!” 罗开陡然坐直了身子,一时之间,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当他向妙人儿看去时,她们又神情十分正经地点了点头,表示她们并不是在开玩笑。这倒真令罗开心中大是疑惑。 妙人儿又低叹了一声:“鹰,我们骗了你,要得到那座古蛇神庙,本来就是教母的主意,我们却对你说,是我们想买给她的礼物。” 这一点,罗开刚才已料到过了,所以他并不觉得什么意外,只是道:“应该做过诚实的好女孩!” 妙人儿扮了一个同样的鬼脸:“绝没有料到的是,代价竟然如此之高,那不是我们所能解决的事,所以刚才请示了教母。教母说,她想见一见你。” 她们说完之后,就现出等待罗开回答的神情来。而罗开却无法立即给她们答覆。 这是一个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答应妙人儿的要求,到“非常物品交易会”去,已经不是十分符合他一贯的原则的事,但实在是由于那一双妙人儿曾给他以如此奇妙的感受,使得他无法推却之故。 恐受控制拒绝邀请 当然,罗开也不以为原则必须一丝不变,原则也是可以改变的,但是他却绝不想原则因为蜂后王国而改变。 换句话说,他根本不想和蜂后王国有任何牵连。他已经隐隐感到,蜂后王国的行事,是一步一步逼近来的,先是一件不能推却的小事,然后再进一步,又进一步……目的自然十分明显,最后,将他,亚洲之鹰,置于蜂后王国的控制之下,做为蜂后王国的工具,或许,在她们之中,对于这样被控制了的男人,另有一个名称,多半,就把男人当做雄蜂。 罗开想到这里,缓缓地吸了一口气,这种难以抗拒的力量,似乎还在“时间大神”之上。人会对异星生物有自然而然的抗拒力,但是,要抗拒出色的美女,这就不是人人做得到的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历史上多少叱吒风云的英雄人物,尚且不免成了美女的俘虏。 罗开又自然而然地想起浪子高达来,高达现在算是什么呢?是他本来面目的浪子,还是已变成了一苹在蜂后身边打转的雄蜂? 如果他答应了蜂后的邀请,那么,蜂后自然还会委托他进行交易,就算交易顺利完成,进行探索古神庙的任务,只怕也会落在他的身上,这样一步步下去,亚洲之鹰,就不再是亚洲之鹰了。他自觉可以和“时间大神”对抗到底,但是蜂后王国,他一点也没有把握。 妙人儿的目光越来越焦切,而罗开也下了决心:这时若不及时抽身而退,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脱身了! 所以,他在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道:“我看没有这个必要。” 妙人儿笑了起来:“鹰,从来没有人可以拒绝蜂后的邀请的!” 罗开的神情,在那一刹间,变得十分肃穆,他是为他今后的命运在说话,自然不能不严肃:“那就由我开始好了。” 妙人儿低下了头,声音十分楚楚可怜:“要是我们请不动你的大驾,教母会骂我们没有用的!” 罗开知道自己这时绝不能心软,心一软,就会在美丽温柔的陷阱之中,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了,所以他仍然坚决地道:“我已经决定了!” 妙人儿抬起头来,神情极其失望。 十二、阴沟里翻船 罗开站了起来,离开了大吊椅:“你们要我去进行交易,我认为我该做的,都已经做完,自然,如果你们认为价钱合理,要有进一步行动的话,我可以代你们和‘非常物品交易会’联络!” 那一双妙人儿一脸恳求之色,也自吊椅上跳了下来,来到罗开的身边,仍然一副娇嗲莫名的样子,一边一个,挂在罗开的肩上。 由于罗开曾和她们有过那么亲热的关系;由于罗开和她们认识,是浪子高达介绍的;由于她们有着那么年轻纯真,俏丽无匹的脸庞,所以,罗开心中,从来也未曾对她们有过半分的提防。 这自然是罗开的错误了,他明知她们是属于蜂后王国的,是蜂,而蜂是会螫人的,蜂不螫人,只是蜂不想螫而已。 罗开竟然忽略了这一点。所以,事后,他没有怪责任何人,只怪他自己。 