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实儿,租来之祸

2011年初夏的一天上午,环保局梁局长坐在偌大的写字台后,聚精会神地看一份关于加强环境治理、促进企业节能减排、调整结构优化布局的文件,分管业务的汤副局长敲门进来,说那两名退休职工下午就要走了,中午在单位食堂安排个便饭,算是给他们送送行,问他是否参加。梁局长闻言放下文件,摘了眼镜揉揉眼睛,沉吟了一会儿说:“参加。他们也为国家奉献了大半辈子了,该去送送。”
  汤副局长答应着走了出去,梁局长却再也无心研究材料。他站起来,走到窗边,凭窗向外眺望。下面是一个小型菜市场,因为临近中午,路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买菜的、接孩子的、过路的,熙熙攘攘。有一个骑三轮车的老人缓缓从他面前驶过,车上坐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张着嘴说着什么。他心里莫名地掠过一丝惆怅:这就是他以后的生活吗?
  梁局长今年58岁,圆圆的脸膛,稀疏的头发,长得慈眉善目的,除了肚子有点儿突出外,形象还算对得起观众。他有些意兴阑珊地走回到桌前坐下,伸手摸了一支烟点燃,悠悠地吐了个烟圈,仿佛要把心里的烦恼吐掉。最近不知怎么了,他总是讨厌别人说到退休这两个字,也不愿看到相关的人,莫非是因为自己也要面临退休了?
  要说这梁局长的仕途,那也称得上是一帆风顺。他从一名小小的临时工做起,直做到副乡长、乡长、乡党委书记,然后顺利坐到了局长的宝座上,这一坐就是10年。想当初他刚到乡里干临时工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今天的成就的。面对这曾经不可企及的一切,他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等过两年退了休,在家里陪陪老伴,逗逗孙子,颐养天年,这一辈子就算幸福平安,功德圆满。只是那都是一般人的想法,梁局长可不这么想,面对即将到来的退休,梁局长总感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梁局长刚上班时属于三不脱离干部,何谓“三不脱离”?就是不脱离农村、不脱离农民、不脱离农活。他年轻时老实勤快,聪明好学,又是个初中生,所以村里推荐他到乡里干工作片的“会计网长”,负责一个工作片(管辖十多个村庄)的上传下达和开销花费。梁局长事业心强,又积极努力,很快在工作上做出成效,不久即被提拔为片长。虽然已是片长,在乡里有了一定的地位和稳定的工作,但身份还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泥腿子”。后来随着职位的升迁和政策的变化,梁局长终于摆脱了三不脱离的身份,成为一名正式的国家干部,并经人介绍和一位在乡小学任教的老师缔结良缘。
  因为结婚晚,所以耽误了下一代,直到30岁上才有了宝贝儿子梁志国,而这时候其他同龄人的孩子都7、8岁了。老话说一步赶不上,是步步赶不上。如今,梁局长的老哥们儿的孙子孙女们都上学了,可他家志国还一个人吃饱一家人不饿呢,梁局长心里着急呀!
  梁志国今年28岁,一米七五的个头,长得白白净净的,就是瘦了点儿,显得有些单薄。他大学毕业后在省城的一家企业找到了工作。说起这儿子,梁局长其实蛮自豪的,放眼局机关这几个跟他年岁相仿的孩子,有谁能赶上他家志国听话?从小到大就没干过让大人烦心的事儿,虽然最终没能考上名牌大学,但毕竟也自食其力了,而且工作还不错,就只有这个婚姻大事,让梁局长想起来就心里憋气。
  按说,28岁没找媳妇也不算什么,可梁局长等不及。他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现在的世故人情多么凉薄啊,莫说人一走茶就凉,好多时候人未走茶就凉了。这么多年在官场耳濡目染,他算是明白了,人与人之间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今天你利用我,明天我利用你,一旦你没有了利用价值,热脸立刻变成了冷屁股。
  就拿去年的那件事来说吧。去年五月份,上面下来检查大气污染情况,查到一家陶瓷厂排出的粉尘、废气污染严重超标,而且厂址距离居民区太近,勒令限期整改,并开出巨额罚单。那些日子,陶瓷厂厂长天天低三下四地来给他赔笑脸,又是请他吃饭,又是给他送礼,都被他一一回绝了。他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可不敢拿头上的乌纱做交易。他给厂长出主意,让他先停产,然后再上一套废气净化设备和污水过滤池,这样肯定没问题了。厂长哭丧着脸说,先不说设备多少钱,就算安装了,这运行成本也付不起啊,还怎么赚钱?梁局长意味深长地说,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后来陶瓷厂果然顺利整改过关,产品源源不断地销往外地,厂长也成为县里的红人,但是作为为陶瓷厂立下汗马功劳的梁局长,厂长却再也没有想起来,据说是人家傍上了更大的领导,早已不把他梁局长放在眼里了。梁局长那个生气呀!但是生气又能怎么样?谁让你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这件事让梁局长彻底明白了官场规则,也对人情世故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权利权利,有权才有利;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否则,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所以,深谙人情世故的梁局长才会对儿子的婚姻如此头疼:如果不趁着他在位,风风光光地把儿子的婚事办了,等退了休谁会买他的账?他这些年的付出和人情随往,岂不都付之东流?那些曾经轻视他的人,到时恐怕更要嘲笑他了。所以他想起退休就不悦,更郁闷的是,儿子志国一点儿都不争气,任凭你急得火上房,他那里就是没有动静。你说这个臭小子!
