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维诺

从前有个女人,她有一个亲生女儿和一个继女。她拿继女当牛马使唤。有一天,她吩咐继女去挖菊苣莱。姑娘走啊,走啊,没找到菊苣菜,却发现了一棵又粗又大的花椰菜,她拔呀,拔呀,终于把花椰菜连根拔起来了,地上却露出一个象井口大小的洞口。洞里有一把梯子,她就顺着梯子走下去。洞里有一所房子,里面有许多小猫,忙忙碌碌地干着活儿。一只小猫在洗衣服,另一只小猫在井边打水,又一只小猫在缝补衣服,再一只小猫在打扫屋子,还有了只小猫在烤面包。姑娘从一只小猫手里接过扫帚,帮它扫地,然后又从另一只小猫那里接过脏衣服,帮它洗干净,再去帮助另一个小猫打水,还去帮助小猫烤面包。中午,来了一只大猫,它是小猫们的妈妈。猫妈妈摇着铃儿,喊道:“嘀呤呤,嘀呤呤!谁干了活,来吃饭;嘀呤呤,嘀呤呤!谁没干活,站在一边看!”小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说:“妈妈,我们大家都干活啦,可是这个姑娘比我们谁都干得多。”“好姑娘!”猫妈妈说,“来,跟我们一块儿吃饭吧。”说着,大家坐在桌旁,姑娘坐在小猫中间,猫妈妈给姑娘端上肉、通心面、烤鸡什么的,但它却只让孩子们吃蚕豆。姑娘看到自己一个人吃那么好的饭菜,小猫们都没吃饱,觉得很过意不去,便把猫妈妈给她吃的食物分给小猫们吃了。吃过饭后,姑娘收拾桌子,洗好小猫们的盘子,打扫了房间,把一切都弄得井井有条。然后,她对猫妈妈说:“亲爱的猫妈妈,现在我得走了,要不我妈妈会骂我的。”“等一等,我的孩子,”猫妈妈回答说,“我要送给你一点东西。”楼下有一间大贮藏室,一边堆放着丝织品,象衣服,鞋子等;另一边堆放着粗糙的棉织品,有裙子、上衣、围裙、手绢,还有牛皮鞋。猫妈妈说:“想要什么,就拿吧。”可怜的姑娘穿得破破烂烂,还光着脚丫,她回答说:“给我一身家常穿的衣服、一双牛皮鞋和一条围巾就行了。”“不,”猫妈妈说,“你待我的孩子们那么好,我应该送给你一份厚礼。”它挑出一件非常漂亮的丝外衣,一块绣得很精美的大手绢和一双缎面鞋子。猫妈妈给姑娘穿好,说:“你现在出去时,会看到墙上有一些小洞。你把手指头伸进洞眼里,朝上看。”姑娘走了出去,把手指伸进墙上的洞眼里,等抽出来时,每根手指上都戴着一枚戒指,人们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戒指。她抬起头来,一颗星落在她的额头上。就这样,她打扮得象新娘似的回了家。后妈问她:“谁给了你这些漂亮的东西?”“妈妈,我碰到了一些小猫帮它们干了点活。这些礼物就是它们送给我的。”姑娘把这件事的经过全告诉了后妈。这个后妈心急火燎地等到第二天,吩咐她那个好吃懒做的亲生女儿说:“去吧,乖孩子,你也会象你姐姐那样,交上好运的。”“我才不想去呢,”这个举止粗鲁的姑娘回答说,“我不高兴走路了;天又这么冷,我要呆在炉子旁边烤火。”可是,她的妈妈抓起一根棍子,赶着她出去了。这个懒虫走了很远,才找到了那棵花椰菜。她把菜拔起来,顺着洞口走下去,到了猫的家里。她看见第一只小猫,就拽它的尾巴,随后又拧第二只猫的耳朵,又去拔第三只猫的胡须。一只小猫正在缝衣服,她却把人家针上的线抽下来;一只小猫在打水,她上前把水桶打翻。一句话,整整一个上午,她一直都在捣乱,气得小猫们咪咪地直叫唤!中午,猫妈妈摇着铃儿来了。“嘀呤呤,嘀呤呤!谁干了活,来吃饭;嘀呤呤,嘀呤呤!谁没干活,站在一边看!”“妈妈,”小猫们说,“我们原想干活的,可这个姑娘拽我们的尾巴,欺侮我们,弄得我们什么活儿也没干成!”“好吧,”猫妈妈说,“我们吃饭吧。”它给了姑娘一块用醋泡过的大麦饼,把通心面和肉给自己的小猫吃。可是,这个姑娘偷吃小猫们的食物。吃完饭后,姑娘不但没有收拾饭桌,洗涮盘子,张口就对猫妈妈说:‘现在,你给了我姐姐什么,也得给我什么。猫妈妈领她进了贮藏室,问她想要什么。“我要那件最漂亮的衣服!还要那双后跟最高的皮鞋!”“好吧,”猫妈妈说,“脱了你的衣服,穿上这件沾满油污的旧羊毛衫,再穿上那双磨掉了后跟的鞋子吧。”说罢,它给姑娘围上了一条破破烂烂的围巾,然后打发她走,说:“快走吧。你出去的时候,把手指头伸进墙上的小洞里,然后抬头朝上看。”姑娘走了出去,把手指插进墙洞里。可是,无数条蚯蚓缠在她的手指上。她越想挣脱,蚯蚓,就缠得越紧。她又抬头向上一看,一条血淋淋的肠子落在她脸上,粘在她嘴上。她想让这条血肠子变得小一点,就只得不停地用嘴啃它。就这样,她回到家时,母亲看到她这副比女巫还丑的模样,便活活地气死了。这个姑娘整天吃那根血肠子,最后也撑死了。但是,那个善良、勤劳的继女后来和一个漂亮的小伙子结了婚。我们高兴地看到,这对夫妇非常漂亮、快活;你要听我的故事,以后我再接着往下细说。

本文由威尼斯彩票平台发布于威尼斯人彩票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卡尔维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