那一双妙人儿一挂上了罗开的肩头,就各自张开樱唇,轻咬着罗开的耳垂,罗开也自然而然,张开双臂,搂住了她们的纤腰。 而就在这时,罗开只觉得左右两边的胁下,同时一麻,在他还未曾未得及分开眼珠向两边去看的一霎间,他已经人事不省了。 当他渐渐又有了知觉之际,首先感到的是极度的柔软,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像是被什么柔软的物体包围着一样。 渐渐地,当他的感觉又恢复得多一点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是躺在一个十分柔软的物体之上。 这时,在昏迷之前发生什么事,他已经完全可以记起来了。 他心情自然不会好,但他也力图使自己平静,感到要责怪的话,只好怪他自己,那一双妙人儿甚至在行事前向他警告过:没有人可以拒绝蜂后的邀请的! 他需要知道的是他昏迷了多久,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决定不先睁开眼来,他知道自己的体质强健,在被麻醉之后,会比常人容易醒过来,如果这时身边有人,他继续假装昏迷,会有好处。 可是过了一会,他却无法不睁开眼来了,因为四周围极静,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实在无法凭听觉判断出自己身在何处。 他心中暗叹了一声,他,亚洲之鹰,竟然在这样的情形下着了道儿,真是阴沟里翻船,蜂后王国甚至不必怎样威胁他,只有告诉他,会把这件事到处宣扬,他就不知如何才好了! 在他雕像一般,充满了男性美的脸上,这时,也不免现出苦笑来,他睁开了眼,看到自己是在一间房间之中,当然已离开了他原来所在之处,因为他原来所在的那幢房子之中,并没有这样密封的房间。 初遇蜂后舌剑唇枪 房间的陈设,相当简单,但所有的一切,线条却极其优美,而且全是悦目的浅米色。给他以极度柔软感的,是一张天鹅绒的半躺椅,他就躺在这张半躺椅之上。 他真有点担心自己衣衫不整,不过还好,看来那双妙人儿对他,还有若干程度的尊重,他只是略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就知道自己身边的几样重要东西,并没有少。 他迅速地运转了几下真气,可以肯定麻醉药的作用已完全消失了,这才挺身站起,沉声道:“我醒了,该有人出现在我面前了吧!” 他话才一出口,门突然打开,房门是无声向旁移开去的,门一移开,罗开就看到门外,是一个相当大的厅堂,陈设一样悦目雅致。 罗开向外走去,才走出了几步,就不禁愣了一愣,在那个厅堂的中间部份,突然有一张高背椅子,自下面升上来,高背座椅的背向着他,不过罗开却可以知道椅上一定坐着人,因为他看到座椅的扶手上,有一双手搁着,那是一双十分腴白的手,手指细长,看了令人有赏心悦目之感。 但这时,罗开心中一点也不高兴,他也可以料得到,座椅上的女人是谁了。 他不等椅子全升上来,就自顾自来到了一组酒吧之前,坐上了一张高脚凳子,斟了一杯酒,一面喝着,一面转过身来。 在他转过身来之际,恰好座椅也完全升起,也转了过来,罗开看到,坐在座椅上的,是一个极其高挑艳丽的女人。她的年龄,大约在三十左右,真是十分难以对眼前这个美女作出形容,她皮肤白晰,看来是典型的南美艳人,她的艳丽,简直如同强光一样,使人为之目眩;她的五官自然是无懈可击的,但是却有着异样的活动感,不但她的眼睛像是会说话,连她的眉毛,也像是能表达出她的心意来。 罗开从她修长的腿,估计这个美女的高度,超过一百八十公分──一般男人却没有这样的高度,她的体态略见丰腴,这也使她看来更是动人。 罗开并没有打量她多久,视线就从她的身上,移到了别处──这种动作,是对一个美女的无礼,罗开由于根本不想表示什么礼貌,所以才这样子的。 他的视线移开之后,打了一个哈哈:“真夸张,是不是要见到你的人都跪下来,叫一声女皇陛下?” 在座椅上的艳光四射的美人,自然就是蜂后王国的首脑:蜂后! 蜂后冷笑了一下:“那一双小女娃,一定真有点喜欢你,她们竟然没有弄死你!” 罗开喝了一口酒:“你要见我,她们怎敢杀我?” 