  这天晚上跟几个业务单位的朋友一起进餐,酒酣耳热之际,又聊起孩子的话题,化工厂的王总一脸关心地问:“梁局,志国啥时候办事儿啊,我们可等着喝喜酒呐!”
  “就是就是。志国岁数也不小了,早该结婚啦!这事儿梁局可得上心,不能耽误下一代哟!”制革厂的钱总赶紧附和。
  “咱们梁局那是多有家教的人哪,儿子又那么优秀,儿媳妇肯定要千挑万选。梁局放心,志国的事儿包在我身上,只要你一句话,其他的都不用操心了!”财大气粗的生资公司贾总大包大揽地说。
  “嗯,这事儿得抓紧。梁局,咱为工作兢兢业业奉献了大半辈子,现在轮到自己孩子的事儿了,可要办好喽。咱就风风光光地办他几十桌!”造纸厂黄总贴心地进言道。
  梁局长嗯嗯啊啊地漫应着,心里不停地嘀咕:“我倒想马上就办呢,臭小子他就是不找我有啥办法?”
  回到家,老婆正抱着遥控器哭得稀里哗啦,梁局长满嘴酒气地凑过去,讨好地问道:“这是咋啦?看个电视剧也哭成这样!”
  “你看人家翌伟,经过了重重磨难,最后终于抱得美人归,太感动了!也不知你那臭儿子啥时给我领个媳妇儿回来。”梁夫人擤了擤鼻子,用抽纸擦了擦眼泪,盯着电视头也不抬地回道。梁夫人已经退休了,在家里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抱着遥控器不撒手。梁局长多次劝她出去跟老姐妹们活动活动、跳跳舞,她就是充耳不闻,还振振有词地说,不想跟她们一起玩儿,整天议论儿媳的不是,还孙子长孙子短的,俗。她倒不俗,天天窝在家里弄得自己神经兮兮的,从前那个利落大方、热情端庄的女教师早没了踪影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租个女友回家过年》,他老婆这两天迷着呢。梁局长知道这时候说什么老婆也不会伺候他的,就自己打开饮水机接了杯热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好好放松一下自己高速运转的神经。
  “老梁,你说咱志国哪儿不好啊,咋就到现在都找不上媳妇?真急死我了!我为啥不愿跟她们出去跳舞,还不是因为她们整天在我耳朵边炫耀,儿媳妇儿给买的这个,儿媳妇儿给买的那个,好像有儿媳妇儿有啥了不起似的,烦都烦死了!臭小子也不给咱长脸,让我在她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实在不行,我也让他先租个媳妇儿试试,说不定慢慢就喜欢上了。”
  “租个媳妇儿?!你这不是扯淡吗,真是电视剧看多了,异想天开!”梁局长拧着眉毛,冲老婆吼了一句,转身进了卧室。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里琢磨关于化工厂污水治理的问题,汤副局长敲门而进:“梁局,今中午我一同学的孩子结婚,我得去随个份子,下午晚会儿来。”
  “行,去吧。少喝点儿,别耽误下午的工作。”
  “没问题。这阵子结婚的太多,有时候一天三四家,拿钱拿得手都软了,没办法啊。我这同学的儿子本来没打算今年结婚,就因为看到他老领导孩子结婚时的冷清劲儿,受了触动,非要改在现在结婚。想想也是啊,他老领导去年退的,前两天儿子结婚,计划着得来三四百人,订了四十桌酒席,结果就来了不到十五桌,丢人哪!唉!现在这人情!领导,我去啦!”
  汤副局长摇着头发着感慨走了出去,留下了沉默不语的梁局长。是啊,现在的人情,薄如纸啊!
  三个月后,梁局长终于传出喜讯:儿子梁志国要结婚了!日子就定在2012年的元旦。新年伊始,万象更新,这个日子好!
  梁局长为人谦和,从来不摆官架子,在同僚、下属和关系单位中普遍口碑不错。听说他的公子结婚,接到通知的、没接到通知的都纷纷到场祝贺。说起那天的场面可真是蔚为壮观。县城最大最好的酒店门前车水马龙,马路两侧停满了各色车辆,绵延数里,酒店里更是车的海洋,有的实在找不到地方停车,只好临时放在相邻单位的院子里和各家店铺的门前。
  上午10点38分,礼炮齐鸣,新郎挽着新娘的手缓缓走进了巨大的彩虹门,两边亲朋掌声四起,婚礼司仪宣布婚礼开始。主婚人致词,新郎新娘拜天地,叩谢父母养育之恩。梁局长和夫人端坐在中央,接受新人的叩拜。望着意气风发的儿子,想象着今后的美好生活,梁局长心花怒放,脸上满溢幸福。
  酒席预订了七十桌,没想到来的人太多,根本坐不下,紧急腾出了几个房间,又加了四五桌,才勉强安排妥当。婚宴理事宣布因为人太多取消一一敬酒这道程序,而用共敬三杯酒代替,希望大家吃好喝好。一时间满座宾朋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笑语喧哗。那盛大的婚宴场面令有幸目睹的人们无不赞叹,在小小的县城引起不小的轰动,一时无人出其右。以至于婚礼过去好长时间了,还作为热门话题而被人们津津乐道。
  曾经有好事之徒给梁局长算了一笔账:这一场婚礼下来,就按当时最低的随礼标准,他也得收将近10万块呢!更何况,按他家这情况,有几人会随一百呢?老天,他得收多少礼金啊!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就传出了他儿子夫妻不和闹离婚的消息,一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甚嚣尘上。按说这家丑不外扬,他儿子儿媳又都在省城上班,没理由弄得这人尽皆知的。可中国还有一句俗话,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梁局长儿子志国的婚姻就在人们的特别关注中不可挽回地走向了解体。
  一年一度的环保年度检查工作又开始了,以往每逢这时候,梁局长都会关照相关企业做好准备工作,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今年他心情不好,无意在这方面下工夫,于是改变了策略,不再面面俱到,而是有所侧重地进行了布置。结果,那家陶瓷厂在环保检查中不达标,被上面黄牌警告。虽然厂方紧急调动各种关系出面斡旋,还是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这令陶瓷厂厂长非常恼火。梁局长也被县领导训斥,但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时间的脚步不声不响迈进了2013年,蛇年的春节就要到了。梁志国是个孝顺孩子,回家给父母大包小包带了好多东西,还特意给妈妈买了一只成色上好的和田玉镯,哄得父母非常开心。而更令父母笑逐颜开的是梁志国随后宣布的一条消息:他新交了女朋友,是单位同事的妹妹,两人已经在热恋中,现在只等双方父母点头同意了。
  梁局长大喜过望,想不到儿子这么快就解决了个人问题,这小子行!事不宜迟,梁局长决定利用春节,双方父母见见面,如果都没有异议就敲定相关细节,尽早把孩子们的婚期定下来。想不到女方父母也非常开明,表态说只要孩子愿意,大人没意见,一切听孩子的。万事顺遂,皆大欢喜,梁局长非常高兴,和亲家一商量,把婚期定在了五一劳动节。
  婚期将近,梁局长把单位负责红白喜事的会长叫来,把参加婚宴的名单递给他,嘱咐他一定要通知好了。会长接过名单一看,只有寥寥几十个人,有些疑惑地问:“局长,就这几个人?志国结婚是大喜事,怎么也得把你的亲朋故旧都通知到吧?”
  “不用不用,就这些人,不少了。中央有精神,禁止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咱得带头执行。这些都是老同学、老同事,不告诉不好,其他不许声张,更不许扩张。”
  这次的婚礼选在一家位置较为偏僻、环境比较幽静的私家酒店举行。仪式较上次也显得简单多了,不过该有的程序一样不少,倒也别样温馨。梁局长动情地发表家长感言:“经过了许多曲折,今天志国终于成家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希望志国他们和和美美的,早日给我生个孙子孙女,等我明年退休了,正好可以帮他们带带孩子,我也享受享受含饴弄孙之乐!”在场亲朋被梁局长的真情告白打动,无不泪湿眼眶。
  现在的梁局长感觉分外轻松顺畅,工作上的事早已驾轻就熟,从来就没有难倒过他,最大的后顾之忧也完满解决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想到退休这个词,再也没有以往的惆怅了,养花遛鸟带孩子,未尝不是人间乐事!
  不久后的一天上午,一封举报信摆在了县纪委石书记的案头。举报人实名举报环保局梁局长利用职务之便,假造儿子结婚,借机大肆敛财、收受贿赂的违纪事实。石书记非常重视,立刻展开调查。事实真相令他无比震惊。
  原来,梁志国的第一次婚姻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梁局长授意儿子临时在省城雇佣了一个“新娘”回家结婚,双方谈妥,所有过场走完后,两人即解除雇佣关系。然后梁家再向外散布他们二人不和的消息,为志国离婚、再结婚做好铺垫。这样,不管志国是否能在梁局长退休前结婚,都不影响大局了。没想到儿子很争气,很快有了意中人,于是,梁局长家又举办了第二次婚宴。梁局长这次很谨慎,知道中央有八项规定,也知道风声很紧,特意缩小了范围。原以为会平安无事,谁知道天底下就有这么凑巧的事,竟然还是被人发现了,而且还是实名举报。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因为假借婚礼敛财之事牵出了他贪污腐败、以权谋私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半个月后,梁局长被双规。两个月后,梁局长被批捕。据说在双规期间,他曾试图撞墙、绝食,拒不交代问题,但是在一项项铁的证据面前,不容他不承认。据说后来在他家里搜出了上百万元现金,数十张存折和信用卡。在外人眼里一贯谦和有礼、处事谨慎、德才兼备的梁局长,这下子可栽了。人们万分惊诧和扼腕叹息之余,无不在揣测究竟是谁,这么知根究底,能一下子掀翻树大根深的梁局长?莫非是他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还是跟那雇来的女人分赃不均?还是他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一时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据说高墙内的梁局长一夜老去,步履蹒跚,整日念叨着人心险恶,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以他目前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真不知他以后还怎么含饴弄孙啊?唉!这事儿闹得!