蜂后格格一笑:“是,我要见你,可是我没有说明一定是要活的,她们要是把一头死鹰弄到我面前来,也不算是违背了我的命令。” 罗开心中一凛,蜂后又道:“利用刻薄的语言,来发心中的失败感,这是男性的幼稚行为之一,假设你比较成熟,不必再在我面前扮孩子了!” 罗开心中一叠声叫苦,蜂后的词锋是如此锐利,简直没有反驳的余地。 而他又是被俘虏来的,看来,再唇枪舌剑下去,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 他又把视线移回蜂后的身上。 蜂后当然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美女,但是如果她能使得浪子高达改变一贯对待女性的态度,那么她必然还要有点特别之处才行。 正当罗开想到浪子高达之际,蜂后突然也提起了他:“高达说,可以把你当做朋友!” 罗开闷哼了一声:“本来可以,但现在我要郑重检讨这种所谓朋友关系,因为如果还存有朋友关系,就不应该在这种情形下和你见面。” 蜂后的神情薄有怒意,那使她在美艳之中,另有一股冷森之感:“那是我提出要和你见面,而你拒绝的结果!” 罗开道:“正是,如果是朋友之间的邀请,即使拒绝了,也不会出现如今这样的结果!” 蜂后冷笑:“这令你感到英名扫地,是不是?” 罗开笑了一下:“不见得,因为我很重视自己的英名,就算‘扫地’,也会令情形扭转过来的!” 有求于人改变态度 蜂后的怒意更甚,她一双浅绿色的眼睛,在春意盎然之际,可能极其动人,但这时看来,却如同在黑夜之中看见一对豹的眼睛一样,闪着碧殷殷的光芒。 她用极缓慢的声调说:“别和我为敌,亚洲之鹰,别和我为敌!” 罗开点头:“这样的话,我听几百个人向我说起,还包括一个全然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受星际追缉的异星生物在内!” 蜂后陡地站了起来,来回走动着,她走动的姿势十分夸张,丰盛的臀部摆动的幅度极大,所以她的腰,也给人以极度的灵动之感。 她果然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高,而双腿所占的比例,恰好是最美人体的标准。 她来回走了几步,罗开一声不出,心中在想,如果蜂后是一个那么容易发怒的女人,那反倒不难对付了。 蜂后走了几步之后,停下身子来,转过身,罗开一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就吓了一跳,她俏脸之上,非但一点怒意也没有,反倒春风满面,动人之极。一个人的情绪能在刹那之间就受控制,当然要极厉害的人才能做得到。 蜂后继续用她那夸张而诱人的步伐,向他走过来,一直到罗开的面前,她高耸的胸脯,几乎就要碰到罗开的胸口了,才停了下来。 她几乎和罗开一样高,所以当她做出想和罗开亲吻的神情时,并不需要昂起头来。 罗开沉声道:“亚洲人,或者说中国男人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约束,朋友的女人,是碰都不能碰的!” 蜂后睁大了眼,声音令人心荡:“你不是说你要检讨和高达的关系吗?” 罗开道:“那是我们之间的事,不成文的约束,仍然有效!” 蜂后陡然吸了一口气,当她吸气之际,高耸的双乳,至少向前挺进了十公分,而罗开也在同时,后退了大约二十公分。 蜂后笑着,挥着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算我不了解东方。鹰,我抱歉,两个小女娃太不懂事,是不是要我处罚她们?” 她的态度忽然有了这样的改变,罗开自然知道,这始终还是她有求于己的缘故,但是一听得她这样说,罗开还是吃了一惊,忙道:“不必,不必!那一双妙人儿那么可爱,我绝没有半分责怪她们的意思,你绝不要有任何误会!”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其次章 蛇神 倪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