梁老实儿姓梁,不叫老实儿,就是因为他特能说,而且说的话太实在,有的时候实在的让人受不了,所以大家就给他起了这么个诨号,希望他能改一改瞎说大实话的毛病,结果,梁老实儿特能说的毛病改了,说大实话的毛病依然没改,这回变成了偶尔冒一句能噎死个人……  

梁老实儿如今也有六十了,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有几亩薄地,一块菜园,自己也和大部分村里人一样,一边早出晚归的上着班,一边老婆伺候着地,老婆农闲的时候也出去打个零工,贴补贴补家用,这辈子风风雨雨的也算是经历过了不少……  

小时候,家里穷,他是大哥,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妹,比他小不少,从小娇生惯养,惯的是有点太不像话了,从能说了算的年纪开始,一家人就都得听她的……  

梁老实儿二十四那年,村里媒人上门给他说亲,说亲对象是邻村的小丫头,比他小四岁,二十刚出头的好年纪,嫩的能掐出水来,梁老实儿同意相看相看……  

相亲地点就在女方家里,梁老实儿闷头跟着媒人进了屋,不一会儿,门外就进来个小丫头,打扮的很鲜亮,长得挺好看,媒人在一旁眉飞色舞的夸着,没多大功夫,梁老实儿就摸清楚了这家人家,仨丫头片子,相亲这个是老小,上头还有两个姐姐,大的比他大一岁,二的比他小一岁,都没结婚,梁老实儿且记着媒人进门前叮嘱的话:不准啥话都随便往外嘞!光拿眼珠子到处扫描,就是不吭气儿,弄得女方还以为媒人介绍个哑巴,一脸的不乐意,媒人急得不行,连忙帮衬着:大小伙子,头一次,害臊呢……你倒是说话啊,看上没啊!  

气急败坏的媒人暗地里使劲儿的掐了梁老实儿一把,梁老实儿一听让说话了,张嘴就遛出一句:看上了……把个女方和媒人乐的,还没开始笑,又接了半句:不是她……  

女方和媒人当场就急了:好你个梁老实儿,你啥意思啊?啊?你心里有人了你来相看俺们家的闺女啊?  

梁老实儿急忙又接了一句:不是别人……女方和媒人登时都蒙了,这孩子有病吧?就一个闺女在跟前儿呢,他没看上这个看上哪个了?女方和媒人互看了一眼,想劈叉了,同时一个寒颤,不会吧?这可是大白天的……一齐拿见了鬼的表情看梁老实儿……把个梁老实儿看的屁股发毛,一个劲儿的在凳子上挪腾,但是,还是很意志坚定的伸了一根手指头,直指门外:我看上她了……  

女方和做媒的顺着手指头往外一瞄,脸色登时就五花八门了,门外院子里,老二丫头正披头散发,穿个超大号的军服,汲个破拖鞋,蹲在机井旁拼命的搓洗被套呢……  

说老实话,老大老二长得都还过得去,一家里就属老三最漂亮,所以媒人才介绍老三相看,结果谁也没曾想,梁老实儿这个二货,居然没看上,没看上不要紧,还一本正经的上人家家来挑闺女了,好一阵尴尬的沉默,媒人想了半天,清了清嗓子,问了一句:为啥啊?这个可是全家最漂亮的了!梁老实儿很不客气的说:漂亮能当饭吃啊?那个实在,能跟俺干活……  

死要命的静啊,听听,这说的都是人话吗?!要说这媒人也还真算得上是业界良心了,一顿撮合,这听着比笑话都不靠谱儿的事儿居然就这么成了,这也真算得上是缘分了!  

梁老实儿家穷的叮当乱响,女方家穷的乱响叮当,两家一合计,得,梁老实儿搁家拐了两篓子鸡蛋,骑个破旧自行车,就这么把媳妇儿领回家过日子了……  

新媳妇儿在梁老实儿家很受气,家里穷的啥啥都没有,只有个上蹿下跳到处撺掇事儿的小姑子,闹得是乌烟瘴气,新媳妇儿没少偷偷的哭天抹泪儿,可嫁都嫁了,还能离是咋滴,凑合过吧!  

还好,新媳妇儿肚皮争气,结婚才半年,就怀上了,头一个儿孩子呢,全家上下总算是对媳妇儿好了点儿,活没少干,气少生了,小姑子看在肚子里这块儿肉的份上,很是消停了一些……  

怀胎十月,老实儿媳妇儿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把家里头高兴坏了,长子长孙啊!亲戚朋友的都请了来吃桌——村里的规矩,请客吃饭,告诉大家,俺们家添丁了!  

谁没想到,就这高高兴兴的吃桌宴,差点儿就闹得没法收拾……  

吃桌那天,家里亲戚来了不老少,都是拖家带口的,也都穷吧啦哈地,誓不把送的这把鸡蛋吃回去不罢休,梁老实儿家除了还在坐月子的媳妇儿都上阵帮忙了,忙的脚不沾地……  

在众多亲戚里,有这么一对儿夫妻俩,按辈分儿算,梁老实儿得叫叔婶,实际上就大他三岁,这夫妻俩家更穷,穷到一天三顿饭就能吃上一顿厚的,另两顿得喝稀,而且两口子还有毛病,这辈子不能生孩子,这两口子抱着梁老实儿的大胖小子可是亲的不行了,那个稀罕啊,咋看都看不够,亲的跟什么似的,抱上就舍不得撒手……  

吃完桌,也傍晚上了,别的亲戚们都走了,唯这夫妻俩还抱着孩子赖着不走,一会子看看梁老实儿,一会子看看梁老实儿他爹,一副言而欲止的德行,弄得梁老实儿全家都莫名其妙的,最后,还是梁老实儿憋不住,来了一句:叔儿,婶儿,等吃晚饭呐?!  

两口子红了脸,咬了咬牙,可算是说了实话:哥,嫂子,侄儿,俺两口子这辈子没孩子,你们都是知道的,俺们寻思着,侄儿和侄儿媳妇儿都是个健健康康的,又都还年轻,还能生,这个娃,那什么,能不能商量商量,这个娃儿过继给俺们两口子,当个傍身的,你们放心,俺们就是饿死,也不亏待娃的……  

晴天霹雳啊……这都叫什么事儿啊,上人家家来要孩子?!还是人家家头胎的长子长孙呐,有病吧?得失心疯了吧?搁谁家不得往死里打!  

梁老实儿一屁股蹲儿坐在里屋门槛上,他爹他娘直愣愣的戳在炕上,任谁都没想到,这两口子闹出这么一出来,梁老实儿先缓过来了,闷声说:俺不同意……他爹他娘张了张嘴,到底没说出话来,又闭上了,那两口子也算是极品了,人家都这么说了,还死乞白赖的舔着脸抱着孩子不松手,一大家子人就这么僵直着,梁老实儿那嘚瑟起空的妹子这个时候缓过来了,不帮着自己家人劝和罢了,反倒胳膊肘向外,帮衬着她叔、婶子说话,非得让她爹娘同意把孩子送人,那叔婶一看,更来劲了,就这么拉拉扯扯、半强迫的抱着孩子就往村外跑……  

梁老实儿一家子听闺女话听惯了,再看着人抱着孩子跑远了,都这么扎着手,塑在那里,得亏梁老实儿的媳妇儿着急给孩子喂奶,跑了来才发现孩子不见了,一家子对她都躲躲闪闪的,细问之下,大吃一惊,这不是明抢吗!  

顾不得发火,也顾不得还在月子里,老实儿的媳妇儿拔腿就往外追,跑的连鞋子都掉了,终于在邻村的村头儿上撵上了这抢孩子的叔婶两口子,打着架的,才把自己的心头肉抢了回来,为此,叔婶二两口子还怨气冲天的把梁老实儿的媳妇儿好一顿撕吧,最后还是梁老实儿在后头追赶了上来,那两口子看实在是要不走孩子,才恶狠狠的吐了口浓痰,骂骂咧咧的走了……  

这头儿,梁老实儿和媳妇儿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一步三晃的回到家,还没等说话,小姑子就蹦出来指着老实儿媳妇儿的鼻子开了骂:你个丧门星,哪有送人家的又要回来的道儿,把俺们老梁家的脸都丢尽了,以后叔婶儿咋看俺们家啊,啊?这个家啥时候你说了算了,你算老几?不过是俺哥拿两把鸡蛋换来干活的……  

话还没说尽,就被梁老实儿的媳妇儿一巴掌拍散了,这是老实儿媳妇儿第一次发火,全家都楞了,小姑子一时没缓过劲儿来,就那么木木的,呆愣着,连疼都不会叫了,好一会儿,才嗷的一声蹦起来,一下子窜出门,抓了把铁锹冲着老实儿媳妇儿就抡了过去:俺打死你个丧门星,你敢打俺……  

老实儿媳妇儿把孩子往老实儿怀里一抛,抄起个马札就扔了过去,趁着小姑子躲闪的功夫,直冲冲的扑了过去,整个人把小姑子扑倒在地上,坐着就煽,农村干活的手本就粗糙有劲,再加上新仇旧恨的,啪啪只几巴掌下去,就打的小姑子眼眶发乌,口鼻蹿血……

梁老实儿赶紧的把孩子往炕上一放,蹿上去拉架,费了老事才把发了狠的媳妇儿拖开,再看自己妹妹,都肿成一个了,梁老实儿的爹妈一看,事儿闹的太大,没法收场了,吓的屁都不敢放一个,缩在屋里头,就是不说话,老实儿好容易一个个的都劝回屋,看着这情形,也缩着脑袋,蹲在炕前,悄没声的抽烟,老实儿媳妇儿才发泄了一通,狠劲儿过了,但还是咬着牙撂下句:梁老实儿俺告诉你,俺当初是看你是个能干的,俺才跟着你,俺不怕吃苦遭罪,但是你们家要真不拿俺当人看,咱俩就离,孩子俺抱走,起码比你们送人强,要不离也行,分家,今儿就把话说清楚,不分家,这日子就甭过了,你们看着办……  

小姑子晕头涨脑的,才想跳起来掰叱掰叱,一张嘴,疼的嗷一声又坐了回去,嘴里咕哝着:分家就分家,不过你家净身出户,一分钱也别想得,要盖房子,自己赚钱去,俺家没钱……一抬头,看嫂子恶狠狠的盯着她,声儿就渐渐没了,老实儿爹妈缩着脖子,吓的不轻,一个劲儿的拿眼瞟老实儿,就盼儿子能给说和说和……  

梁老实儿也傻吧了,没想到自己媳妇儿冒出这么个话来,有心想不分家吧,自己这媳妇儿别人不清楚,自己还不知道嘛,她要是真真打定主意了,那就没的商量了,再说,这事儿本也不赖自己媳妇儿,这次自己家做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传出去会被人戳脊梁骨戳死,媳妇儿是个过日子的,能吃苦,能干活,真要分家,穷就穷点了,但是两口子年轻,能干,怕啥的,于是心里也活泛了,干咳了两声:爹,娘,今儿这事,那什么,要不,那个,嗯哼……分家两个字在嘴里打了个转转,到底也没能说得出来,不过那意思,是个人都懂了,老实儿爹娘一看这情形,也都心知这家不分是不行了,连着夜的,商量着,到底把家分了……  

第二天一早,老实儿爹就去村委,给儿子批了块宅基地,不过写的是老实儿爹的名字,老实儿两口子拿了家里分的锅碗瓢盆,暂时搬到他爷爷留下的老房子住着,等新房盖起来再正式搬,为了这个新房子,老实儿两口子借遍了满村的人,拿着借来的五万块钱,两口子起早贪黑的帮忙盖房子,终于,在半年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家……  

分了家,梁老实儿两口子过的更苦了,地里的活要干,园子的菜也不能丢,外面的工作更是不能耽搁,家里还得看着孩子,还有一堆的外债,老实儿顿时捉襟见肘了,老实儿媳妇儿看老实儿每天愁的蹲在门槛外抽闷烟,悄么声的瞒了老实儿,给儿子断奶,送到邻居家媳妇子那里帮忙看着,自己跑去工地,咬着牙的跟着一群汉子们扛水泥包,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做饭,饭做得了,就去菜园子浇地,抓虫,等老实儿走了,赶紧的跑去工地,干到老实儿快回去了,又忙着回去接孩子,做饭,晚上还得背着孩子披星戴月的跟着老实儿去照看地里的庄稼,老实儿媳妇儿的头风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  

等老实儿知道的时候,媳妇儿已经扛了一个多月的水泥包了,整个后背都被水泥压的肿胀,烧的通红,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溃烂,梁老实儿头一回红了眼……  

日子不贱过,一晃眼的功夫,梁老实儿的儿子也上学了,家里的日子在两口子拼命的捯饬下,总算是没了外债,开始攒钱了,一想到这几年过的日子,梁老实儿都不知道自己和媳妇儿是怎么撑过来的,家里缺衣少食的,儿子硬是喝着棒面粥长到三岁,能啃东西的时候,就喂的玉米耙耙,大人吃的都拉的嗓子生疼,何况三四岁的孩子,经常是饿手脚没劲儿,只能坐着发呆……  

老实儿也是个不会疼儿子的,儿子会走的时候,整天的跑村口等老实儿下班,梁老实儿这个二货,好几次都自己骑着自行车回了,留儿子自己跌跌撞撞的搁车后头跑回家,村里几个在自家门口做营生的媳妇子没有不说梁老实儿是个心狠的……  

要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梁老实儿的儿子很是个争气的,上学年年都是第一,长的白白静静的,也听话,不像村里那些皮猴儿,黑瘦黑瘦的,一个个学习不行,嘚瑟起空,但凡教过他的老师,都稀罕的当宝……  

家里富裕了,梁老实儿当着媳妇儿的面说了句他这辈子最中听的情话:媳妇儿啊,俺们家对不起你呐,咱攒钱,俺给你攒十万块钱,天塌下来都不能动,专给你养老……惹的媳妇儿哭的什么似的,还别说,梁老实儿最后还真给媳妇儿攒了十万块钱,专门留着给媳妇儿养老,就连儿子当初上大学钱不凑手到处去借,都没想过要动它,这是后话…… 

这边梁老实儿拼命的挣着钱养家糊口,那头妹子终于结婚出嫁到邻村去了,这几年,虽然分了家,但是小姑子也还总时不时的上门来挑唆点事儿,刷刷存在感,不过兴许是被嫂子打怕了,好歹收敛了不少,梁老实儿两口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了,说是分家,还能老死不相往来是咋地,这回小姑子终于嫁出去了,家里少了个挑事儿的,日子过的更是滋润了……  

一晃儿又是十几年过去,梁老实儿真真的攒了十万块钱,给自己媳妇儿留了个养老钱,为此,村里大闺女小媳妇儿没有不眼红羡慕的,都说老实儿说话不中听,倒是个会疼媳妇儿的……  

梁老实儿的儿子也高三了,眼见着马上就要考大学了,可是老实儿儿子别的啥啥都好,就是英语蹩脚的厉害,全家人都愁的什么似的,这档口,班里的英语老师主动的找上梁老实儿,要免费给连他儿子在内的几个孩子一起补课,可把一家子美坏了,还别说,这一年下来,老实儿儿子进步飞快,高考的时候发挥的不错,考上了黑龙江医学院,揣着钱飞去东北了……  

大学毕业,梁老实儿两口子也没费劲给孩子找工作,儿子自己争气,考上了事业编制,进了市立医院,梁老实儿的心事总算是又了了一样……  

儿子有出息了,也大了,梁老实儿又开始发愁给儿子买房,娶媳妇儿,老实儿这头正瞎琢磨呢,那头,儿子把媳妇儿给领家里来了,准儿媳妇儿是城里人,家里有房有车的,啥啥都不用梁老实儿准备了,模样长的也周正,就是个儿不高,当初就只看中老实儿儿子人实诚,地道,才肯跟着见家长…… 

领回家头一次见面,梁老实儿张嘴来了一句:能到我肩膀不?!臊的准儿媳妇儿脸通红,唬的老实儿媳妇儿慌忙的拖着他出去了,生怕把准儿媳妇儿气跑了……  

儿子结了婚,梁老实儿可是彻底的没心事了,就盼着等退了休好好的将养着,每天也哼哼唧唧的出门遛个弯什么的,日子过的可算苦尽甘来,尤其没几个月,儿媳妇儿又传出来怀孕了的喜讯,一时间,梁老实儿美的有点摸不着北了……  

十个月后,儿媳妇儿给老梁家添了个大胖小子,老实儿两口子美得不行不行的,急忙收拾东西准备去城里伺候月子,那个许久不挑事儿的小姑子又蹦出来了……  

小姑子现在荣升姑奶奶了,还一副:天底下我称第二没第一的模样,到她哥家挑唆事儿:我说哥啊,嫂啊,咱们村里可是有回村坐月子的风俗,你这儿媳妇儿不回来,村里可不知道能怎么说道你两口子呢,到头来可别混赖着你俩欺负新媳妇子呢……吧啦吧啦一通说,梁老实儿两口子可是吃过亏的,不怎么理会她,这位姑奶奶掉头就一个电话打到自己侄儿那里了,老实儿那儿子也是年轻,不经事,经不起他姑的挑唆,回家就死活让媳妇儿回村里坐月子,一来二去,打起来了,气的刚当妈的媳妇儿差点就回奶了…… 

梁老实儿的儿媳妇儿也不是个好惹的,在弄清楚事情原委之后,一个电话打到这位姑奶奶那里,嘴巴夹枪带棍的,把她好一通收拾,也不知道说的痛处了还是怎么地,从此,这位事儿妈再不敢放个屁出来,这日子才算好过了,要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还真是这么个理儿……  

现如今,儿子也出息了,儿媳妇儿也是个孝顺的,孙子也有了,自己妹子也不来家挑唆事了,梁老实儿也用那十万块钱给自己媳妇儿买了社保,以后每个月跟上班似的领工资,一大家子的日子过的是红红火火的,一到过年过节,儿子和儿媳妇儿带着大胖孙子回来,全家热热闹闹的,羡慕死全村的人,没有不夸赞的……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梁老实儿,租来之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